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单娆生日三天后,温从谦“凯旋”归来。

经过半个月的艰苦谈判,提莫拿娱乐终于跟BGM游戏公司达成收购协议,向拥有一支卓越的游戏研发团队迈进一大步,夯实了发展之基。

旧金山国际机场。

边学道和单娆到机场接机,人流中,他一眼就看见了走出闸口的温从谦。

几个月不见,温从谦瘦了一圈,可见他为提莫拿娱乐付出了多少心力。

人虽然瘦了,不过精神状态非常好,整个人精神焕发,神采飞扬。

确实值得高兴!

越接触,温从谦越发现BGM公司底蕴深厚技术强大。

若不是全球金融危机让BGM遭遇销量下滑和投资人撤资的双重打击,若不是金融危机源头美国人人捂紧钱袋,BGM公司不会出现财务危机,也轮不到提莫拿娱乐收购BGM。

然而世事就是这么莫测,还真就让温从谦把收购谈成了。

收购BGM,提莫拿娱乐迅速跨越人力、技术和经验积累阶段,实现全方位提升,大步走上崛起之路。

完全可以这么说,之前收购两个工作室是量变,此次收购BGM,提莫拿娱乐完成质变。

……

……

4个小时后,边学道、温从谦、单娆、苏以和于今五人来到距离边学道家不远的旧金山马克霍普金斯洲际酒店(InterContinental-Mark-Hopkins-Hotel)。

边学道够意思,喊上苏以的同时也喊上了于今。

于今够意思,知道边学道喜欢坐在顶层看风景,帮他预订了可以欣赏旧金山全景的酒店顶层Top-of-the-Mark。

这顿算是庆功宴。

一起吃饭的五人全是熟人,所以大家都很放得开。

席上,在国内时不太爱说话的温从谦谈性最浓,他告诉边学道:“BGM公司的核心团队是俄罗斯裔,因为同时开发两款游戏,导致资金链紧张,在投资人撤出后,不得不寻求收购。他们同意提莫拿娱乐收购的一个前提条件是,在成为提莫拿控股公司后,仍由原创始人及管理团队全权负责,提莫拿需帮助BGM完成已经开发到一半的两款游戏。”

温从谦说完,于今问:“俄罗斯人?听说很懒,能好相处吗?”

温从谦笑着说:“大多数俄罗斯人都很开朗、很单纯、很聪明,只要不喝醉,都是很好的人。”

不等于今接话,边学道问:“他们的两款游戏开发到一半了?”

温从谦点头。

边学道问:“两款游戏都是什么类型的?”

温从谦说:“一款是僵尸末日求生类游戏,叫《Dayz》。”

Dayz?

边学道在记忆里搜索了两遍,没有能跟这个名字对上号的信息。

温从谦接着说:“另一款是电子竞技类游戏,叫《Storm》。”

温从谦说完,边学道拿叉子的手一下停住了。

叫《Storm》的游戏边学道没听说过,可是“电子竞技”四个字却如同一道闪电在边学道脑海中划过。

电子竞技……

《英雄联盟》!!!

火爆全球的撸啊撸,既然想到了岂有放过的道理?

一念闪过,边学道问温从谦:“你看好多人网上对战游戏平台的潜力吗?”

温从谦说:“应该有一定市场潜力。”

端起酒杯,边学道又问道:“你知道Riot-Games公司吗?”

温从谦想了想说:“Riot-Games……洛杉矶那个?”

边学道知道Riot-Games是一家美国公司,但不知道公司总部在哪儿,不过既然温从谦说洛杉矶有一家Riot-Games,那八成应该就是了,于是他问:“打过交道?”

温从谦点头:“决定收购BGM之前,我们聘请专业机构搜集了一些游戏公司的资料。Riot-Games总部在洛杉矶,离旧金山很近,恰巧他们也缺钱,正在四处融资,于是我去考察了一下,跟他们的副总裁Dustin-Beck见了面。”

“哦?”没想到温从谦居然跟Riot-Games公司的人见过面,边学道感兴趣地问:“然后呢?”

温从谦喝了口酒,说:“Riot-Games是一家2006年才成立的小公司,员工只有50多人,目前正在开发他们的第一款游戏。这样一个没有成功作品的公司,我觉得投资风险很大,而且不好估值,所以最终我选择了有成功作品,团队更加成熟的BGM。”

温从谦说完,边学道平静地点点头,然后问了一句:“你知道Riot-Games正在开发的游戏叫什么名吗?”

不等温从谦开口,单娆说:“叫League-of-Legends。”

……

……

吃完饭,五人来到边学道渔人码头附近的顶层公寓。

单娆一走就是三天,边学道也没露面,戴玉芬知道女儿怨气未消,心里很不是滋味。

单鸿倒是接到了单娆的电话,电话里单娆很直接地跟姑姑说:“最近几天是我的排卵期,我想要孩子,所以我得过几天再回去陪你们。”

于是……

单鸿说想去圣拉蒙市实地考察一下多尔蒂谷高中(Dougherty-Valley-High-School),请求苏以带她们去圣拉蒙。

单鸿三人去圣拉蒙单娆家后,顶层公寓就空了出来。

公寓里。

于今坐在沙发上嚷嚷刚才没喝够,还要继续喝酒。

单娆说:“让老温陪你喝,不许找边学道。”

于今看着单娆,小声问:“为啥?”

单娆不回答,只是笑眯眯地看着于今。

于今被单娆盯得心里直发毛,正一头雾水时,看见单娆一只手捂在肚子上,他一下就明白了。

站在一旁的苏以看见这一幕,回头看了一眼刚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的边学道,眼神清澈如水。

为了给于今创造跟苏以独处的机会,边学道拉着温从谦上楼顶露台谈事情,上楼前,他给单娆一个眼神,单娆立刻心领神会,跟苏以说头有点疼,一个人上二楼休息。

下一篇:第1081章 春风风人,夏雨雨人 上一篇:第1079章 几人知道我名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