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边学道笑呵呵地说:“愿闻其详。”

祝德贞抱着双臂说:“首先,硅谷是科技公司聚集地和全球创业圣地,每年都有大量各国精英涌到这里开公司,而无论是创业孵化,还是办公扩张,都需要空间和场地……”

说到这里,祝德贞停顿了一下,似笑非笑地说:“像你的Kki科技,把分公司开到了山景城,你肯定不知道Kki科技办公地原本是做什么的吧?”

呃……

边学道被问住了,他还真不知道Kki科技租的办公地之前是做什么的。

看着边学道的眼睛,祝德贞笑着说:“是一家越南餐馆。”

边学道:“……”

祝德贞脸上透出一丝小得意,接着说道:“硅谷的企业,要么有钱,要么能轻松融到钱。租客不差钱,这里的房屋租金必然不低,再结合供需比,房租肯定会节节升高。跟可以一夜暴富的科技公司不同,零售和餐馆这种行业是有盈利范围和房租承受上限的,一旦房租涨过上限,餐馆经营者就无法坚持……这是其一。”

边学道:“……”

“其二……”祝德贞好整以暇地说:“还是房租和供需比。除了办公场地,人还需要居住休息的地方。山景城你也看到了,市区就这么大,可供出租的房屋就那么多。像Kki科技这样的科技公司员工大量涌入,供需比的变化必然导致房屋租金上涨。”

“那么问题就来了,科技公司的员工需要住的地方,零售店售货员和餐馆厨师同样需要住的地方,这三类人,谁对高房租更敏感呢?”

看着对面口如悬河的祝德贞,边学道脸上露出专注倾听的神情。

祝德贞接着说道:“一个显而易见的道理是,如果餐馆支付给员工的薪水不够员工在市区租房,或者将将够用来租房,那是招不来人的,所以,市区房屋租金上涨,人力薪酬水平就要跟着上涨。换句话说,硅谷餐馆的人力成本和经营总成本要高于其他地区。”

“话说回来,生意再火爆的餐馆,也不可能比科技公司还财大气粗。还是拿Kki科技来说,你这个分公司里的雇员,可能因为每月涨了两百刀房租而影响生活质量吗?或者说,每月给员工几百刀‘房租补助’,会让你这样的老板感到肉痛吗?”

边学道面带微笑,没有回答。

“所以,薪酬较量的结果,必然是科技公司胜,餐馆等其他行业被人力薪酬压垮,只能一个一个关门大吉。”说完,祝德贞拿起面前的水杯,一口喝了小半杯。

看着喝水的祝德贞,边学道诚恳地说:“你说的很有道理。”

放下水杯,祝德贞说:“我还没说完。”

边学道听了,笑着说:“你要是还能说出一条让我信服的理由,这顿改我请你。”

似乎是因为两人最近多次见面,关系熟了,祝德贞情绪化地微微撇了一下嘴:“我的见识就这么不值钱?”

边学道哈哈一笑,说:“那就除了这顿,再欠一顿。”

祝德贞听了,状似认真地沉吟了几秒,点头说:“成交!我的见识不便宜,你的时间也挺值钱,两顿饭,算等值了。”

边学道笑着说:“洗耳恭听。”

这时,服务员把食物一一送了上来,一时间香气萦鼻。

不知道是因为眼前色香味俱全的食物,还是因为自己用见识换来了等值的东西,相比刚进门时,祝德贞的心情似乎好了很多,只见她拿起刀叉,两眼亮晶晶地说道:“其三嘛……其实很简单。”

“经营成本逼得一些餐馆活不下去,关门倒闭,其连带结果是科技公司的员工想在市区里找一个吃饭的地方越来越难,放在国内,这叫配套设施不完善。”

“这种情形,会逼着科技公司自建成规模的内部食堂。而自建食堂,就得招厨师等后厨人员。怎么招?肯定是就近在市区里还营业的餐馆里面挖人。”

听到这儿,边学道插话问:“为什么一定要就近挖人?”

端起酒杯,祝德贞轻轻摇了摇。

因为主菜里有虾,吃虾不适合喝红葡萄酒,所以祝德贞点了一瓶TAMAYA-Sauvignon-Blanc(智利大玛雅缤纷白苏维翁白葡萄酒)。

小口抿了一口酒,回味两秒,祝德贞放下酒杯说:“这其实是一个怪圈——能在‘房租薪酬战’中坚持不倒的餐馆,肯定是生意极好的餐馆。餐馆生意极好,定然是厨师的厨艺和风味极受科技公司员工们喜欢。所以,对准备自建食堂的科技公司来说,与其去外地挖不知道能否被员工接受的厨师,不如挖近在眼前并且已经验证过厨艺的厨师。财大气粗的科技公司挖人,米其林餐厅的老板都不一定扛得住,就别说硅谷这些小餐馆了。”

“接下来……就算餐馆招来新厨师继续经营,其营业额必然遭受各家科技公司内部食堂的冲击。因为公司里有食堂的话,就很少会有人愿意开车出来吃饭。来吃饭的人少了,营业额下降,餐馆老板难以支撑员工的高薪酬,慢慢只有关店一个结果。所以,这里的大多数餐馆都是殊途同归,区别只是早或晚。因此,在硅谷开餐厅,不是一个好生意。”

祝德贞说完了。

静了几秒,边学道端起酒杯冲祝德贞示意:“佩服!我欠你一顿饭。”

祝德贞笑了笑说:“我记下了。”

两人闷头吃了一会儿,祝德贞忽然问:“你知道上午坐在你旁边的人是谁吗?”

边学道摇头:“我俩没交流,只点了一下头。”

祝德贞拿着刀叉说:“那个老头是Narumi-鸣海制陶的前代掌门人。”

“Narumi?”边学道问:“日ben人?”

祝德贞点头:“这个品牌在日ben鼎鼎有名,在全世界范围内也是顶尖骨瓷品牌之一。”

边学道问:“他也投资特斯拉?”

祝德贞继续点头。

边学道笑着说:“做瓷器的投资汽车,这跨界跨的真有点大。”

放下刀叉,祝德贞换上严肃的表情说:“我爷爷在世时教育我们,永远都不要小看日ben人的战略视野、耐心和野心。”

见边学道被自己忽然变换的态度弄得一愣,祝德贞面露歉意,说道:“Sorry,刚才想起我爷爷说过的一些话,心里有点感慨。”

边学道从容地说:“没关系。”

拿起酒杯喝了一大口,祝德贞悠悠地说:“我爷爷生前喜欢瓷器……”

边学道闻言点点头,因为他想起了第一次见祝海山时那个装细沙的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图罐。

现在想想,祝海山晚年把元青花鬼谷子下山图罐带在身边,估计跟鬼谷子这个历史人物身上浓郁的神秘色彩有关。

像祝海山和边学道这种“异数”,很难笃信唯物主义,因为唯物主义解释不了他们这种超常的存在。

对面的祝德贞继续说道:“他曾经想建一个制陶工厂,筹备了两年多,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不了了之。后来我爷爷不止一次在家里感慨,一个以瓷器为国名的国家,制瓷工艺竟然落后到被欧洲和日ben挤出高端行列,只能出口一些廉价的陶瓷餐具和地面瓷砖。”

边学道对陶瓷行业很陌生,他放下刀叉问:“工艺水平差距很大?”

祝德贞点头说:“我看过相关调研报告,横向对比,整个中国陶瓷行业与全球顶级陶瓷生产商之间至少存在30年的差距。最近几年,国内陶瓷厂商努力追赶,可直到现在,国内只有少部分厂家能小规模产出和国际陶瓷品牌相同水平的产品。”

听完,边学道盯着桌子上的陶瓷餐具,疑惑地说:“这些都不是中国产的?”

祝德贞顺着边学道的目光看了几眼,说:“这家餐馆用的餐具主要是英国瓷,你手边那个茶杯是日ben则武骨瓷。”

边学道抬头看着祝德贞说:“这你都能看出来?”

祝德贞挽了一下耳旁的头发,说:“上流交际场合,特别是一些私人宴会和茶会,所用的餐具、茶具、酒具、咖啡具是很有讲究的。同样喝茶,喝红茶要用英国瓷,喝绿茶要用日ben瓷,这个不能弄乱。”

祝德贞说完,边学道心里小小地自卑了一下,然后问道:“国内那么深厚的制瓷历史,为什么反而落后了?”

祝德贞切了一块披萨,说:“输给欧洲厂商,是输在设计创意和空间美感上。输给日ben厂商,是输在细节处理和工匠之心上。”

工匠之心!

简单的四个字,却像一柄重锤砸在边学道心上。

工匠……匠人……匠心……工匠精神!!

用披萨刀帮边学道也切了一块披萨,祝德贞意味深长地说:“同样做事,有人讲究,有人将就,有人糊弄人,最终肯定是讲究的人走得更远。”

……

……

下一篇:第1299章 工匠精神 上一篇:第1297章 换位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