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1021重大车祸”次日,苏以和张家和解了。

在双方律师的陪同下,苏以和张某男的母亲段玉凤签了《车祸和解协议书》。

这是双方都期待的结果。

苏以本就不打算追究张家了,况且昨天的车祸已经让张家感受到了她的悲伤。

另一方面,签了《和解协议书》,张家也长出一口气。

朱莉“有道集团法务部副主管”的身份很好打听,所以,家族会议几个小时后,张家彻底确认苏以和边学道“有非同一般的关系”。

边学道!!!

且不论10月21日的车祸是不是边学道导演的,只这一个名字,就让江宁百年豪族张家生出了深深的无力感。

豪族是一个相对普通人家的概念,所谓豪族,无非是势力强大的家族。

何为势力?

一则有权,二则有钱。

近代百年里,张家出过部级高官,可那都是老皇历了,不抵用。眼下,张家最强的一个,已经退居二线,挂在省RD常-委会当副主任。

至于财富,张氏全族加一块儿,大概能凑出4亿元人民币。

而边学道呢?

法国那个吊炸天的酒庄就不说了,单说不久前边学道在香港买下河东花园,就花了44亿8000万人民币。

这是什么概念?

张氏全族之财,只够边学道若干套房产之一的十一分之一。

比财富,张家估计也就够边学道一根手指头。

当下社会,全民向钱看,谁有钱谁就是爷。而身家百亿以上的富豪,“爷”已经不足以形容了,根本就是“祖宗”。

现实是,边学道这个量级的富豪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地方上像祖宗一样供着,只求他撒钱投个项目,拉动一下地方GDP。

这样一个人,不是张家能斗得动的。

况且,边学道不是普通的富豪,他捐钱盖的教学楼抗住了青木大地震,在国内善名无双;他手握“超级舆论平台”智为微博,随便抓住几条小辫子,就能让张家跌落尘埃。

所以,张家认怂了。

之前,李茜说苏家一人赔偿8万。

一天之后,张凤祥做主,赔偿苏以320万,赔偿苏以小姨、小姨夫46万。

同样的一条人命,从8万变成160万,翻20倍,这一切只因为苏以认识边学道。

吐刚茹柔,正是精明而务实的张家得以延续百年富贵的秘诀之一,再者说,向边学道这样的强人低头,不算丢人。

《协议书》上赔偿苏家的数额不对外公开,但张家根本没想过耍赖。

苏以在《和解协议书》上签字按下手印后,张凤祥直接说:“苏姑娘,等下直接去银行转账,不知道你方便吗?”

接过朱莉递过来的纸巾,擦掉右手拇指上的红印泥,明显见瘦的苏以轻轻点头。

……

……

两天后。

苏以父母在江宁第二殡仪馆火化。

遗体告别时边学道没到场,都是苏家亲属、苏以的一些初高中同学、单娆、魏小冬和有道集团驻沪市工作人员跑前跑后帮着张罗。

一个早上,脸色苍白的苏以几乎不说话,殡仪馆的工作人员让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让她拿什么她就拿什么,让她跪她就跪,整个人像丢了魂儿一样,看得亲戚同学好不心疼。

不知道是苏以爸爸人缘好,还是医院的人听说了什么,江宁市第一医院的院领导、非急诊值班的大部分医生护士以及苏以爸爸在医疗系统里的熟人朋友,都参加了苏家的葬礼。

苏以妈妈舞蹈学校的教职员工、部分学员也来参加了葬礼。

再加上苏以的同学,整体来说,苏家的葬礼办得还算风光。

只是风光或不风光苏以都不在乎了,她眼中的所有神采,都被黑洞洞的火化炉吞噬了。

……

……

江宁隐龙山公墓。

接到单娆的电话,一身黑色西装的边学道乘坐黑色奔驰S600防弹车,提前下葬车队20分钟到达公墓。

苏家车队抵达后,聚在一起的苏家亲属、苏以同学和苏父同事看见从雷克萨斯LX里走下来的保镖和从S600里走下来的边学道,集体愣住了。

不认识边学道的人第一反应是:“这个男人太酷太帅了!”

认识边学道的人第一反应是:“卧槽,是我眼花了吗?”

“尼玛,原来小道传言是真的!”

“居然真是边学道!!难怪张家服软了。”

边学道走过,人群自动分开。

一路走到苏以跟前,边学道沉声说:“节哀!”

看见边学道,苏以的眼珠灵动了一点,轻声说:“谢谢你能来。”

苏以父母的墓地是单娆帮着挑的,夫妻合葬的墓穴,售价19万8,是隐龙山风水最好的一块地。

骨灰下葬时,被保镖包围的边学道站在人群边上,像吸铁石一样,引得周围的人不住往他这边偷瞄。

其中最震惊的是苏以的初高中同学。

25岁—30岁这个年龄段的人基本都上网,所以差不多一搭眼就把“重兵保护”的边学道认出来了。

认出边学道后,大部分女同学的心情是意外+酸溜溜,大部分男同学的心情是意外+苦巴巴——美女果然都是有钱男人的禁脔,脱俗的苏以也没能破例。

当然也有少数人并不觉得意外。

苏以和边学道都毕业于东森大学,两人同一年入学,同一年毕业,两个同样耀眼的人在同一个校园学习四年,少年英发的边学道怎么会错过美若天仙的苏以?

好吧,不管怎么想,都只能藏在心里。

保镖不论,只看边学道那不动如山的气场,就没人敢往前凑。

苏以父母刚刚下葬完,天空飘起丝丝微雨,仿如天公垂泪。

苏以大姨仰头看了看天,哽咽着走到墓前,摸着墓碑说:“三妹,下雨了。都说雨淋新坟出贵人,你和东生在下面一定要保佑苏以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出人头地、一生幸福。”

……

……

同一时间,香港。

拎着小号旅行箱的孟婧姞按响了祝德贞公寓的门铃。

祝天养一天前离开香港去了羊城,父亲走后,祝德贞打电话给闺蜜孟婧姞,让孟婧姞来香港看看她的新房子。

好吧……

说是看新房子,其实是祝德贞想让孟婧姞当参谋,商量怎么接近边学道。

祝德贞知道孟婧姞追求过边学道,知道两人一起经历了青木大地震,这都没关系,祝德贞不会因为孟婧姞追求过某个男人就止步,孟婧姞也不会因为祝德贞追求她追求过的男人而不爽,她们这种家世出身的女孩的想法和爱情观跟普通人还是有着很大差别的。

听见门铃声,祝德贞打开门,然后看着孟婧姞上身的宽松T恤问:“你把大胸藏哪了?”

把旅行箱交到祝德贞手里,孟婧姞俏皮地说:“一个人出门,还是把胸藏起来比较安全。”

……

下一篇:第1097章 以德服人 上一篇:第1095章 示弱自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