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人出生时是一个样子,长着长着就会变成另一个样子。

从古至今,在差不多的生命长度里,有人活成圣人,有人活成贼寇;有人活成传奇,有人活成脏话;有人活成巨富,有人活成饿殍;有人活成一将,有人活成万骨,有人黄袍加身杯酒释兵权。

世上万千人,活出万千种人生,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成功的人不一定快乐,失意的人一定不快乐。

艾峰是快乐的。

尽管每天连撒尿吃饭都要穿着防弹衣,尽管晚上睡觉时枪、刀和弹夹都要放在伸手可及处,尽管吃的伙食不敢恭维,但度过了初来乍到的适应期后,艾峰发自内心地喜欢这种刺激的生活。

没错,就是喜欢,甚至可以称之为钟情。

艾峰的快乐感跟世俗意义上的成功或失意无关,纯粹是意外找到灵魂深处那个最本源自己后的别无他求。

最本源的艾峰是个喜欢冒险生活的枪痴,从另一个角度理解,说他是战斗狂人也可以。

枪让艾峰热血沸腾,枪让艾峰脱胎换骨,和平年代想要常年摸枪,不喜欢套上“服从命令是天职”紧箍咒的话,当安保人员是唯一选择。

同样当安保人员,在不同国家不同地区完全是两种概念,很显然,非洲是最适合艾峰的,因为在这里他可以全副武装24小时枪不离身,他这种行为不仅不违法,还让雇主特别有安全感。

更关键的是,在这边买枪十分容易,各种类型枪支,不管哪国造的,只要你有钱,武器商人就能给你弄来。枪到手后,实战机会还很多,绝对不会成为只能在靶场里使用然后绝大多数时间挂在枪橱里的装饰品。

所以,到非洲一年多后,艾峰真切感觉到这才是自己想要的人生,这里才是自己的乐土。

真正的乐土!

整片非洲大地都处于“发展中”,视野之内的行业全都刚起步,只要绕开战乱区域和无序城市,说遍地是机会都不为过。

当然,这片热土并非所有人的福地。

由于自然条件差、基础设施落后、拥有熟练技能的劳动力资源匮乏、法制不健全、跨国大公司垄断、治安和政权秩序不稳、传染病严重等因素,小资本小企业生存空间十分狭窄,同时还有“有命挣钱没命花”的风险,可不管怎么说,这里依然是全球最后一块属于冒险者的天堂。

在冒险者天堂,拥有聪明、勤劳、勇敢三个品质的人可以赚到在家乡赚不到的第一桶金,艾峰正是其中一员。

他已经从最开始到非洲时的公司辞职,加入一家欧洲背景的安保公司。

之所以能加入新公司,一是艾峰极有枪械天赋,枪打的比一些退伍军人还准;二是艾峰战斗风格悍勇,几次跟抢匪交火打出了名气;三是他十分敬业,巡逻警戒从不偷懒,危险嗅觉敏锐。

这次跳槽,让艾峰的收入翻了三倍半,而就在半个月前,公司里一直很照顾艾峰的华人中层私下跟艾峰透底:“好好表现,半年后,公司会调你去约翰内斯堡,到时薪水最少涨50%,过去了注意安全,少说多做,好好历练。”

这句话之外,华人中层还跟艾峰说了另外一句:“也许一年,也许两年,我和圈里另外几个华人朋友准备出来开一家全华人班底的专业安保公司,专门为南非等国的富裕华人群体提供安保,到时你若有兴趣,我可以给你安排一个队长的位置,至于酬劳,多了不敢说,五年住进开普敦富人区问题不大,你考虑考虑。”

消化对方的话足足消化了半分钟,艾峰把心里最大的疑问问了出来:“为什么要等一两年?”

对方笑了笑,说:“开公司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开安保公司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在别人的国家舞刀弄枪,政府、警方、军方、地方势力、部族、同行、黑帮……方方面面都要有渠道,都要照顾到。若不是我们几个老哥们在这个行当里都干了10多年,积累了一些经验和资源,是万万不敢涉足的。”

停顿了一下,对方继续说道:“之所以说还要等一两年,因为现在拥有的资源还不够,我说的是资金和人手,公司需要一到两个有实力的金主支持,同时还需要更多一些像你这样适合干这行、有经验的同胞加入。当然,人各有志,我不勉强你,毕竟在这里淘金,回国或者去其他国家生活也是不错的选择。”

艾峰没有当场表态,不过他心里是倾向于答应的。

对方有一句话说对了——人各有志!

在这次谈话之前,艾峰心里有一份规划图,他原本的打算是攒几年钱,然后找边学道再借点,在非洲开一个“卡车货运公司”。

这个创业规划不见得成熟,但它至少代表艾峰在思考,有一颗热爱冒险又不失脚踏实地的心。

在艾峰之后,于今也很偶然地找到了属于他的乐土——墨西哥。

直觉告诉于今,这种无法无天的法外之地是他的天堂,当然,就算是地狱,他也不在乎。

樊青雨也不在乎。

在咖啡厅谈崩后,樊青林出门就给父母打电话告了妹妹一状。

说起来樊青林也是够搞笑,30多岁的男人,遇事最先想到的是跟父母哭诉委屈,他似乎永远意识不到妹妹的房子卖或不卖都跟他没有一毛钱关系。

觉得卖房是大事,樊妈妈立刻打樊青雨电话问缘由。

接到边学道电话正开车往家赶的樊青雨没心思跟妈妈掰扯房子该不该卖的话题,随口应付几句,听妈妈老调重弹又开讲亮亮接受优质教育的重要性,樊青雨直接一句“我开车呢,明天再说”,就把电话挂断了。

半分钟后,手机再次响起,来电显示是“樊有德”。

樊青雨就当没听见,干脆不接,她是真心厌恶老一代人身上的重男轻女思维。

女儿的钱,不仅儿子可以花,孙子也可以花。女儿再怎么有成就也不值一提,孙子出息了才是家门之幸,真不知道这种封建糟粕还要几代人才能稀释干净。

……

……

贡院六号。

到家后,樊青雨以最快的速度洗了个澡,然后用“秋风扫落叶”的效率整理房间。

其实房子里本来也不乱,所谓整理,主要是更换床单床罩枕套,准备好边学道专用的洗漱用品和睡衣,还有就是避孕tao和避孕药。

手里拿着避孕药,想起刚才在咖啡厅里张丽临走前那歹毒的诅咒,樊青雨脸上表情阴晴不定起来。

一分钟后,她从衣柜里找出针线盒,从针线盒里拿出一根细针。

捏着针犹豫几秒,放下,动手拆开避孕tao包装盒。

盒里一共一连8个避孕tao,一个一个分开,想了想,樊青雨从中挑出一个,用细针扎一下,然后跟另外7个一起重新装进盒里——八分之一的几率,如果真中了,那也是天意。

三个冒险者,在同一天走上了各自的冒险之路,路前方是地狱还是天堂,没人知道。

……

……

(知道大家都期待春节能多更新,其实我也想,可是上有老下有小,年根儿底下很多事都要操持,实在心有余力不足,希望大家能理解。最后,明天就要过大年了,老庚在这里提前祝俗人的读者朋友们身体健康、万事如意、爱情顺遂、事业兴旺、好运连连、鸡年大发!!!)

下一篇:第1258章 暖床丫鬟 上一篇:第1256章 昨天无人被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