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晚20点,波尔多的夜空无云无风,一弯上弦月挂在西天,虽不大亮,依旧稳稳压群星一头。

天上月如娥眉,地上万籁无声,抬头看,幽幽新月似美人有万千心事不得诉,轻愁才下心头又上眉头。

红颜容庄园院内,边学道独坐在木椅上静思,想过去,想现在,想未来,想董文征刚才在餐桌上说的石墨烯。

石墨烯?

没印象!

审读工作让边学道拥有远超普通人的信息储备不假,可那不代表他“全知”。

最简单地说,报社不只边学道一个审读员,就算另一个时空的《松江日报》登载过有关石墨烯的报道,也极有可能因为该版面是其他人审读的而使边学道对这种新材料一无所知,形成信息盲区。

有信息盲区不丢人,哪怕是世界上最博学的人,也肯定有他的信息盲区和知识盲区。

处在边学道现在的位置上,信息盲区不可怕,可怕的是拒绝了解新生事物,所以餐后在客厅里边学道一连问了董文征几个关于石墨烯的问题。

经董文征一一解答,边学道对叫石墨烯的新材料有了一个笼统的印象——新生、前沿、应用领域广阔、市场前景无限、号称“新材料之王”。

董文征还告诉边学道:“最近一年多,世界各国研究石墨烯的企业和机构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渐成百舸争流之势。石墨烯的商业时代何时正式开启尚不可知,但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率先掌握石墨烯关键性技术的公司,极有可能迈进‘伟大公司’的行列,拥有至少10年的行业领军优势。”

以上这番话,还只是让边学道对相识多年的“董雪爸爸”刮目相看。

下面这番话,才真正让边学道心动,正视自己这位岳父。

董文征说:“我和你伯母定居苏黎世前,曾周游欧洲各国考察环境,我很意外地在欧洲看到了有道集团的IDC数据中心,也是在那一天,我看到了你的雄心。”

“后来我搜集你公司的资料和架构,发现你一直在软件领域攻城略地,当然,软件为王的时代你这么做是正确选择,集中资金和人力重点突进也值得称道,可是从我旁观者的角度看,有道集团过于倾向软件,这样一个集团公司,足够支撑起你的个人雄心,但不足以让人称颂伟大。”

“称颂伟大……”

念叨这四个字的边学道眼中闪过明亮的火花。

董文征接着说道:“一个公司想要伟大,必须内外兼修,软硬皆备。”

边学道听了,正色说:“愿闻其详。”

董文征不急不缓地说:“人是一种奇妙的动物,人类会依赖软件,但不会对软件产生无法割舍的浓厚情感。物品则不同,在人类世界,实物商品可以被赋予情感价值,人们会因为特别喜欢一个商品而去购买它、收藏它,与之形成一种情感关联……其实这种人与物品的情感关联古已有之……”

董文征刚要卖个关子喝口水歇口气,没想到坐在旁边的边学道想都没想就接话说:“陪葬品。”

拿起水杯没喝就手放下,董文征赞许地点头:“不错,正是陪葬品……人类可以喜欢一样东西喜欢到带着它跟自己一起长眠,究其原因是因为有形的实物可以寄托情感,而虚拟的软件显然不具备这种功能,所以……拥有硬件产品的公司比只拥有软件产品的公司更难被遗忘,而不被快速遗忘,恰恰是企业生命力的一种表现。”

对话进行到这里,边学道隐隐有种初见洪诚夫和沈雅安时的感觉,他是真没想到,自己身边居然还有“在野遗贤”。

不过仅凭这些话,还不足以彻底打动边学道,他从容地看着董文征问:“还有吗?”

董文征语速不变,字斟句酌地说道:“无论有道集团未来想做数据先锋,想做人工智能,还是做其他什么,都离不开硬件积累。一家伟大的企业,必然是一家强大的企业。一家强大的企业,必然是拥有技术壁垒的企业。而一家拥有技术壁垒的企业,必定是‘软硬兼修’的企业,因为单纯的软件和硬件不足以形成牢固的技术壁垒……只有将出色的软件和一流的硬件完美集成,无缝协作,才能形成真正的壁垒,保证企业拥有足够的领先优势,用壁垒换来的资源和时间打造新的壁垒。”

见边学道陷入思索,董文征终于可以喝水了。

看着董文征放下杯,边学道问:“你的意思是让我投资石墨烯研发?”

董文征缓缓摇头说:“我只是由石墨烯联想到你公司的宏观布局,具体怎么取舍,怎么做决断,你比我在行。我折腾半辈子,强于思拙于行,勉强可以在旁边给你提一些不知有用没用的意见,要说指导你怎么走,那是万万不能。”

好吧……

到这时,边学道算是明白董雪高中时代就娴熟掌握的“与人保持彼此都舒服相处距离”的天赋是从哪儿继承来的了。

事实上,对于石墨烯这种新材料,边学道想的比董文征说的还要远一点。

投资石墨烯研发的话,第一能够强化有道集团科技公司的气质和对外形象。第二可以为集团打造一个前沿实体“抓手”,不仅有抢占制造业上游制高点的可能,估值融资时也益处多多。第三则是如董文征所言,软硬兼修,既打造企业的技术壁垒,也参与甚至主导制定行业标准,成就商界伟业。第四是融入“科技兴国”大潮,为国家民族的崛起复兴出一份力。

夜渐深,风愈凉。

见边学道在院内的木椅上坐了半个多小时,没有一点回屋的意思,董雪拿上两条厚毛毯,出门走到边学道身旁坐下,把一条毛毯递给边学道说:“披上点,这边早晚温差大,小心感冒。”

接过毛毯,边学道说:“外面凉,你回去。”

把毛毯紧紧裹在身上,董雪靠着边学道说:“不,我想陪你。”

“那咱俩都回屋。”

“不,房子里闷,我想透透气。”

想了想,边学道说:“你坐我这儿,这块椅子已经被我焐热了。”

“好吧!”

两人换完位置,董雪把嘴凑到边学道耳边,轻声说:“哎呀,我好担心。”

边学道问:“担心什么?”

“你坐的那块椅子那么凉,会不会把蛋蛋冰坏了?”

“……”边学道一脑门儿黑线。

见边学道不答,董雪接着一本正经地说:“说真的,我已经好奇很久了,你们男人的蛋蛋为什么这么随意地挂在外面?”

“……”

嘴上不说,边学道在心里无声抗议:随意?怎么就随意了?我们生出来就是这样子,赖我们吗?

一只手伸进边学道的毛毯里,向下,董雪笑嘻嘻地说:“你说,挂在这儿,坐凳子不方便,骑自行车别扭,打架时还容易被人猴子偷桃,既不科学也不安全……你看,稍稍一碰还立正,太浪费身体能量了……不科学,真不科学!”

隔着毛毯,边学道按住董雪的手,说:“你再这样我袭-胸啦!”

董雪一脸无所谓地说:“想摸就摸,找什么理由……我们的XX虽然也累赘,但起码美观,让人爱不释手,再看你们这……真想不通你们男人祖先进化时是怎么想的?”

把手伸进董雪的毛毯里,几秒钟后,边学道惬意地说:“你都想到进化了,为什么想不到男人这样的身体构造是你们女人造成的?”

“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肯定有关系啊!”边学道笃定地说:“促成进化的因素不外有三——为了生存、为了繁衍和环境改变。按你刚才说的,蛋蛋挂在外面,既不科学也不安全,这样的话,那就肯定不是为了生存和适应环境才形成的身体构造,所以只剩下一个可能——为了繁衍。”

“找到这个源头,那就好分析了……我觉得吧,八成是你们女人的祖先曾经有一段时期特别喜欢看蛋蛋,甚至根据男性蛋蛋的大小择偶……基因延续是生命首要任务,所以就逼着男人朝这方面进化……嗯,肯定是这么回事!唉,你说我要不要写篇论文发出去,没准能获奖呢!”

边学道说完,董雪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好半天,憋出两个字:“流氓!”

边学道纠正说:“前面应该加上‘有文化的’。”

董雪看着边学道问:“文化在哪呢?”

边学道手上活动几下,朗声说:“拥雪成峰,挼香作露,徐隆渐起,频拴红袜,似有仍无。菽发难描,鸡头莫比,秋水为神白玉肤。还知否?问此中滋味,可以醍醐……”

董雪终于听明白边学道说的是什么了,她咬着嘴唇捶了边学道一拳:“说这么大声,都被人听去了。”

边学道站起身,一把将董雪拦腰抱起,笑着说道:“还剩半首,咱俩回房间再仔细参详。”

……

……

下一篇:第1292章 青山见我应如是 上一篇:第1290章 石墨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