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埃隆-马斯克这趟中国之行是来还边学道人情的。

不久前,马斯克的SpaceX公司和Orbital-ATK公司分享了NASA(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36亿美元国际空间站货运合同,而这时,距离SpaceX首次火箭发射仅仅两年。

从技术积累和稳定性的角度考虑,要想顺利完成NASA的合同,马斯克有很多工作要做。

所以,三个月前马斯克每周工作90+小时,最近两个月,他每周的工作时间达到惊人的110小时,可即便如此,他还是从百忙中抽出时间飞抵沪市参加酒会,来给边学道捧场。

原因很简单,马斯克视边学道为朋友,互相站台是朋友之间的默契,而且马斯克也想通过这次中国行给特斯拉(Tesla)进入中国铺垫出一条路。

事实上,在马斯克的计划里,中国市场一直是特斯拉(Tesla)全球战略的几大中心之一。

相对于曲高和寡的SpaceX,特斯拉(Tesla)无疑离普通人的生活更近,当然,这个“普通”要打上引号,因为Tesla-Model-S的价格并不亲民。

不过长期看,特斯拉汽车的售价是可以期待的,因为只要技术成熟,批量生产,充电网络铺开,甚至在国内建厂,价格肯定会降下来,但即便降下来,产品面对的也肯定是有环保意识的中高收入人群。

可就算只面向中高收入人群,经济高速发展的中国依然是一个非常有潜力的市场,足够成为特斯拉全球战略的支点之一。

所以,马斯克怀揣着考察、接触的目的开始了中国行。

跟边学道不同,马斯克是个急性子。

12月29日晚,边学道亲自到机场接机,两人坐在车里,驶出机场还没有5分钟,马斯克就问边学道:“我想设立特斯拉(Tesla)中国总部,燕京和沪市,你建议选哪里?”

没想到一见面马斯克就问这么“敏感”的问题,边学道略一沉吟,回答说:“感性选择沪市,理性选择燕京。”

马斯克听了,思索了足足有一分多钟,看着边学道说:“我以为你会说理性选择沪市,感性选择燕京,没想到你说的正好相反。”

边学道笑容可掬地说:“你能这么想,说明来之前你做过功课。”

马斯克点头:“我咨询了公司里的华裔工程师,还特意抽出几小时看了三本关于中国文化的书。”

知道马斯克有看书超级快的“天赋技能”,边学道就没在“几小时看三本书”这个问题上纠结,他笑呵呵地说:“研究文化,方向是对的,但还不够,还有两个字需要研究——国情。”

马斯克是个一点就通的人,听边学道说完,略一消化,他转而问道:“城市争抢外资落地肯定要拿出一些优惠政策,对优惠政策,你有什么好的建议?”

优惠政策……

马斯克这个问题,让边学道有种胳膊肘朝外拐的感觉。

可是转念一想,Tesla真要进入中国,几大有望争取的城市肯定抢破头,到那时,不用边学道给出建议,各城市自己就会拿出最有竞争力的优惠条件争取Tesla的青睐。

所以,现在说点实话也无所谓,只不过在说实话之前,边学道想要先从马斯克嘴里听点实话。

于是,边学道沉吟几秒,问马斯克:“在你的计划里,准备哪年把特斯拉汽车带进中国?”

这个问题涉及企业战略,盯着边学道看了两秒,马斯克严肃地说:“计划是2013年,如果各环节进展顺利,2012年也有可能。”

“哦……”边学道闻言缓缓点头,然后摸着下巴想了几秒,开口说:“我从我的渠道听到一个消息,两年之内,中国的燕京、沪市等大城市为了解决城市交通拥堵问题,极有可能用车牌摇号的方式限制车辆增长,缓解交通压力。所以……如果特斯拉汽车4年后进入中国,要政策的话,可以以新能源汽车的名义,要求地方政府给出买特斯拉汽车不用摇号的优待政策,这对一些购车者会很有吸引力。”

“此外,还可以要求特斯拉车主享受免费获得新能源牌照,享受在公交车专用道上行驶,享受在市内行驶不受尾号限制等福利政策。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合资建厂,不然拿到这些政策的难度会比较高。”

边学道说的精炼,马斯克的理解力也是超一流,两人一问一答,一问一答,很快就把各自关心的问题说通透了。

离酒店还有10分钟车程时,马斯克问出了他在飞机上想了一路的问题:“你觉得中国人会喜欢特斯拉汽车吗?”

边学道正色说:“我个人觉得,会水土不服。”

马斯克问:“为什么?”

“我刚才说的,国情……国情不同!!”停顿一下,边学道接着说道:“其一,美国人大多住独立屋,有自家的车库和车位,可以安装自家专用的充电设施。而中国人大多住楼房,住别墅的极少,甚至有私家车位的比例都不高,这就很难有空间安装高功率充电设施。”

“其二,美国家庭有两三辆车一点不稀奇,平时燃油汽车和电动汽车可以混着开。而中国家庭,受限于经济条件和上牌难度,买一辆车都难,更别提第二辆了,所以大多是一个家庭一辆车。如果唯一一辆家用代步车是充电麻烦的电动车,那么生活便利性就会打折扣。零污染零排放的电动车是很环保,是很有责任感,是很炫酷,但它毕竟是交通工具,它的存在价值是提供便利性,如果这一点不能保证,肯定要被消费者放弃。我说的便利性,不仅指充电,还包括售后服务,你计算过没有,特斯拉若要在中国建设50个超级充电站、50个售后服务中心,需要多少年?”

听边学道说到这儿,马斯克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

“其三,中国和美国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市场,两国的消费者,特别是富裕阶层的消费观念差异巨大,这点我不便于多说,你可以慢慢体会。”

酒店在望了。

马斯克沉默半晌,忽然长叹一口气。

边学道见了,哈哈一笑说:“你连火箭都敢自己造,竟然被我几句话就说灰心了?”

马斯克笑了一下,说:“我是个工程师,在我眼里技术是可操控的,而市场则要难操控得多。”

边学道点点头,又摇摇头,说:“你忘了一点,中国人非常注重实际,只要把充电、售后和价格三个关键点处理好,市场还是可以乐观预期的。”

车子驶进酒店停车场,马斯克靠在座椅上说:“谢谢你跟我说这么多。”

知道马斯克指的是什么,边学道笑着说:“我跟你说这些,因为我不做汽车,因为国内满大街跑的都是合资车,而且不管怎么说,电动车确实比燃油车更环保一点,我个人还是希望我的后代能少吸一点汽车尾气。”

5分钟后,两人站在电梯里,马斯克问边学道:“明天的行程安排好了?”

边学道看一眼手表,说:“你跟我说来沪市第二天就联系好了,交大师生对你明天的演讲可都是十分期待啊!”

马斯克好奇地问:“你不上台?”

边学道咧着嘴笑:“明天我坐台下给你鼓掌。”

电梯上升中,思维跳跃的马斯克忽然问了一句:“我需要一个特斯拉大中华区总裁,你有人选推荐吗?”

边学道摇头说:“这个真没有。”

走出电梯,马斯克说:“有人跟我推荐了一个人,中国人,女性,不知道你认不认识。”

“哦?”边学道看着马斯克问:“叫什么名字?”

马斯克一脸平静地说:“Jessica-Zhu,Zhu-Dezhen,你认识吗?”

下一篇:第1197章 交大演讲 上一篇:第1195章 布局移动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