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天空阴沉,似乎正在酝酿大雨。

香港港岛东半山一座9层豪华公寓顶层,祝天养和祝德贞父女对坐在窗前一张圆桌旁下动物棋,窗外不远处就是波光粼粼的鲤鱼门。

在狮子和狮子同归于尽后,祝天养看着棋盘说:“这套房子买多久了?”

祝德贞同样看着棋盘说:“一个月。”

祝天养移动了一下大象,说:“你不是一直不喜欢顶层嘛,怎么买顶层?”

把老鼠移动到边路,挡住祝天养大象的前进路线,祝德贞说:“这房子原本是Lilith的,金融危机她资金周转不开,就找这帮朋友帮忙,我帮她找了点钱,她就把房子抵押给我了。”

“Lilith……”重复了一遍,祝天养问:“曹家那个次女?”

祝德贞略显诧异地看着父亲:“你居然知道她?”

祝天养笑着说:“用撒旦情人的名字当自己的名字,这样的人,我大多会稍稍关注一下的。”

祝德贞问:“为什么?”

祝天养说:“我通常会关注那些拿自己开涮的人,因为我觉得这群人里卓越的比例高一些。”

“拿自己开涮?”祝德贞不解地问:“Lilith算吗?”

祝天养反问:“不算吗?”

这一盘棋又是祝天养赢。

祝德贞噘着嘴说:“不下了,没意思,真不知道你怎么喜欢玩动物棋。”

一边收拾棋盘,祝天养一边说:“你觉得人下棋的意义是什么?”

祝德贞起身给父亲重新倒了一杯茶,然后拎着装有国际象棋的皮包坐回来说:“有益智力……锻炼思维……消磨时间……”

祝天养又问:“你觉得人们为什么爱下棋?”

祝德贞想了想说:“打发无聊……发**力……社交手段……”

祝天养缓缓摇头:“错!”

“错?”

“好斗。”祝天养说:“下棋的本质是让人类发泄好斗的天性。”

祝德贞:“……”

帮女儿打开国际象棋的棋盘,祝天养说:“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下动物棋吗?”

祝德贞摇头。

祝天养笑着说:“因为动物棋是最纯粹的棋。”

在国际象棋棋盘上摆好自己的棋子,祝德贞问:“最纯粹的棋?什么意思?”

祝天养说:“生存!”

一边摆自己的棋子,祝天养一边说:“围棋、象棋、国际象棋、将棋这类棋,包含有强烈的哲学属性、社会属性和政治属性。它们都很不错,但同时它们都太花哨了,沉迷于计算,沉迷于取胜,丢掉了棋这种东西最本质的功能——教人生存。”

祝德贞听得很用心,她静静地看着父亲慢慢摆棋。

祝天养继续说:“我喜欢动物棋,因为它原始而直观。人是动物,穿上衣服、带着手表、开着汽车一样是动物,记住这一点,才能从动物本能和动物本性角度思考,才能看穿同类。”

祝德贞:“……”

看着女儿,祝天养笑着说:“永远记住一点,本性是最顽固的,本能是最强大的。”

祝德贞看着父亲的眼睛,轻轻点头。

拿起手旁的茶杯,浅浅喝了一口,祝天养说:“动物棋其实就是生存棋,它教育人吃掉比自己小、比自己弱的动物,躲开比自己大、比自己强的动物,而这正是所有物种生存的核心,它同样适用于企业、金融和政治。”

静了几秒,祝德贞开口说:“一级吃一级,这也太简单了。”

“简单吗?”祝天养靠在椅子上说:“象能吃狮子,能吃老虎,能吃豺狼,但吃不了老鼠,还被老鼠反吃,只这一条规则,就胜过围棋、象棋、国际象棋那些故弄玄虚的规则。”

说到这儿,祝天养停了下来,他看着祝德贞说:“象不能吃鼠,鼠能吃象,说说你对这个规则的看法。”

祝德贞干脆地说:“不要轻视小角色,小心小人。”

祝天养笑着点头:“继续说。”

祝德贞说:“居安思危。”

“继续。”

“各司其职。”

“还有吗?”

祝德贞摇头。

看着女儿,祝天养拿起棋盘上的“王”说:“论战术趣味性,动物棋肯定不如国际象棋,可是国际象棋永远不会像动物棋这样直观地提醒人,再强的力量都有能力死角,万事万物都有罩门,不能横行无忌……巅峰之上,亢龙有悔。”

把手里的“王”放回棋盘上,祝天养说:“你知道为什么从小我支持你玩国际象棋,却不鼓励你玩象棋吗?”

祝德贞先是摇头,继而轻轻点头。

“说说。”

祝德贞说:“你不喜欢儒家文化,而象棋恰恰是儒家文化的映射。”

摸着棋盘上的禁卫军,祝天养说:“谈不上不喜欢,只不过对比之后发现,国际象棋的规则和逻辑更合我的口味。”

祝德贞撩了一下额前刘海说:“那是因为你喜欢拿国王和王后组团砍杀,而象棋里的将帅都是笼中之鸟,只管喘气吃肉,不管过河打仗,再加上兵卒基本全是炮灰,士相不能过河,大多数时候都是废子。”

“你还知道什么?”祝天养饶有兴趣地问。

祝德贞说:“你还喜欢国际象棋里兵过河触底升后的规则,因为你喜欢改变命运摇身一变的感觉。”

祝天养略显好奇地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祝德贞表情平静地说:“因为我是你女儿。”

半晌。

祝天养拿起棋盘上的“后”说:“你落了最关键一点。”

看着父亲手里的“后”,祝德贞眼中闪过一丝火花。

祝天养一字一句地说:“因为你是我女儿,你终究要嫁给一个王,成为王后。”

祝德贞说:“哪有那么多王?”

放下手里的“后”,祝天养说:“我帮你物色了一个,本来以为你不喜欢,不过今天来这里一看,我就知道我想错了。”

祝德贞表情有点不自然:“爸你说什么呢?”

祝天养似笑非笑地说:“边学道喜欢住顶层是众所周知的,你破天荒地买这个顶层,难道不是在做准备?”

好一会儿,祝德贞问祝天养:“爸你怎么评价这个人?”

伸手摸兵,走了一个E4,祝天养看着棋盘说:“成王败寇,成就是王,无需评价。”

祝德贞没碰棋子,坚持说:“这关系我一生的幸福。”

祝天养抬起头,看着女儿的眼睛说:“边学道是狮子座,如果你能吸引他,让他爱上你,他自然会对你呵护备至。”

听见父亲这个回答,祝德贞像被天雷劈到了一样。

狮子座?

星座?

问他关于女儿终身大事的问题,居然拿星座出来当答案?

这还是亲爹吗?

父女俩正大眼瞪小眼,老管家敲门走了进来:“二爷,查出来了,江宁的事是育恭少爷安排人做的。”

“老四知情吗?”

“不知情。”

祝天养侧头问:“确定了?”

老管家点头:“确定了。”

祝天养摩挲手里的“城堡”说:“这小子腿瘸了,脑子竟然变聪明了,可惜没用到正地方。”

……

……

江宁。

暮色渐浓,灯火阑珊。

边学道站在酒店房间的落地窗前远眺,于今坐在他身后的沙发上跟人通电话。

通话结束,边学道回身。

于今看着边学道说:“别用这种眼神看我,不是我干的。”

边学道笑着说:“我也没说是你干的啊!”

“真不是我!”于今放下手机说:“我接到单娆电话就往机场赶,上了飞机就一直跟你们在一起,根本没时间布置。”

边学道坐下说:“信你了。”

于今转了一下眼珠,压着声音问:“老边你说实话,是不是你?”

边学道摇头:“不是。”

于今盯着边学道的眼睛:“真不是?”

边学道说:“我没这么弱智。”

“也对!”沉吟几秒,于今眯着眼睛说:“不是我,不是你,不是苏以,那就是有人想坑咱们。”

边学道纠正说:“跟你和苏以没关系,目标是我。”

于今语气森然地说:“出手快准狠,我强烈感觉对方在模仿咱们加拿大那次的方案。这人很有实力,这样的人应该不多。”

边学道平静地说:“确实不多,屈指可数。”

下一篇:第1094章 识时务 上一篇:第1092章 失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