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天河发生的事,许家有嫌疑,因为他们有动机!”

念头才在脑海中闪现,边学道立刻推翻了这个猜测。

首先,单娆不会做这样的事。

对单娆的为人,边学道非常有信心。

其次,就算是许家人瞒着单娆行事,意图“挤走”徐尚秀,也不可能惨烈到弄出人命的地步。

无论许必成还是许青松全都前途锦绣,必然爱惜羽毛,不会为这种事沾一手血,因为根本得不偿失。

所以,不可能是许家人做的。

可不是许家的话,又会是谁?

身边有关系的女人,沈馥和董雪早摆明车马不会争名分,而且两人也使不出灭门这样的江湖手段。

不是单娆,不是董雪,不是沈馥,那还会是谁?

还有谁能在这种阴谋中获利?

樊青雨?

不可能!

樊青雨有没有这个能力且不说,她心里比谁都清楚自己的位置,就算扳倒徐尚秀,也轮不到她上位。

而除了这四个女人,没有女人称得上跟边学道“有关系”。

几年前跟女工程师燕琴和蜀都女白领那种一夜荒唐,不会再有,也称不上有关系,因为她们不被边学道承认,不受边学道庇护,也不能从边学道这里得到好处,再见完全就是路人。

除此之外……

大概只剩一个孟婧姞勉强称得上有动机。

可孟婧姞是大家千金,拥有“世界辽阔后会有期”这般的胸襟,孟婧姞的性格决定了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

不是这个……

也不是那个……

以边学道周密的心思一时也猜不出藏在幕后的黑手是谁。

因为一般来说,要想揣测阴谋背后的主使,只需要推导阴谋的得利者即可,这种办法百试不爽。

可是这一次,边学道看不出谁是得利者。

这就很诡异了,除非一开始他的思路就错了,或者对方还有更深层的目的。

边学道正想着,许青松开口说:“我有一个不情之请,想跟你商量一下。”

见戏肉到了,边学道正色说:“请讲。”

许青松郑重地说:“为了实现北江省产业转型升级,为了给省里打造一个新的经济发展发动机,省里跟中央申请在松江建设一个以云计算产业、物联网产业、软件与服务外包产业、新媒体和动漫影视制作产业等为主要展方向的‘华夏云谷’。”

边学道听了,轻轻点头,对这个“华夏云谷计划”,他有所耳闻。

北江省计划在松南新城建设一个集云计算中心基地、应用创新研发基地、企业孵化基地、产业发展基地于一体的高新区。

这个高新区,边学道一点不陌生。

当审读员时,他看过不少有关这个高新区的报道,不过前一次这个高新区不在松南新城,而是在松西开发区。

从松西到松南,这其中的变化,主要因为边学道不再是审读员。

在边学道的帮助下,前任市-高官卢广效大刀阔斧打造松南新城,成绩斐然,短短几年,松南就成了比松西更适合成立高新区的新城。

见边学道点头,许青松接着说:“智为微博和智为视频已经搬到了燕京,省里和市里都很担心智为科技会跟着搬出松江。如果智为科技这样的龙头企业真的搬走了,会对还未诞生的‘华夏云谷’产生沉重打击……”

听到这里,边学道笑着摇头:“言重了,智为不过是一个暂时看上去还算风光的IT企业。IT领域的竞争最是残酷,用户最是无情,今天你有好产品,装机量会很高,一旦明天别人的产品比你的更好,用户分分钟离你而去,毫无品牌忠诚度可言。”

许青松点点头,又摇摇头:“你说的没错,可是眼下丝毫看不到智为科技衰落的迹象,恰恰相反,现在的智为正处于高速上升期,可以说是蒸蒸日上。所以我说,如果这个时候智为科技搬出松江,会对松江上下的士气产生沉重打击。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就像一个参加百米短跑的运动员,发令枪马上就响了,他脚上跑鞋的鞋带却被人抽走了……你说这还怎么跑?”

见边学道笑而不言,许青松继续说:“还有,我知道有道集团最近几年一直斥巨资在全国和世界各地建设IDC数据中心。从某个角度看,你的一些想法跟省里领导的想法不谋而合,区别在于你是企业的绝对主宰者,只要选准了方向就可以迈步,所以走在了前头。”

边学道还是笑,不说话,因为许青松的话不好接。

跟省里领导的思路相近,边学道没法自谦,他自谦了不要紧,那等于说省领导也是臭皮匠。

不自谦,也不能说领导眼光独到,因为那又等于变相说“我和省里领导英雄所见略同”。

许青松抽出一根烟,没问边学道要不要,自己点上,吸了两口说:“我打听了一下,你的骨干IDC节点,不包括松江。现在省里有这个‘华夏云谷计划’,你完全可以在松江也建一个IDC数据中心。这样一来,有智为科技这个龙头企业入驻,‘华夏云谷’算有了定海神针,可以对其他企业产生带动作用。另一方面,省里和市里也会在数据中心用地、电力供应、增值服务政策方面对智为科技给与政策扶持,形成双赢。”

边学道明白了!

许青松希望从边学道这里获得的支持,无非是让智为科技留在松江,然后再对省里市里的新政表现得配合一点。

这个要求对边学道来说难吗?

一点也不难!

过分吗?

谈不上过分!

毕竟边学道本来就在各地建设IDC数据中心,在松江再建一个骨干节点,谈不上重复,也谈不上浪费,只能说性价比稍低一些。

而且许青松还说了,会在数据中心用地、电力供应、增值服务政策方面对智为科技给与政策扶持。如此一来,即便多增加一个骨干节点的资金投入,也绝对划算,因为松江这个IDC数据中心可以作为燕京数据中心的后备和补充,对北方形成全覆盖。

想至此,边学道痛快地说:“没有问题,回公司我就安排人在松南选址,建设有道松江IDC数据中心,至于智为科技……”

他笑着卖了许青松一个人情:“只要您在松江一天,智为就留在松江一天。”

好吧!

这个人情有两成是看许青松和许必成的面子,其余八成,全因单娆。

许青松听了,拍着边学道肩膀说:“你伯母还在燕京,等她到松江,你来家里,尝尝你伯母的厨艺,很不错的!”

……

……

天河。

李秀珍厨艺也很好,可是饭桌前的一家三口全都有点食不知味。

徐尚秀从李碧婷家回来了。

前几天让徐李两家人忐忑不安的王家母子,再不会对徐尚秀造成威胁了,徐尚秀也就没有继续躲在李碧婷家的必要。

徐康远少见地给自己倒了半杯白酒,默默独酌,酒快喝到杯底的时候,他看着徐尚秀说:“秀啊,这小区最近不太平,你还是回你姑家住吧,过几天开学直接走,需要什么我给你送过去。”

徐尚秀放下筷子说:“不,我想在家陪你和我妈。”

李秀珍听了,立刻摇头:“我俩不用陪,等你毕业了,有的是时间陪我俩,听你爸的话,回你姑家住,在那儿你和婷婷还有伴。”

听妈妈也这么说,徐尚秀沉默了半分多钟,忽然开口说:“爸妈,要不咱们搬家吧。”

徐康远放下酒杯说:“房子都买了,当然要搬。”

徐尚秀轻轻摇头说:“我说的不是阳光花园,我说的是搬出天河,去其他城市。”

李秀珍看着徐尚秀,问道:“搬出天河?是边学道跟你说的?”

徐尚秀点头。

……

……

唐根水到天河了。

跟唐根水一起到天河的,包括两个副手和16个新面孔保镖,上次在徐家小区里露过面的蒋彪等人则一个都没来。

酒店套房里。

整个天河安保小队全部归队,逐个进房间接受安保部老总唐根水的问话。

问什么?

问失踪保镖大嘴小段来天河后都接触过什么人,有什么异常举动。

问了将近一个小时,毫无收获,一直到叫老张的方脸男保镖走进门,唐根水终于获得了一条有用的信息——事发前两天,小段送了10万给老张。

无论之前多么怀疑小段被人收买了,可那毕竟只是怀疑,没有证据的怀疑有其不确定性。

现在,有了这条信息,可以确认小段确实有问题,这对后续行动至关重要。

下一篇:第1039章 如果有一天我不再优秀 上一篇:第1037章 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