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娆娆,苏以家出事了……”

10分钟后,结束跟单娆的通话,边学道找出洪诚夫的号,拨了过去。

洪诚夫人在国内,夏令时旧金山跟国内差15个小时,旧金山是夜里,国内是下午。

电话接通后,边学道说:“我有急事要回国,你联系湾流公司,让他们给我安排一架飞机。”

洪诚夫看了一眼手表:“美国现在是夜里,等那边……”

边学道打断洪诚夫:“现在联系他们。”

“好!”

让洪诚夫联系湾流公司,边学道是迫不得已。

苏以这种精神状态不能让她一个人坐飞机回国。

找人陪的话,苏以在美国就单娆这么一个闺蜜,可是单娆的妈妈和姑姑刚到美国,让单娆丢下家人跟苏以回国奔丧,有点不近人情。

若是边学道陪苏以回国,单娆和单娆的妈妈、姑姑又会怎么想?

所以只能安排私人飞机,大家一起回国。

让戴玉芬和单鸿提前结束行程,一起陪单娆、苏以坐民航客机回国,这事不好张口。可若是坐私人飞机一起走,应该算是一个比较不错的理由。

私人飞机啊!

有私人飞机不坐,坐民航客机,除非脑抽了。

至于求助湾流公司……

祝家那架湾流G550把边学道送到旧金山后就离开了,不好一而再地张嘴借用。

边学道认识的美国富豪,毕格罗的私人飞机在大修。

埃隆-马斯克也有私人飞机,不过几个月前,陷入困境的马斯克把飞机卖了,还没买新的。

所以,只能找湾流公司想办法了。

毕竟边学道刚在湾流买了两架飞机,只不过还在走必要的交接程序。

遇见急事,借一架飞机飞一趟,这点面子湾流还是能给的。

第三个电话,边学道打给了智为微博总裁吴定文。

“老吴,江宁发生一起恶**通事故……对,就是你说的这起事故……微博这边关注一下……不用诱导,适当关注讨论就行……让舆情组搜集现场目击者的证言和视频……”

放下电话时,已经是夜里11点45分了。

走进洗浴间,尽管是干湿分离设计,依然能感觉到空气里的水汽,和跟苏以身上一样的香气。

站在镜子前,摸了一下被苏以哭湿的肩部,边学道脱下衬衫,卷成一团,丢进洗衣机里。

洗漱完,光着膀子走回客厅,边学道拿起手机打给于今。

还是关机!

……

……

国内。

车祸发生三个小时后,一位出租司机把他车上行驶记录仪拍下的车祸瞬间视频发到了网上。

视频之惨烈,让观看者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视频里,黑色奔驰S300像一颗出膛的炮弹一样,直线撞在白色的本田雅阁上,雅阁瞬间就四分五裂地解了体,车体和零件如天女散花一般四处飞溅,现场一片狼藉。

所有看过这段视频的人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恐怖!

随后一个疑问在人们心头浮现:那辆奔驰S300开到多快的速度,才能把雅阁撞成这样?

互联网上,“奔驰撞散雅阁”、“1016江宁重大车祸”、“江宁惨烈车祸”迅速成为热搜关键词。

……

……

燕京。

凯晨世贸中心,智为微博办公区。

接到边学道电话后,吴定文立刻调集力量,搜集跟“1016江宁重大车祸”有关的所有信息。

老板极少插手子公司事务,接到电话后,吴定文料定里面一定有隐情,他不能不上心。

智为微博上。

在吴定文的推动下,出租车司机发到网上的车祸现场视频很快就转发开来,N多网友和大V参与到讨论中。

这个说:“看视频,奔驰这车速少说有120kmh。”

下面一个人说:“120?哥们你开过车吗?他车速要是低于150我直播吃键盘。”

再下一个人说:“150?150能开出炮弹的感觉?他车速要是低于180我直播吃翔。”

再再下一个人说:“这哥们开的真不快,就是飞的低了点。”

没多久……

又有现场目击者上网爆料:

“奔驰司机跑了,从奔驰车里搜出一包白色粉末状物体。”

“告诉大家一个劲爆的,肇事奔驰是查封车辆,并且保险已过期。”

白色粉末!

查封车辆!

两个让人浮想联翩的关键词让“1016车祸”更加吸引眼球了。

结果……

就在吴定文准备下班回家的时候,办公室主任敲门走进吴定文的办公室:“吴总,江宁XX部刚发来传真,让咱们删除跟车祸有关的视频和照片。”

“哦?”吴定文靠在椅子上问:“什么理由?”

办公室主任说:“理由是非江宁官方发布的视频和照片真实性存疑,会造成舆论误导。”

吴定文听乐了:“误导?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下的车祸,有目击者、有照片、有视频,怎么就误导了?难道是咱们PS的?”

办公室主任问:“那……按老规矩?”

吴定文点头:“甭搭理他们。一个市级XX部,手都伸得这么长,全国多少个市?都骑在咱们头上指挥一下,日子还过不过了?”

办公室主任出去了。

坐在椅子上想了一会儿,吴定文拿起话筒往家里打电话:“喂,是我,临时有点事,我得晚点回去,你和康康先吃,别等我。”

放下电话,吴定文打开电脑,浏览网上的信息。

职业经验告诉他,江宁XX部不是那么好打发的,车祸肇事方八成很有能量。

果然……

浏览一圈,江宁本地几个论坛有关车祸的帖子全都不见了。

看到这儿,吴定文眼皮一跳——果然有来头!

就在这时,办公室主任再次敲门走进来,他把一张传真放在吴定文办公桌上,说:“又来一张。”

拿起传真看了两眼,吴定文微微蹙眉,想了想,他跟办公室主任说:“传真先放我这儿,你等我电话。”

“好!”办公室主任转身出去了。

事关重大,顾不得时差,吴定文拨通了边学道的手机。

“边总,是这样,江宁车祸那事,我这儿接到传真……”

“具体怎么说?”

“传真用词很官方,说让咱们顾全大局,协助他们工作。”

“顾全大局?呵呵,你告诉他们……对不起,我就是大局。”

下一篇:第1085章 红衣 上一篇:第1083章 晴天霹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