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把他们都撵走。”

话音落下,见边学道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廖蓼俏皮地说:“我开玩笑呢,看把你吓的。算了,拉着你跟我跑一下午,放你一马,送我回酒店吧。”

“不去我家了?”

“你真想我去吗?”

边学道移开目光,调整座椅说:“正好带你认认门。”

廖蓼探身,冲边学道耳朵吹了口气说:“放不开的男人,你就别硬撑了。看见你现在这个样子,真不知道该表扬你,还是该恨你。”

车外,大荧幕上汽车在公路上极速追逐,发动机的轰鸣声让人血脉贲张。

车里,廖蓼身上的幽幽体香充斥整个封闭空间,很淡,很好闻。

被吹了一口,边学道扭头看廖蓼,廖蓼的脸很红,但她的眼睛异常明亮,寸步不让地跟边学道对视,忽然,廖蓼伸手将车内氛围灯亮度调至最低,然后就势在边学道右脸上亲了一口。

浅浅一吻,犹如蜻蜓点水,却旖旎感十足。

坐回座位,廖蓼看着车前方的大荧幕说:“我这么给你卖命,总得收点好处才行,送我回酒店吧。”

……

……

两个小时后,S600驶进万城华府。

边学道亲自开车把廖蓼送回酒店,然后兜一个大圈回家。

进门后,管家走过来问:“先生,您今天喝茶还是喝暖身汤?”

边学道脱下外套说:“汤吧。”

管家接过外套,问:“四宝汤还是薏仁红豆莲子汤?”

李裕在房间里听见管家的声音,站在二楼往下望。

“四宝汤吧。”说着话,边学道招呼楼上的李裕:“下来,陪我喝汤。”

会客区沙发上。

边学道揉着脖子问李裕:“就你自己在?陈建他俩呢?于今没来?”

“巾哥陪校花呢,陈建和苏娜出去见朋友了。”李裕见边学道一劲儿揉脖子,问:“你脖子怎么了?”

边学道仰着头说:“去汽车电影院看了会儿电影,可能姿势不对,脖子不舒服。”

“汽车电影院看电影?”李裕问:“跟谁?廖蓼?”

边学道笑着说:“你消息还挺灵通的。”

迟疑了一下,李裕问边学道:“廖蓼跟你说什么了吗?”

“嗯?”

听出李裕话里有话,边学道坐直身体,看着李裕问:“怎么了?”

在有道集团,监察部不仅仅负责企业内部反腐,还肩负着“耳目”的职责,一定程度上,掌握监察部的李裕,跟明朝的锦衣卫都督差不多。

李裕想了想,开口说:“前阵子我听到消息,有几家影视娱乐公司在挖廖蓼,这几家公司都很有实力,其中一家是美国公司。”

停顿了一下,李裕继续说:“据说他们给廖蓼开出的待遇非常优厚,不过好像廖蓼都拒绝了,我也觉得廖蓼不会离开,就没跟你说。”

边学道蹙眉问:“你为什么觉得廖蓼不会离开?”

李裕不假思索地说:“天生油脂和兴邦农业发展势头一片大好,廖蓼要是走了,她父亲廖迟怎么办?”

李裕一番话,让边学道明白了为什么今天廖蓼这么反常。

廖蓼用这种方式告诉他她不会走,又或者,她想给自己一个不离开的理由。

整整一晚,边学道都在想廖蓼的事。

如果这个时候挖走廖蓼,有道文化影视事业部肯定元气大伤,必将沉重打击有道的“泛娱乐”战略。

从利益和情理上说,给廖蓼股份,给廖蓼高薪,充分信任廖蓼给她一定范围的人事权,可以说,一个老板能给下属的,边学道都给廖蓼了。

可是谁也说不准挖人的对手出于何种目的、愿意付出多大代价挖廖蓼,或许对方就需要一个廖蓼这样有经验的全面掌控型人才。

尽管几个“现象级”综艺节目还没有制作完成,但有道集团的娱乐大动作瞒不住明眼人。可以说,对方的眼光很准,廖蓼是有道集团里少数几个触及边学道核心战略的人。

不考虑能不能挖得动,单从价值而言,挖廖蓼,比挖李裕、杨恩乔甚至傅采宁都要有价值得多。

傅采宁是办公室管理类人才,而廖蓼是开拓型人才。

挖走傅采宁,复制不出有道集团的企业文化,但挖走廖蓼,能打造出一支实力强劲的综艺节目制作队伍。

退一步说,就算没挖动廖蓼,事后放出风来,没准也能让边学道心生猜忌,继而影响有道文化影视事业部的战略推动速度。

躺在床上,回想车里廖蓼那蜻蜓点水的一吻,边学道一时竟想不出个章程。

女人心海底针,谁又敢说他摸得透?

说到底,边学道和廖蓼不过是校友,是朋友,还有那么一点恋人未满的情愫,这几样哪样也不够让廖蓼一辈子只为边学道的事业服务,最起码,应该是来去自由的。

除非边学道牺牲一下男色。

……

……

当老板不一定要牺牲男色,但当男友一定要付出时间。

12月11号早8点,边学道从燕京机场登机,乘坐湾流G550,直飞蜀都。

到蜀都后,陪徐家人一起吃了顿午饭,下午2点30分,湾流G550载着边学道、徐尚秀一家三口、李正阳两口子和保镖从蜀都飞沪市。

此行最主要的目的是——买房。

飞机上,边学道拿出办公室准备的沪市楼盘资料,递给徐尚秀看。

2008年底这个时间段,沪市最“拿得出手”的房子是檀宫和汤臣一品,不过这两个房子都被边学道毙掉了。

汤臣一品太高调,而且开盘以来压根没卖出去几套,住进去一点人气都没有。

至于檀宫,一共就那么几套房子,谁住进去都有无数双眼睛盯着,徐康远和李秀珍被天河的邻居盯着都不舒服,何况被更多人盯着。

而且,边学道本意是买地理位置好的景观公寓楼,因为沪市不过是暂住加投资,他心里还是倾向于让徐家搬到香港、澳门或者新加坡。

所以,挑来挑去,可选项不太多。

这个事儿,怪只能怪边学道挑房的眼光太高,他看得上眼的公寓楼盘大多还要过几年才开盘,比如中粮海景壹号,比如白金湾府邸。

接过边学道递来的资料,徐尚秀看了几眼问道:“上面怎么没有价格?”

边学道解释说:“现在房价一天一变,以看房当天价格为准。”

在天河干房地产工程的李正阳听见了,凑过来问边学道:“我听朋友说明年房价可能会降,有准吗?”

边学道笑着摇头说:“房价会不会降,不要看别的,看地价就可以。地价降,房价有可能降。地价涨,房价绝对不会降。”

“是这么回事儿。”李正阳咂了咂嘴问:“明年地价会降?”

“这个嘛……”边学道笑了笑说:“独此一家,纯卖方市场,看卖方的心情。”

李正阳闻言,眼中闪现恍然大悟的神采。

李正阳明白了,徐尚秀却不明白,她一脸好奇地问:“那究竟是涨还是降?要是会降的话,房子等等再买,租房子也一样住。”

徐尚秀开口,边学道不再卖关子了,他正色说:“刺激性政策导致银根宽松,直接后果是开发商融资成本极低,手里钱多得是。开发商手里有钱,竞拍土地时底气足,地价自然低不了。”

看一眼舷窗外的云层,边学道接着说:“在城市中,每次拿出来拍卖的地块都不是独立存在的,我画一张图你就明白了……”

说完,边学道从公文包里拿出笔和纸,先在纸上画了一个正方形,然后在正方形四个角画了四个小圆圈,圆圈里顺时针标上字母A、B、C、D。

接着,在四个小圆圈中间的空白处又画了一个小圆圈,标上字母E。

全画完,边学道用笔指着A说:“假设A地块2006年出让,每平方米楼面地价2000元。假设B地块2007年出让,每平方米楼面地价2500元。假设C地块2008年出让,每平方米楼面地价3000元。然后,2009年,因为开放商们手里都有钱,对土地全都志在必得,然后……在几百轮的激烈竞价后,D地块的成交价为每平方米楼面地价6000元。”

见徐尚秀似乎张嘴要说话,边学道摆手说:“这些数字都是假设,不要较真,你只要明白这个逻辑和因果关系就好。”

“楼房最终售价=楼面地价+建筑成本+开发商利润。A地块的开发商2000元拿地,假设他原本定的楼房售价是5000元每平米。那么,等D地块的拍卖结果出来后,同一个区域,D楼盘的楼面地价已经达到6000元,A楼盘还会按照原定的5000元每平米往外卖吗?”

“不会!”李正阳抢答道。

“对!”边学道用笔点着ABCD四个圆圈说:“地价上涨,必然带动附近楼盘跟风涨价,然后带动区域内的房价上涨。”

说到这儿,边学道用笔在字母E下面重重画了个双横线:“如果……我说如果D楼盘最终房价卖到了一万二,那么被ABCD四个地块包围,有人气有商业潜力的E地块该卖多少钱呢?”

“所以……”边学道放下手里的笔,总结说:“几年内房价不会降,只会涨。当然,这是我的个人判断,一家之言。”

……

……

下午5点,夜色笼罩沪市。

5点05分,湾流G550降落在沪市国际机场。

一下飞机,边学道就看见了前来接机的魏小冬和已经升任东星传媒集团副总的徐成功。

这一趟徐成功必须来。

东星集团内部改革已经一年了,取得了一些成绩,但远远达不到李锐刚在报告里跟市领导保证的数据。

跟李锐刚绑在一起的徐成功心里十分清楚,自己只有两年时间,如果明年再拿不出一个够分量的节目,交不出一份让领导满意的成绩单,前途必将受影响。

还有一年……

能指望谁?指望东星内部?

还是算了吧!

徐成功思来想去,也只有边学道的有道传媒可以指望。

过去一年,有道传媒从东星卫视借了不少人去帮忙,这些人回来后,一致反映有道传媒正在策划的综艺节目很新颖、很有意思。

现在,徐成功就想抓着边学道问一句——“你们的节目什么时候推出?”

下一篇:第1170章 一碗柠檬水 上一篇:第1168章 把他们都撵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