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晚宴吃了接近两个小时,祝植淳带来的8瓶酒喝了6瓶,边学道准备的酒也喝了不少,宾主都很尽兴。

确实尽兴。

要知道祝植淳带来的1945年“V”标木桐干红是4.5升装的,它一瓶是标准装六瓶的量。

喝这么多酒,跟三天前沪市酒会上的饮酒量形成鲜明反差,而这也正好印证了一条江湖规则——酒会少饮,饭局少食。

酒会虽然带着“酒”字,但喝酒大多浅尝辄止。饭局虽然带着“饭”字,却是传杯弄盏不怎么动筷子。

这次一起吃饭,在座诸人都显露了真实酒量,边学道这个主人更是当仁不让频频举杯。

宴会开始一个半小时后,边学道的眼睛变亮,脸微微发红,然后开始减少举杯频率。

微醉可以,不能大醉。

他若醉倒了,丢人不说,太扫大家的兴。

其实不只边学道,7瓶不同年份的茅台再加上10多瓶不同年份不同产地的红酒喝下去,饭桌上一半的人都有点醺醺然了。

窗外夜色渐深,河东花园大宅宴会厅里灯火通明。

两个专业Sommelier(侍酒师)将醒好的酒倒进众人杯子里后转身离开。

孟茵云端起面前的酒杯闻了一下,看着边学道惊奇地说:“这酒香气好特别,你把酒庄的珍藏拿出来了?”

边学道笑着说:“本来是想留一留的,可是看大家的样子,不喝我几瓶好酒不会罢休,只好拿出来了。我可声明啊,这酒是我几瓶镇庄之宝之一,就此一瓶,再要没有。”

“哎呦,镇庄之宝,那可得好好品品!”

边学道话音落下,在座众人几乎同时拿起杯,或摇,或看,或闻,或尝,然后品评这酒的口感、香气和回味。

热闹了一会儿,刘传智看向汪蔚然说:“汪总神龙见首不见尾,今天难得见到本人一面,以后还要多亲近呐。”

汪蔚然谦逊地回应道:“刘总您是商场前辈,能有机会向您请教是我的荣幸。其实我这人很爱交朋友,只是不喜欢跟媒体和官员打交道,就被传得很神秘,根本是以讹传讹。”

刘传智听了点头说:“企业家应当与政治保持怎样的距离是一门大学问,你这不失为一种简单有效的方法……”

说到这儿,刘传智话锋一转:“不过企业初创成长期这样做是可以的,可顺风若是继续成长下去的话,早晚遇到政策瓶颈。鉴于顺风的行业属性,我个人建议适时引入国资PE,最直白地讲,同样是钱,有背景可以给企业撑腰的钱肯定比单纯的钱更有益处,在跟其他资本抢市场抗衡时也更有底气。”

刘传智一番话,饭桌前有人思索,有人轻轻点头表示认同。

晚宴结束前,祝植淳忽然看向在场年龄最长的李朝基说:“四叔,在座您最年长,送我和学道我们几个后辈一句良言吧。”

一整晚听得多说得少的李朝基从容地擦了擦手,开口用粤语平缓地说道:“我这一辈子见过很多青年才俊,也有很多人提过相似的请求,而我给出的答案都是同样一句话——你缺少一场牢狱之灾。”

你缺少一场牢狱之灾!

这句话虽然有点惊悚,但在座诸人都听得出其中的沧桑阅历和深沉智慧,于是整顿饭局到此圆满结束。

确实该结束了。

宴会上年龄最大的李朝基已经80岁了,这个年纪的人都是要早睡早起的。

至于其他人……

毕格罗为自己的“太空旅馆”拉到了几笔投资。

马斯克向众人推销了特斯拉电动汽车概念和前景。

好几个大佬有意入股祝植淳的“德国帕希姆国际机场城”项目。

马雲就边学道之前提出的“双十一网络购物狂欢节”跟边学道进行了深入具体的交流。

而边学道则跟迪特里希-马特希茨达成了初步的综艺节目冠名合作意向,奥地利版蓝罐红牛有望出现在有道传媒制作的综艺节目里。

不只蓝罐红牛,马斯克的电动汽车,祝植淳的直升飞机和机场城市,乃至毕格罗的“太空旅馆”工厂,都可以在综艺节目里出镜,刷存在感。

河东花园停车区。

祝植淳和边学道一起跟来客一一告别,祝德贞走到孟茵云身旁,开口说:“我感觉你今晚有话想跟我说。”

抬手挽了一下头发,孟茵云笑着说:“这都能感觉到。”

祝德贞看着孟茵云,不说话,等她说。

孟茵云仰头看向大宅三楼:“喏,三楼右边第一个窗户,亮灯拉着窗帘那个,徐尚秀现在就在里面。”

顺着孟茵云的视线看过去,看到那扇亮灯的窗户,祝德贞问孟茵云:“你怎么知道?”

孟茵云说:“上午她带我参观了这里。”

几秒钟后,祝德贞问:“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孟茵云听了,似笑非笑地说:“怕影响你的社交状态。再说就算告诉你,又能做什么?今天这么好的机会,她连楼都不下,说实话,遇到这样一个猜不透的对手,换是我会很头疼。”

……

……

边学道也很头疼。

他平时不经常喝酒,酒量难免退步,加上今晚混了好几种酒,所以醉意十分强烈,头疼得厉害。

可无论头多疼,也要见过徐尚秀后再休息。

客人全部送走后,把收拾的工作交给刘毅松、曲婉和丁志成,边学道上楼找徐尚秀。

吃饭不担心,早就叮嘱厨房给徐尚秀做一份小灶,边学道只是怕徐尚秀会无聊,毕竟从上午到现在,徐尚秀在房间里待了差不多12个小时,而且老实说,边学道不希望自己的妻子身上有明显的宅属性,他要看看徐尚秀用什么打发时间。

敲门,门没锁,一推就开了。

果然跟猜想的一样,徐尚秀在看书。

坐在书桌前看书的徐尚秀看见边学道红着脸走进来,放下手里的书,站起身走过来搀着边学道胳膊问:“客人都走了?你这是喝了多少酒?”

边学道吐着酒气说:“其实酒喝的并不太多,主要是我的酒量退步了。”

让边学道坐在床上,徐尚秀一边给边学道倒水一边说:“退步就退步吧,你又不靠酒量与人交际。”

接过水杯,边学道“嘿嘿”笑了两声说:“这个确实。”

在边学道身旁坐下,徐尚秀看着边学道问:“这一下午加一晚上你们都聊什么了?”

“什么都聊,想到什么聊什么。”

“有有意思的话题吗?”

“你指哪方面?”

“比如马斯克的火星计划,另一个人的太空旅馆,或者聊聊科学家新发现的类地行星。”

一口喝光杯里的水,边学道靠在床头上懒洋洋地说:“今天这些人凑在一起,聊的重点不是太空,而是眼下的经济危机。而且你说的类地行星,基本是在贩卖概念,比殖民火星还不靠谱。”

徐尚秀问:“为什么?”

边学道说:“即便真找到类地行星,首先距离是个大问题。如果宇宙飞船速度不够,还没飞到那个星球宇航员就都死了,那还有什么意义?所以星际殖民的前提是科技爆炸,如果科技方面无法提升,就只能探索其他方向,比如……修仙。”

“……”

徐尚秀看着边学道,粉拳紧握,似要打人。

边学道若无其事地继续说道:“而就算科技进步实现超光速飞行,能到达找到的那颗星球,还要看人家星球上生命物种的科技发达程度跟咱们比是高还是低。低的话一切好说,若是科技比咱们还发达,那不仅探索飞船成了肉包子打狗,到头来不定变成谁殖民谁了。哎……我用这个点子写本小说怎么样?你觉得能不能火?”

徐尚秀彻底无语了。

亿万富翁写小说?

喝醉酒的人都是这么没正形吗?

下一篇:第1213章 洒一床雪花白 上一篇:第1211章 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