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11月7日,上午9点15分。

有道大厦15层董事长办公室里弥漫着lampe-berger熏香的味道。

熏香是边爸边妈从法国带回来的。

自打在酒庄闻到lampe-berger的香味,边妈就迷上了,带了三套香薰灯托运回国,还让董雪邮寄了一批。

边学道也挺喜欢lampe-berger的香味,每次他觉得疲惫或是有压力的时候,都会拿出来,点燃,熏上三五分钟。

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地板上,形成几个方形的光块,边学道坐在沙发上,蹙眉看着手里的两份报告。

两份报告都跟邢敏夫有关。

邢敏夫……

边学道回想了10多秒,才想起这个人是谁——秦中兰被其他公司高薪挖走后,王一男和吴定文从别的公司挖来的人才,现任智为微博副总经理。

好吧……

一个核心子公司的副总经理居然让老板陌生到要想10多秒才能想起他是谁,边学道这个老板当的固然有点粗心,更大的问题显然在邢敏夫身上。

要知道,在老板面前表现自己,让老板记住自己,是职场精英必备技能。

在看到手里这两份报告之前,边学道对邢敏夫的唯一印象是口才一般,比较拘谨。

看过两份报告后,边学道发现这个邢敏夫不能留了。

第一份报告,是代理董事长办公室主任的傅采宁和监察部一起送来的。

报告里说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最近一个半月,监察部收到大量智为微博员工的投诉,投诉内容大同小异,说副总邢敏夫能力平平,工作思路落后,热衷于搞夺权;说副总邢敏夫短时间内安插了一批他的老同事和清华校友,这些人自视甚高,自成一系,跟老团队格格不入;还说副总邢敏夫脾气古怪,高高在上,不跟员工沟通。

报告里举了一个例子,邢敏夫让一个开发小组开发一个新功能,小组按照要求在规定期限内开发出来了,想给邢敏夫当面演示,结果邢敏夫挖来的清华校友助理说“邢总没时间”。

没办法,小组长把新功能的操作演示做成PPT,交了上去。

一天后,邢敏夫的助理打电话给小组长说:“邢总对这个新功能不满意,需要改。”

小组长在电话里问:“哪里不满意?修改意见是什么?”

助理说:“邢总没说,他只说要改。”

小组长郁闷地说:“我是按照邢总要求做的,做完了他说不满意,还不给修改意见,你让我怎么改?”

助理听了,硬邦邦地说:“要不你自己去问邢总?领会不了领导的意图,还没有自查自纠意识,你们智为的人都是这么干工作的?”

小组长听了不干了,在电话里大声问助理:“什么叫我们智为的人?”

收到投诉后,监察部按下了一段时间。

李裕和监察部的几个副部长、一级巡视员开会讨论了一下,大家初步觉得可能是“空降派”挤占了“老团队”的上升空间,双方还需要磨合,所以,这些投诉举报不可全信。

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

会上,李裕让一个副领导带队,赴燕京巡视智为微博。

之所以让副领导带队,一是从投诉量上来看,“老团队”群情汹汹,需要能镇住场的人;二是邢敏夫的级别比较高,派巡视员去分量不够。

结果……

就在监察部副领导到燕京第二天,智为微博发生了一件让人很无语的事,即傅采宁在报告里说的第二件事。

傅采宁一直负责企业文化这一块,有道集团从一年多前开始,增加了一项员工福利——人力资源部会在员工生日那天送生日蛋糕和鲜花给员工,并在公司里为员工庆祝生日,此外,员工生日当月,工资里会增加非常实惠的500元“生日补贴”。

可以说,公司在员工生日那天为员工过生日是有道集团企业文化的一部分,因为它体现了公司对员工的尊重和关怀。

可是,11月初的某天上午,智为微博人力资源部忽然通知在11月过生日的48名员工到茶水间。然后各部门秘书群发消息,说今天有同事过生日,让大家去茶水间吃蛋糕。

来到茶水间后,所有人都惊呆了!

不同于以往的几个人过生日就摆几个8寸小蛋糕,茶水间里赫然摆着一个8层巨型蛋糕。圣诞树一样的蛋糕放在桌子上,差一点就碰到天花板。

就在员工们猜测是谁这么牛逼居然用上这种蛋糕时,邢敏夫的助理站到蛋糕旁边说:“今天是邢总的生日,这个月过生日的所有同事都在今天过生日。从本月起,公司不再在生日当天送蛋糕,以后每个月都选一天为在这个月过生日的同事集中庆祝。另外,从2009年1月起,生日补贴跟当月绩效表现挂钩,绩效完成度高,生日补贴可以翻倍,绩效完成度低,按比例发补贴。”

这番话一出,8层的蛋糕,只吃了半层,人就全散了。

也是从这一天起,智为微博的老员工彻底不再听邢敏夫吆喝,并且直接把投诉电话打到了吴定文、王一男和主管网络互联事业部的集团常务副总裁沈雅安手机上。

接到消息后,在美国为智为微博做上市前协调准备工作的王一男和吴定文紧急回国,安抚员工,调查情况。

面对上司的问询,邢敏夫说了自己的想法:“我看了员工档案,平均每个月智为微博都有50名左右员工过生日。眼下智为微博员工人数还在稳步增长中,每天都有员工过生日的日子很快就会到来。我认为目前这种流于形式的过生日方式没有任何意义和效能,完全是在浪费时间,所以不如每月统一在一天过生日,集体庆祝,节省时间和精力。”

“至于生日补贴,我个人非常反对‘一刀齐’的企业福利。我认为这样的福利无助于激发员工工作热情,也无助于收获员工的忠诚,它唯一的一点意义在于增加其他企业的挖人成本。”

办公室里,吴定文被邢敏夫说得哑口无言。

这一刻,吴定文心里如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他知道,经此一事,集团领导再不会放权给他自主招管理层了。

坐在办公桌后面,吴定文真想问问邢敏夫:“就算你说的再有道理,我是一把手你是一把手?我这个智为微博一把手头上尚且还有事业部的老总和主管事业部的常务副总裁需要请示,谁特么给你的底气这么独断专行?”

“还有,智为微博上市在即,我信任你,才让你坐镇公司,结果你弄出这样严重破坏内部团结的事情,你想干什么?你特么是猪吗?你是对手派来的卧底吗?”

好吧,毕竟是亲手招进公司的副手,但凡有一点可以挽救的余地,吴定文还是会挽救的。

可是,随后的一个消息让吴定文彻底放弃了邢敏夫,因为他发现邢敏夫的情商实在是有问题。

邢敏夫做了什么呢?

他让自己才进智为微博不到两个月的清华校友助理给集团老总边学道写了一封三万多字的“万言书”。

这封“万言书”正是边学道手里的第二份报告。

助理写的“万言书”,为什么跟邢敏夫扯上了关系呢?

因为助理没有渠道把“万言书”递到边学道手里,是邢敏夫动用自己的职务特权,让边学道看到了助理写的东西。

结果……

坐在董事长办公室里,边学道用一天中最宝贵的上午时光看过“万言书”后,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这特么是什么玩意?”

……

……

11月8日早上,松江下了2008年冬天的第一场雪。

雪后的城市空气清冽,深吸一口气,鼻腔里传来凉凉的感觉。

上午9点整,“有道集团2008年下半年管理层总结会议和2009年战略部署会议”准时在有道大厦的会议室召开。

工作人员在参会高管们的茶杯里倒上热水后,退出会议室,轻轻关上门。

听见关门声,坐在主位翻看报纸的边学道合上报纸,然后从手边的一堆文件里抽出厚厚一叠纸,甩手丢到会议桌中央。

这一叠纸分量不轻,落在会议桌上“啪”的一声,把几个闷头看文件的吓了一跳,抬起头,茫然地看向身边的人。

见会议室里的人都盯着桌面上的“万言书”,边学道面无表情地说:“此人如果有精神病,建议送医院治疗,如果没病,建议辞退。还有,把这一堆废话送上来的人,也一并辞退……下面开始开会。”

话音落下,会议室里的人全都严肃起来。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是边学道第一次在管理层会议上明确说要辞退谁。

能坐在这间会议室里的没有蠢人,只看会议桌中央那一叠纸的厚度,就能猜出八成是邢敏夫送上来的那份“万言书”。

被邢敏夫寄予厚望的“万言书”不仅没能博得老总的认可,反而让老总看穿了他徒负虚名。

这下倒好,一点面子都不给,直接辞退!

可以预见,邢敏夫的职业履历将黯淡失色许多,其他企业想聘用他的时候肯定要考虑他被有道集团扫地出门的原因。

会议室里,汇报开始。

第一个进行汇报的是王德亮,他主要汇报“校园千人招聘”的进展情况。

边学道不喜欢长篇大论说废话,所以王德亮的汇报内容很简要,基本全是重点,废话一句都不说。

第二个进行汇报的是王一男。

邢敏夫是王一男和吴定文拍板招进智为的,今天出了这样的事,王一男肯定负有一定责任。不过王一男执掌智为科技多年,修炼到家,他泰然自若地汇报智为科技各项工作的进展情况。

汇报到游戏部时,王一男说:“智为科技游戏部自主开发的一款客户端国战游戏即将开始公测,游戏名字从最初的《不灭传说》更名为《不败传说》。《不败传说》内测数据十分优秀,玩家试玩后反响热烈好评如潮,市场调查结果表明这款游戏潜力很大。”

“《不败传说》……”重复了一遍游戏名字,边学道问:“游戏特点是什么?卖点在哪里?”

王一男打开文件夹说:“我们首次在游戏里废除了经验值,玩家升级无需刷怪,只需消灭特定BOSS即可升级,玩起来轻松不累。”

下一篇:第1115章 新游戏(下) 上一篇:第1113章 受人尊敬的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