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交完数学卷,边学道的高考悬念十足。

数学崩盘,边学道彻底告别“一本”,不过有另外几科支撑,过二本分数线还是没问题的,当然,全是理论上的。

成年人的心理之所以强大,就在于会掩饰,沉得住气。

尽管数学考砸了,边学道没在脸上表露出一丝一毫的颓丧。

事实上,高考对于“现在”的边学道来说更像是锦上添花的形象工程,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意义,所以他心里的挫败感远低于身边其他同学。

边家。

父母看到边学道一脸轻松地走进家门,心情也跟着好了许多。

吃完饭,边学道在家附近走了一会儿,然后按照自己标注的重点符号,将文科综合三门课本翻了一遍,晚上10点不到就上床睡觉了。

7月8日上午考文科综合,下午考英语。

文科综合边学道考的很不错。

到了下午的英语,他发现高估了自己的英语水平。不过好在他美剧和原声电影看得多,英文歌听得多,英语语感还是不错的。

听力、单选、完形填空、阅读理解,一路做下来,居然没用太多时间。

作文他早有准备,提前找了一篇差不多的范文,已经背得滚瓜烂熟。

离交卷还有30多分钟的时候,边学道看见董雪把卷子扣在桌子上,站起来跟监考老师示意她要交卷。

董雪是全考场第一个交卷的。

边学道疑惑地看着董雪的背影,发现她两腿有点软,果然,刚走了几步,董雪一下瘫倒在地上。

站在教室后面的监考老师大声喝止想要站起来看情况的考生,前面的监考老师把董雪扶起来放在自己的椅子上,出门去找流动监考。

边学道检查了一下答题卡,收拾东西,把卷子扣在桌子上,跟监考示意自己也交卷,然后他走到董雪跟前,看着脸白得像纸一样的董雪低声问:“能走么?”

董雪见是边学道,轻轻点了一下头。

边学道拦腰抱起董雪,大步走出教室。

监考老师正领着一个流动监考往这边跑,看见边学道抱着董雪,大声问他是干什么的?

边学道抱着董雪焦急地说:“我是她同学,我交卷了,考场的医疗点在哪?”

流动监考领着边学道去医疗点,监考回了教室。

到医疗点后,董雪已经疼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医生问了董雪几个问题,让校方联系守在外面的120救护车。

边学道一分钟也不想等,问出120救护车待命的位置,抱着董雪冲了出去。

守在校门外的家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看见一个男生抱着一个女生向侧门的救护车跑去。

边学道边跑边问董雪:“你家电话多少号,告诉我,我通知你家里。”

把董雪放进救护车,边学道又飞快跑到四中的小超市,拨通了董雪家电话。

“喂,你好,是董雪家么?阿姨你好,我是董雪的同班同学,我叫边学道。董雪有点不舒服,刚把她送到四中考点的救护车上……啊不不,没什么大事,可能没睡好或者太紧张了,对对,您现在过来一下吧。什么?董叔叔在门口等着呢?董叔叔穿什么样的衣服?……好,您别着急,我现在去门口找董叔叔。”

放下电话,跑到四中门口,边学道一下就晕了。

从校门口到对面街上,全是等孩子的家长。

电话里董雪妈妈说董雪爸爸穿着深蓝色西裤白色半袖,这一身也太大众了。

边学道刚想扯嗓子喊几声“谁是董雪爸爸”,就看见“禁止喧哗”的大牌子前站着两个一脸严肃的学校保安,其中一个保安正双眼炯炯地盯着他。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白T恤,边学道心想只能出此下策了。

跑回超市,买了个黑色标记笔,边学道脱下T恤,在上面写“董雪爸爸”四个大字,然后光着膀子跑到校门口,两手把T恤高高举起。

边学道本来就很高,又是站在道牙子上,所以只要董雪爸爸在附近,就一定能看见。

果然,不到一分钟,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看着边学道没说话。

边学道放下衣服问:“您是第一高中董雪的爸爸?”

男人说:“是。”

边学道问:“是三年四班的董雪?”

男人一愣,说:“三年七班。”

好吧,这就对了,不是假冒的。

边学道说:“我是董雪同班同学,叔叔跟我来,董雪不太舒服,正在里面休息。”

跟守门的保安说了情况,边学道把董雪爸爸领到了救护车旁。

从刚才医生问董雪的几句话里,边学道大致猜到董雪可能是痛经,董雪爸爸既然已经到了,他不方便留下来。

高考结束了。

边学道穿着写着“董雪爸爸”四字的T恤,施施然骑着车穿街过巷,像极了搞行为艺术的文艺青年,一路拉风无比。

……

……

7月10日,晴。

所有考生都按照考前学校的通知,回学校估分,准备报志愿。

教室里。

黑板被大致分为四个区域,班主任把写着标准答案的纸交给班长,让班长把答案抄写到黑板上。

教室里只有粉笔与黑板的摩擦声,没有一个学生说话。

想办法把自己答案带出来的学生小心翼翼地对照结果,没带答案出来的要么抓耳挠腮使劲回想,要么一脸漠然。

班长抄完后,把答案纸交给班主任。

班主任把黑板上的答案与手里的答案对了一遍,告诉大家一会儿发报考志愿表,15号上午来填表。

班主任离开后,教室里“哄”的一下开锅了。

“怎么样,怎么样,你多少分?”

“我靠,数学12个选择才对了6个……”

“完了,综合一个大题答偏了……”

“听力这答案对么?我听的很清楚啊,怎么错了?”

别的科目边学道不怎么关心,一直盯着黑板上的数学答案。

BCAADACABCDD……

对完答案,边学道的眼睛一下就直了。

不可置信地又核对了一遍答案,对完,边学道兴奋得脸都红了,仿佛买中了彩票头奖一样。

全对!

居然全对!!

12道选择题,居然全蒙对了!!!

全蒙对了!!!!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全世界的高考加一块,出现这种奇迹的概率有多少?

一脸懵逼的边学道继续对填空题答案……

15……

……

1……

2n(n-1)……

又对了!

居然连填空题都蒙对了一道!!

卧槽,我不是在做梦吧?

我真不是在梦中?

……

估分结果出来了——

选择题,全对,60分。

填空题,对1个,4分。

数学64分。

四科全部对照完标准答案,边学道估分517!

拿不准的一些题已经扣除了,估出来的总分还是高出边学道知道的一本分数线6分。

这个结果边学道很满意,非常满意,简直是如有神助!

如果这是他上次高考的成绩,他一定会高兴得跳起来,但现在他不会了。

高考在边学道心里,更多是为了给期待自己成才的父母一个交代,现在,他准备静下心来好好思考自己未来的路要怎么走。

高考就是这样,几家欢乐几家愁。

因为是“3+X”第一年,大家都没经验,考砸的学生不少。

董雪一直没来学校,一个跟董雪家住得近的女生帮董雪把答案抄了回去。

周航估分625,边学道狠狠地祝贺了他一番。

应该祝贺!

数学考场上的事纯属意外,非周航所愿,也非周航能左右,而且当时周航已经开始给边学道传答案了,是外力让他没法履行承诺。

回到家,把估分的情况跟爸妈说了,边爸边妈高兴得不得了。

边妈特意出去买了菜,边爸破天荒地让边学道陪他喝酒,这晚,他和老爸一人喝了三瓶啤酒。

晚上23点,夜深如水。

躺在床上思来想去,边学道决定第一志愿报东森大学的国际贸易系,也就是徐尚秀的专业。

他的想法很简单,既然重来一次能上一本,就不能仅仅满足于跟徐尚秀在一个学校了,还要更近一点,不如就在一个专业。近水楼台,一起上课下课,更容易接触,能更早打开局面。

至于说有了这个分数,换一个更好一点的学校,或者换一个更好一点的专业,边学道直接略过了。

多年工作经验告诉他,对大多数人来说,文科专业等于没专业,怎么选都是一个味儿。对就业能产生影响的,是985和211两个牌子,东森大学不是985,但是211,对已经有了粗线条人生规划的边学道来说,211足够了。

而且,边学道最熟悉的就是松江市。

这座城市未来十几年的人事变动,城市拓展布局,商圈开发分布,地铁路线规划,他都一清二楚。要想充分利用十几年的先知先觉淘金赚钱,松江是首选。跑外地上学,再回松江创业,想想都麻烦。

就算未来有一天在松江住腻了,完全可以赚够了钱换城市。

世界尽管很大,但只要有钱,哪里都能去。

所以,没必要换城市,也没必要换学校,就选东森大学的国贸系。

下一篇:第14章 边学道的路 上一篇:第12章 数学过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