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见面地点是祝天养选的,叫“中天楼”。

“中天楼”店面外观十分低调,低调到没有任何匾额,只在正门旁的深灰色大理石墙砖上刻了三个金色的行楷小字——中天楼。楼门口没有迎宾,楼外没有保安,也很少有车停泊,以至于好多天天路过的人都不知道这个楼里是做什么生意的。

“中天楼”上下四层,单层面积不大,大概一百平米的样子。店虽然不大,可是位置特别好,既位于松江主城区的CBD商圈,还避开了主干道和繁忙的次级干道,藏在一个小型高尔夫球场后面,闹中取静。

松江人都知道主城区有这么一个小型高尔夫球场,但在层层控股之后,很少有人知道这个高尔夫球场背后真正的主人是谁,而知道这个高尔夫球场和“中天楼”属于同一个人的人更是凤毛麟角。

这两处都是祝家的产业,归在祝天养名下。

同时这两处产业非常隐秘,隐秘到在松江待过几年的祝植淳都不知道这个高尔夫球场姓祝。

走进“中天楼”,一共四层的建筑,却装了两部电梯,一部可以上到2楼3楼,一部只到4楼。

上到4楼,椅子还没坐热,祝天养就突然袭击,给祝植淳出了一道难题。

“植淳,你给边学道打个电话,叫上他一起吃顿饭。”祝天养一边翻菜单一边说。

祝植淳立刻意识到,这是二叔在试探他和边学道的交情深浅程度。

否则,两人到松江也有几天了,大可以提前跟边学道约个时间吃饭,避免时间上发生冲突。

有道集团这种大型集团公司,身为老总,边学道不可能是个闲人。今天两人坐在饭店邀请边学道吃饭,诚意方面的问题且不说,实在有点自找不痛快的感觉。

这是祝植淳的想法。

坐在祝植淳对面的祝天养则是另一种想法——祝植淳是边学道和祝家之间的纽带,祝植淳和边学道交情的深浅,一定程度上代表着边学道和祝家的距离。亲眼看看祝植淳和边学道的交情,有助于祝天养接下来的决策。

放下手里的菜单,祝植淳拿着手机起身,要去角落里打电话。

没等他转身,祝天养抬头说:“在这儿打吧,没外人。”

看了一眼站在祝天养身后,安静得像空气的中年短发男经理,祝植淳重新坐下,拿着手机,却迟迟不拨号。

祝植淳的意思很明显:你考验我没问题,但是弄个我不认识的人,硬说不是外人,在这儿听我打电话,不合规矩。

祝家这样的豪门,有些事情是分得很清的。

祝天养见了,笑了一下,合上菜单说:“植淳,我给你介绍一下,我身后这位……”

祝天养说到这儿,站在他身后的中年男人上前两步,微笑着冲祝植淳点点头。

祝天养指着中年男人说:“丁一,你没见过他,但是应该听说过他的名字,他在松江的名字叫余彤。”

丁一!

祝植淳一下对上号,知道这人是谁了。

祝家二代“直系”七人中,祝天养江湖气最重,先后收了三个外姓义子。

眼前这个丁一,正是祝天养三个义子之一。

三个义子,各有各的渊源。

丁一的父亲丁德昭曾经是祝天养的左膀右臂,大概十五年前,祝天养在南美遭遇刺杀,危难时刻,丁德昭替祝天养挡了三枪,伤重不治身亡。回国后,祝天养收丁德昭儿子丁一为义子,使之衣食无忧,地位超然。

另一方面,祝天养收的这三个义子,全都行踪神秘,从不抛头露面,就连祝家当家的几个人,对这三人也所知甚少。

没办法,祝天养控制祝家最隐秘的江湖力量,这个系统,谁的手都插不进去。

既然这人是丁一,那祝植淳就挑不出毛病了,从祝天养那儿论,这个丁一确实不是外人。

冲丁一点了一下头,祝植淳开始拨号。

这时,祝天养跟丁一说:“你去把我让你准备的东西搬进来吧。”

丁一出去了,祝植淳的电话也通了。

电话声音有点大,连坐在对面的祝天养都听见了边学道在电话里笑嘻嘻地说“老祝,想我了?”

……

……

40分钟后,骑士十五世开到“中天楼”楼下的停车区。

楼上的丁一接到报告,小声跟祝天养说:“人到了。”

祝天养淡淡地说:“上菜吧。”

几分钟后,李兵和穆龙跟着边学道上到4楼,把周围环境扫了一遍,两人坐电梯下去了。

边学道跟祝天养有过几面之缘,但交谈不多,加一起不超过10句话。

看见祝天养笑着起身,边学道客气地说:“你好。”

平时边学道跟祝植淳平辈论交,可在祝天养面前,就不能随意了,作为祝海山的“关门弟子”,他跟祝家二代是同辈,这个尺度一定要把握好。

祝天养伸手指着主位说:“请!”

边学道见了,拉开主位对面的椅子说:“使不得,我坐这里好一点。”

祝天养没坚持,自己坐到了主位上,眯着眼睛观察边学道。

喝了口茶,边学道四下打量一番,扭头跟祝植淳说:“你找的这个地方也太隐蔽了,我在松江待了六七年,李兵更是松江本地人,我俩居然都不知道这片儿还藏着这么一个吃饭的地方。”

祝植淳不好说他也是第一次来,于是掩饰说:“我也是听朋友介绍,说这里菜的味道挺正宗。”

边学道说:“惭愧,松江也算我的地头了,可无论吃还是玩,我都所知有限。”

祝植淳笑着说:“你那是志不在此。”

菜上来了。

不用尝,一看卖相就知是出自名厨之手,几道菜的“色香味意形”全都是上佳,一看一闻就让人食指大动。

第八个菜上来后,祝天养用毛巾擦了擦手,拿起筷子说:“来来来,动筷子,尝尝大厨的手艺。”

吃了10来分钟,祝天养起身盛汤。

坐下喝了几口汤,放下汤匙,祝天养看着边学道说:“我听说你往埃隆-马斯克的两家公司Tesla和SpaceX里投了钱?”

见二叔终于说到“正题”了,祝植淳放下筷子,也起身盛汤。

事实上,边学道给埃隆-马斯克公司投钱这事祝植淳知道,因为边学道和马斯克交谈时他也在场,并且边学道跟他和孟茵云详细阐述过投钱的动机和依据。

边学道是北方人,不喜欢喝汤,他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说:“是投了一些钱。”

祝天养靠在椅子上,问道:“当时马斯克的情况很糟,他是怎么打动你的?”

边学道说:“他说的两句话打动了我。”

哦?!

边学道这么说,连祝植淳都好奇了。

看着祝家叔侄俩期待的眼神,边学道放下水杯,说:“第一句,他说——瞄准月亮,如果失败,至少可以落到云彩上面。”

祝天养听了,欣然点头,很显然,他十分欣赏这句话。

看着水杯里的水,边学道接着说:“第二句,我问他是什么东西支撑他,让他坚持走到今天,他说——我哪懂什么坚持,全靠死撑。”

听到这句,祝天养抚掌大笑,说:“好一句全靠死撑。”

下一篇:第1056章 双雄会(中) 上一篇:第1054章 求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