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边学道的100万花得还是有价值的。

一个月,my123的全球排名上升了6名。

不要小看这6名,到了my123目前的名次,想上升1名,都要下很大的力气才行。

边学道也关注了hao123的排名,显然,因为my123的异军突起,分摊了它的访问量,hao123离全球前50名,有相当大的距离。

可以想象,不出意外,hao123想如前世一样在2004年排到全球排名26的好名次,几乎不可能了。

边学道不关心排名,他只想卖个差不多点的价钱,好让他有本钱创业,有本钱囤房,有本钱赶上2005到2007年,中国股市百年不遇的大牛市,分上一杯羹。

边学道前世也曾玩了一阵子股票,不过他没眼光,是2008年11月进入股市的。

基本算是衣着光鲜进去,赤条条出来。

从那以后他发誓:这辈子再不碰股市。

当初那个誓言,理论上算不到现在这个边学道头上。

所以他悄悄开了个账户,扔了两万块钱进去,多数时间在揣摩里面的弯弯绕。

边学道这是在培养自己的股民素养,他认为,再牛逼的牛市,也不可能全涨不跌,万一自己下了血本,不长眼睛偏偏压在了熊孩子身上,到哪哭去啊?

现在边学道基本掌握了重生者的致胜窍门:预知是很霸道,但更关键的是提前铺路,做一个别人眼中,机遇面前有准备的人。

一天午后,校园点歌台抽风似的换了风格,居然播放《爱的初体验》,听着张震岳的歌,边学道忽然想起自己似乎忘了一件事没有干。

回到红楼,把张震岳的《再见》写在纸上,拉着李裕去了爱乐工作室。

合作多次,都是老熟人,实际上,大家还有一层雇佣关系,没那么多废话,直奔主题。

对于这首歌,李裕发挥起来居然比边学道要好,于是李裕第一段,边学道第二段。歌曲成熟,配乐也不复杂,仅仅用了四天时间,就录制完毕。

边学道说,这次MV还是老风格,但钱要他和李裕出。

范红兵、唐涛没跟他争,他俩也看出来了,这俩都是不差钱的主儿。

一周后,遇到兄弟的第四首歌问世了。

人们对这个神秘的组合兴趣更浓了。可是任凭他们怎么猜测、讨论,这两人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以致有人在网上猜测,这两人不是大学生,而是猫在深山里找创作灵感的音乐隐士,他们根本看不见网上的言论,甚至住的地方连手机信号都没有,才能淡定成这样,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

马上,这番论调就被人推翻了。

有人把遇到兄弟的四首歌摆在一起,让人品评,问他,四首歌都是情啊爱啊的,哪里有隐士的意思?

最开始那人也很有性格,梗着脖子问:就不行是一男一女两个隐士?

后来的人问:一男一女为什么起名“兄弟”?

最开始那人答:可能是人家正在想名字的时候,碰巧遇到了一对兄弟,认为机缘如此,故有此名。

碰上这么个能联想的,顿时无人再纠缠这个话题。

…………

就在边学道快要彻底忘记她的时候,燕琴找到了边学道。

她的目的很简单,希望边学道能出庭作证。

边学道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开玩笑!

在my123卖掉之前,在毕业之前,他不想成为公众人物。

如果他出庭作证,媒体很容易顺藤摸瓜,查出他就是my123的所有者,以my123前阵子的热度,他想低调都低调不了。

边学道一万个不想让自己的大学生活变味儿,现在的他,只想安安静静当四年学生,用心重温校园独有的感觉和氛围。

他也没有在大学里走路有风、呼风唤雨的欲望。

他想有钱,他想在大学时代就尽量多地赚到钱,但同时他不想让人知道,他只想闷声发财。

就算有一天他想要名气了,他需要用名气保护自己的财富了,那也绝对不会在大学里。

真要那样,他宁可想办法花钱拿证,提前离开校园。

既然已经是土豪了,可以去社会上显摆,有的是机会让人炫耀财富,何必窝在大学校园里,跟一帮孩子胡混?

让一帮还没走出大学校门的学生钦佩羡慕,欺负几个校园里的官二代恶少,能有多少成就感?

对这个,边学道实在没有兴趣,这不符合他的口味和初衷。

电话里,燕琴对边学道的拒绝似乎并不意外,支支吾吾了一会儿,问边学道:“在哪?”

边学道不想让她知道确切位置,只是说:“在家。”

燕琴听出了边学道语气里的绝情,吐了一口气说:“那就这样吧,再见。”

说到“再见”时,电话那头的燕琴似乎哭了起来。

边学道终究有点不忍,好歹是自己碰过的第一个女人,开口说道:“把你电子邮箱给我,我发你一个东西,也许能帮到你。”

回到家,把录音笔里的信息倒出来,截取最关键的一段,用软件处理了自己的声音,制作好格式,发到了燕琴的电子邮箱。

过了一会儿,燕琴用短信问他:你住在哪里?我辞职了,官司一了,我想出去走走,可以去看看你。

边学道回了一句很文青的话:相见不如怀念。

燕琴回:你怀念我什么?

边学道回:没什么。

燕琴回:想不到你这么……阴险,居然录了向斌的音。

边学道回:注意用词。

燕琴回:对了,你和我那晚,是不是也录了音?

边学道回:……没有。

燕琴回:没有也没关系,下次再录好了。

边学道不再回复了。

过了一会儿,燕琴的短信又到了:那天,我让你拍,你为什么不拍?

边学道不回复。

燕琴:你不回,我打你电话了?

边学道回:我没带相机。

燕琴:可以用手机啊!

边学道回:我手机没那个功能。

燕琴:下次去,我给你买个能照相的,让你好好拍一下,你想怎么拍就怎么拍,什么姿势我都配合你。

边学道这次彻底不回了,他已经被这个女人撩拨得火烧火燎的了。

他忽然想起早上醒来那起伏的曲线……

边学道在家六神无主了半天,单娆回来了。

像遇见救星一样,拉着单娆就往卧室走。

单娆被他吓坏了,这么久以来边学道第一次这样粗野地拉她。

等她知道边学道要干什么时,一脸坏笑,调皮地从包里拿出卫生巾包装说:“你赶得很不巧!”

边学道一声哀嚎,在床上翻了两个滚。

单娆问他:“你这是看见什么了?怎么这个样子?”

说着,看见边学道已经支起帐篷的下身,似笑非笑地想了一会儿,起身拉上卧室的窗帘,又去卫生间洗了手,轻柔地坐到床上,笑眯眯地看着边学道。

边学道一下坐起来:“你想干什么?”

单娆白了他一眼:“帮你,用不用?不用我走了。”

边学道一时没转过弯,随后大喜过望,“用!用!”

…………

单娆拎着手去了卫生间,水龙头响了好一会儿她才出来。

两人靠在床上,边学道问单娆:“膀子还酸么?”

单娆点头。

边学道问:“大姨妈几号走?”

单娆抡起枕头砸向边学道。

时间一晃就到了国考报名的日子。

10月18日,单娆和边学道坐在家里,一人一台电脑,下载着今年国考的报名和岗位相关资料。

边学道看了一圈,问单娆:“报什么样的?”

单娆说:“听你的。”

下一篇:第116章 居然是徐尚秀 上一篇:月票加更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