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美国,旧金山。

湾流公司以最快的速度给边学道安排了一架湾流G550,包括全套机组人员和飞行审批手续。

登机前3个小时,于今终于开机了。

打通于今电话的单娆干脆地告诉于今:“苏以家出事了,学道找了一架飞机,我们一起回国,飞机马上起飞,你来不来?”

沉默了几秒,于今哑着嗓子说:“等我。”

同一时间。

国内。

江宁警方通过官方微博发布消息说:对于车内的疑似毒品,警方已安排了相关检测,稍后警方会公布相关的结果。

……

……

旧金山。

再见到于今时,单娆和边学道全吓了一跳。

于今看上去比突遭大变的苏以还要憔悴,不仅憔悴,还很颓废,头发蓬乱,两眼通红,走到近前,能闻到他身上散发出的强烈的烟味和酒味。

单娆捂着鼻子问:“你这是干什么去了?简直能呛死人。”

于今下意识地低头闻了一下自己:“来的太匆忙,没来得及洗澡。”

看着于今,边学道说:“我包里有两件衣服,你找地方换上,再洗把脸,用水漱漱口。”

于今苦着脸说:“哥,你太高,咱俩衣服不是一个码。”

边学道说:“别挑了,先将就一下吧,不然你这样过安检是个麻烦事。”

于今不解地问:“不是私人飞机吗?”

边学道说:“私人飞机也得安检啊!”

于今说:“难道还能自己炸自己么?”

边学道瞪着于今说:“人家不怕你炸自己,人家怕你装一飞机炸药撞大楼。”

于今四下看了一圈,问:“往哪边走?”

边学道指着左侧的入口说:“走FBO。”

于今问:“FBO是啥意思?”

边学道:“Fixed-Base-Operator。”

于今故态复萌:“还是不懂,啥意思?”

边学道拉着于今说:“上了飞机别乱说话,苏以父母出车祸去世了,她是回国奔丧的。”

于今听了,眼睛瞪得跟灯泡一样,大声问:“你说啥?”

……

……

江宁。

相关部门的效率出奇地高,证物送检6个小时后,就向外界通报了最新调查结果——肇事的奔驰司机张某男,没有酒驾也没有毒驾,车上没有发现毒-品。

相关人士表示:具体车速仍需要进一步检测才能得出结论,警方事发后对张某男驾车轨迹进行了分析,从监控录像可以发现其车速确实要比身边车辆快一些,但并没有出现超速的现象。

通报一出,舆论哗然。

没有酒驾……

也没有毒驾……

车速稍快但并未超速……

网友纷纷在新闻后面留言:

“这是在开玩笑吗?”

“车速快得撞击瞬间在视频里都看不见奔驰的影子,这还不算超速?”

“正常人会在市区里开这么快的车?”

“为什么不公布奔驰车里搜出来的白色粉末是什么?”

“大家都安静,要相信通报内容,根本没发生撞击,根本就是雅阁自爆了。”

反讽的、调侃的、质疑的,一时间传言四起,沸沸扬扬,甚嚣尘上。

距离前一次通报两个小时后,相关部门再次通报——车内白色粉末是面粉,有一公斤多。

完了……

最新通报一出,网上彻底炸锅了!

“面粉?面粉?居然是面粉?调查人员脑子里掺面粉了?”

“一个开奔驰S300的人,在车里带一包一公斤装的面粉四处逛,你们是想说奔驰司机是厨子吗?”

“大奔上没事放一袋面粉,请问是辟邪吗?”

“讲真,我觉得不是面粉,是玉米粉。”

“讲真,我觉得不是玉米粉,是胡椒面。”

“你们说的都不对,那明明是糯米粉,驱鬼用的。”

“楼上这位兄台说的对,驱鬼用的,可惜鬼太多了,光天化日出来害人,驱之不尽。”

“楼上,你快递到了。”

“……”

……

……

白色的湾流G550在太平洋上空飞行。

湾流公司安排的这架G550有15个座位,边学道一行共9个人,坐在飞机里绰绰有余。

机舱里非常安静。

苏以盖着毯子躺在沙发上沉睡,于今坐在苏以对面的座位上,目不转睛地盯着睡着的苏以,眼睛一眨不眨。

跟穆龙、李兵和许鸿霖打了几把扑克,边学道走到于今旁边说:“别看了,你也睡会吧,我不好出面,到国内有的你忙。”

于今面无表情地说:“关于车祸,你知道多少信息,都告诉我。”

瞄了一眼苏以,边学道指着舱尾的酒吧区说:“过去说。”

酒吧区里。

静静听边学道说完,于今眯着眼睛说:“肇事方很有能量。”

边学道点头:“肯定有些背景,不然也不会把传真发到智为。”

于今说:“换一户人家,只能自认倒霉。”

边学道说:“基本上是这样,普通人家碰上这种事这种对手,能私了拿到点钱已经烧高香了。”

想了一会儿,于今问:“还有什么信息?”

边学道说:“我打电话问问。”

从金发空姐手里接过卫星电话,边学道拨通了吴定文的办公电话。

电话里,吴定文把江宁相关部门通报的最新内容转述给了边学道。

拿着电话,越听边学道脸色越差。

于今见了,脸上渐渐浮现出一股杀气。

挂断电话,沉默半分多钟,边学道整理思路说:“最新情况是这样的,江宁警方排除了肇事司机酒驾和毒驾的嫌疑,他们的检验结果是,车里的白色粉末是面粉……”

听到这儿,于今冷笑说:“挺有创意。”

边学道接着说:“江宁警方通报说具体车速仍需要进一步检测才能得出结论,暂不认定奔驰速度过快。”

于今皮笑肉不笑地说:“视人命如蝼蚁,谁碰上这种事,心理不出点儿毛病真说不过去。”

边学道靠在沙发上说:“等落地后找律师一起商量,揭出真相。”

于今悠悠说:“你跟我说过,不是真相在判决中取得胜利,而是在判决中取得胜利的才是真相。”

边学道说:“判决之外还有舆论,可以用舆论倒逼真相。”

于今缓缓摇头:“智为微博上市的关键当口,不要因小失大。”

边学道疑惑地问:“你想怎么做?”

于今说:“我这一辈子,总得为一个女人疯狂一次。”

边学道听了,斩钉截铁地说:“你若这么想,你就别想下飞机,我直接让机组把你拉回美国去。”

于今看着边学道说:“我真的爱她,你就成全我吧。”

“成全你?”边学道怒极反笑:“成全你匹夫一怒?还是成全你身陷囹圄?我来告诉你什么叫爱,爱不是用无谓的牺牲换取感激让她以身相许,爱是陪她无忧无疾百岁安生常含笑,爱是伴她善始善终一生喜乐不蹙眉。”

……

……

(感谢起点盟主【风枫疯小疯子】的打赏支持,欠更记在小本本上,一定还。)

……

下一篇:第1087章 解铃人(上) 上一篇:第1085章 红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