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10月29日,寒衣节。

江宁,苏家。

天刚微亮,苏以悠悠醒来,盯着屋顶看了几分钟,起身下床。

打开灯,走到书桌前拉开抽屉,拿出放在底层的日记本,轻轻翻开,翻到夹着照片那页。

照片里是苏以、边学道和张萌三人,拍摄于2005年6月毕业季。

拿着照片,苏以在书桌前的椅子上坐下来,手臂搁在桌子上,怔怔看着照片里的人,良久,眼中浮现一丝不舍。

半分钟后,苏以从抽屉里找出一把小剪子,对准照片,剪了下去。

这张照片她没法再留了。

父母不在了,江宁这座城市再无留恋。

苏以打算把房子委托给小姨代卖,从此以后,江宁再没有她的家。

家没了,照片也就无处保存。

至于说带去美国,苏以觉得那样太不尊重她和单娆的友情。

这次家里突发变故,单娆陪苏以奔波回国,一路安慰她、鼓励她、支持她,跑前跑后操持苏以父母的身后事,把各方关系梳理得有条不紊。

事实证明,在中央部委锻炼过的单娆无论社交能力还是处理问题的能力,都比一直上学读书的苏以强出许多。

所以,尽管苏以没说,但她心里知道,如果不是单娆在,事情肯定不能办得这么顺畅。

现在,单娆就住在隔壁客房,她跟苏以约好,今天一起去给苏以父母扫墓。

这样一个好姐妹,苏以怎么能带着她跟边学道的合影照片去美国?

还是剪掉吧!

反正最后都会尘归尘、土归土,留着一张照片又有何用?

手里攥着照片碎片,苏以走进卫生间。

随着“哗”的一声马桶水响,一段隐秘爱恋就此不存于世。

……

……

寒衣节扫墓的人不多也不少。

坐在下山的车里,苏以看着最近明显跟着累瘦一圈的单娆说:“我知道一家火锅店味道不错,我们去吃火锅吧。”

单娆稍稍有点意外,不过她还是笑着点头:“好啊,吃点热乎的,去去寒气。”

一路无话。

感觉到苏以可能有话想跟自己说,单娆把边学道留下保护她的司机和保镖留在车里,跟苏以走进火锅店。

因为不是饭口,火锅店里人不怎么多。

两人挑了一个车里司机能看到的靠窗位置,一人手里拿一份菜单点菜。

几分钟后,点的菜品和酒都送上来了。

单娆夹了一些青菜和肉下到火锅里,一边用公用筷子搅动,一边跟苏以说:“吃完了回家,好好睡一觉。该藏心里的藏心里,该遗忘的遗忘,把这一页掀过去,开始新人生。”

苏以启开一瓶啤酒,给单娆倒了一杯,给自己倒了一杯,说:“订机票吧,1号回美国。”

“1号?”单娆看着苏以问:“11月1号?”

苏以点头。

放下筷子,单娆说:“江宁这边怎么办?”

苏以看着酒杯说:“房子和舞蹈学校都委托我小姨代卖。”

单娆下意识地问:“你家里那些东西呢?”

苏以说:“能送人就送人,送不出去的跟房子一起卖。除了几张合影,我什么都不带。”

听苏以说到合影,单娆心头一动,不过她修炼到位,没表露出一丝异样。

就在这时,几个年轻女孩走进火锅店。

简单挑了一眼,5个女孩坐在单娆、苏以过道对面那桌。

女孩们坐下后,拿着菜单商量点什么,叽叽喳喳的,一看就是还没走出校门的女学生。

单娆多眉眼机灵的人,很快她就发现过道对面那桌的几个女生不时朝她和苏以这桌偷瞟。很显然,两人的容貌、气质、衣着品味让几个没出校门的女学生很是惊讶。

等对面那桌的菜上来后,一下就热闹起来。

听两分钟,立刻确定了单娆之前的猜测——这一桌果然都是女学生。

5人全是大四,应该是一个寝的室友。

29号这天江宁有一场大型招聘会,女孩们集体出动来找工作,可惜,听对话的意思,这次5人希望都不大。

稍稍观察,单娆发现,5个女孩中有两个长相还可以,算不上很漂亮,但是那种看上去让人舒服的姑娘。另外三个,就属于中人之姿了,除了其中一个个子高靠长腿加了分,余下两个都在50分上下。

5个女孩一边往火锅里下菜和肉,一边交流应聘心得。

衣着保守的长腿姑娘抱怨说:“宣传是大型招聘会,可是你看现场那些企业,好些只招一两个人。还有好些只摆一个招聘海报,连人都没有,根本就是凑数。我心算了一下,除去只要男生的,除去专业不对口的,除去额外限定条件的,应聘成功的几率不足1100。”

长腿姑娘话音刚落,5人中最漂亮的短发女孩接话说:“1100你都说高了,我感觉应聘成功的几率不足1300。最简单的算法,看今天现场的情况,少说有3万人入场求职,可是现场求职成功的能有100人吗?我感觉没有。”

“现场求职成功?”坐在最边上的雀斑女孩说:“怎么可能现场成功?不都是先问情况,接受简历,然后等待笔试面试通知吗?”

最漂亮的短发女孩捞了一筷子青菜说:“那是你没看见。一家很不错的民营家具企业招办公室秘书,起薪3800,转正5000。有一个女生去应聘,负责人现场直接拍板了。”

“起薪3800?”

“现场直接拍板了?”

“不用经过笔试面试?”

“怎么可能?”

“她是哪个学校的?什么专业?”

面对室友的一堆问题,短发女孩说:“你们都没问到核心。核心是,那个女生个子高,长的很漂亮,穿了低胸装,而且胸前很……”

说着话,短发女生在自己明显贫瘠了些的胸前一托:“很大!”

整张桌子瞬间鸦雀无声。

好一会儿,5人中最知性美的长发女孩说:“我看过一篇新闻,说外国有机构做过调查研究,结果显示,女性穿低胸装投简历,某些岗位面试机会增20倍。”

雀斑女生听了,苦着脸说:“这是什么样的世界啊!企业招女人是去工作的,还是去点缀的?长的不够漂亮就没活路了?”

夹着一片肉在锅里涮了两下,短发女生说:“这就是现实,美貌真的是一种财富。”

喝了一口饮料,长腿女生说:“敏敏你这么漂亮,怕什么?”

叫“敏敏”的短发女孩往单娆、苏以这桌瞄了一眼,说:“我哪里算漂亮,跟那些白富美比起来,根本就是一只丑小鸭。再说了,现在不流行看脸蛋,现在流行看A面……大灯。”

看见敏敏的手势,4个女孩瞬间就懂了“A面大灯”是什么。

这时,5人中一直没说话的眼镜女孩开口说:“敏敏,外院一直追你那个男生的爸爸不是当官的吗?你跟他处,让他爸帮你找工作。”

敏敏听了,摇头说:“那个揭过去了。”

“揭过去了?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他跟系里一个大二的小姑娘处上了。”

“什么时候的事?怎么没听说?”

敏敏说:“这学期开学没多久就在一起了。”

雀斑女生不解地问:“他对你不是特痴情吗?追你追了两年多,怎么突然……”

敏敏耸肩说:“师妹年轻呗!”

眼镜女孩一边给大家倒饮料一边说:“敏敏别灰心。在学校,咱们是老女人。等工作了,进入单位,咱们又是最年轻的。”

“家兰说的好!”

5个女孩举起装着饮料的杯子碰到一起,知性长发女孩说:“大学四年即将结束,我们要享受生命中所余不多的无忧时光,干杯!”

长腿女孩说:“希望314寝的女孩都被命运祝福,一路笔直朝梦想进发。”

雀斑女孩说:“毕业后我要整容,我要变漂亮,然后找一个有钱的老公。”

长腿女孩听了,插话说:“诺诺你要不要这么直接?”

雀斑女孩说:“美女不一定能嫁有钱人,但有钱人娶的绝大多数都是美女。丑女的人生注定比美女少很多精彩,我想要过精彩的人生。”

眼镜女孩说:“我希望自己能考上公务员。”

最后,敏敏说:“祝我们百毒不侵!祝我们刀枪不入!祝我们无坚不摧!祝我们幸福快活!”

5个女孩还在继续吃东西,单娆和苏以结账离开。

走出火锅店,单娆问苏以:“她们跟咱俩没差几岁,可我怎么感觉自己老很多?”

苏以说:“心态不同。”

单娆点头:“确实。”

苏以看着单娆:“这世界上普通人居多,而你已经不是普通人了。”

单娆笑着问:“不是普通人,那我是什么?”

苏以说:“她们嘴里的白富美啊!”

单娆勾着嘴角说:“白是客观的,富是相对的,美是主观的,说到底,只有白是我自己的。”

……

……

祝家。

相比于马成德死后的震动,“非婚生子”祝育恭之死没掀起一点波澜。

在祝家人眼里,无论谁动的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可以给外姓一个交代,同时削祝天庆的权。

铁一般的事实表明,祝天庆杀马成德是招错棋,这一举动让祝家内部形成一股“倒庆”势力,因为祝天庆的粗暴野蛮对大家都是一种威胁。

祝天庆是个明白人,他意识到祝天养倒向祝天生一边,意识到自己一招走错满盘皆输,于是准备让二儿子祝英凯接自己的班。

当然,不是接全部,是接一部分。

剩下的部分,祝天庆打算交给祝植淳和祝德贞。

……

……

(PS:手指有伤,今天码得慢了,抱歉大家。)

……

下一篇:第1107章 有道良才计划 上一篇:第1105章 内在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