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旧金山,夜深人静,明月高悬。

渔人码头旁的顶层公寓主卧室里只亮着一盏水晶壁灯,柔黄的灯光把房间映得十分温馨,置身其中很容易让人困意十足。

然而靠在床头上想事情的边学道却一点困意都没有。

单娆也没有睡,她枕着边学道一只胳膊,倾听边学道的心跳,跟他同步呼吸。

良久,单娆轻声问边学道:“你在想什么?”

“公司里的事。”

“Kki?”

“嗯。”

“不是已经有人打理了?”单娆调整了一下躺姿,搂着边学道的腰说。

伸手轻抚单娆的头发,边学道说:“有些事开头难,有些事结尾难……这次Kki进入美国,是开头难,而后中间难,最后结尾难。”

单娆问:“这么夸张?”

边学道微微点头:“用户隐私信息安全是悬在Kki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美国人随时可以拿它一剑封喉,有道和Kki根本没法反抗。”

单娆微微抬起头说:“你们不是已经做了很多工作吗?”

“是做了很多准备工作。”边学道看着床对面墙上的挂画说:“从一开始,Kki就开发了外语版本,注册新公司,将一个有道IDC数据中心分了出去,接受信息监管。人力资源方面也提前准备,Kki上线前一个月,确定了美籍管理团队,相关专利申请基本完成。”

单娆喃喃地说:“这还不够?”

边学道苦笑摇头:“除了官方那个大流氓,美国还有不少专利流氓公司……”

单娆接话说道:“Patent-Troll!”

边学道点头。

单娆不解地说:“我听章总说在Kki之前没有同类软件。”

边学道侧身,用手指刮了单娆鼻子一下,笑着说:“你可是在中央部门工作过的精英,居然不知道专利是专利,产品是产品?”

单娆被边学道说得不好意思,扭头撒娇。

边学道接着说道:“那些流氓都是蛮不讲理的,只要其他公司的产品和他们持有的专利有一点点关系,它们就开告,像鬣狗一样追着咬,不撕下几块肉不罢休。而且在美国打这种官司成本很高,正式开庭前,被告方准备辩护就得拿出100万美元,而整个诉讼过程被告方差不多需要花费250万美元。”

“这么多钱!”单娆蹙着眉头问:“没有避免的办法吗?”

边学道叹气说:“没有完全独立的技术,因为科学是体系性的。而且每个专利的宽度和适用范围是难以准确界定的,所以是否构成专利侵权完全看裁判者主观认知是什么样的,或者说看裁判者的心情。你想想,一个美国专利流氓,告一款外国人开发的产品,法官会偏袒谁?”

单娆听完,握着粉拳说:“那咱们也想办法告他们。”

边学道听乐了:“专利流氓自己不生产任何产品,也不搞研发,怎么告他们?根本没有突破口!”

单娆坐起身,转了转眼珠,咬牙说:“东墙损失西墙补,干脆老娘我不在提莫拿娱乐混日子了,出来成立一个非专利实施主体,花点钱从缺钱的个人和小公司手里买一些专利,再雇几个律师,然后出门当专利流氓去。美国人从老娘兜里掏出去多少钱,老娘就从美国人兜里掏回来双倍,不,最少三倍!”

说完,见边学道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单娆眨着眼睛问:“你觉得我的主意不好?”

一把将单娆搂在怀里,边学道笑着说:“你的主意不错,事实上很多大公司在实体业务萎缩后,都有蜕变成专利流氓的倾向。可是我不想让你做这行,战斗是男人的天职,女人的手是用来拿花,不是用来拿刀枪的……今后不论被哪个流氓盯上,我都不会选择庭外和解,而是按照法律程序走,官司能打多久就打多久,跟他们怼到底,告诉他们我不是好惹的。”

被边学道霸气的情话说得情动,单娆挺直身体,把嘴凑到边学道耳旁,魅惑地说:“不说扫兴的事了……我也想……怼到底。”

海浪隐隐,月光幽幽。

山川与湖海,昼夜与喜悲,此心不改,耿耿相随。

……

……

3月7日上午11时,罗切斯特市上空覆盖着很厚的云层,眼看着在酝酿一场大雨。

坐在飞机里的边学道远远看见上白下暗的云层,拿起卫星电话打给此刻人就在罗切斯特的洪诚夫。

“飞机大概10分钟后抵达,咱们直接去邓教授家,午餐推后。”

“好,我已经在机场了,这就跟邓教授那边沟通。”

15分钟后。

湾流G550顺利着陆,大雨和奔雷紧随而至。

走下飞机,边学道一行人坐进黑色防弹凯雷德里,驶出机场,直奔邓教授居住的公寓。

大雨被隔绝在车外,但天空中的闪电雷鸣却看得听得十分真切。

车里,洪诚夫庆幸地说:“幸亏到了,这天气,要是再晚10分钟,估计就没法降落了。”

掏出手绢擦了擦头发上的水滴,边学道问洪诚夫:“关于OLED的资料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拿起腿旁的公文包,打开,从里面拿出厚厚一叠资料,洪诚夫说:“多方渠道获得的信息显示,三兴当宝贝捂在手里的魔丽屏Super-Amoled-Plus并不是当前世界上最好的OLED面板。业内的共识是,现阶段最好的OLED面板是SONY的Super-Top-Emission-OLED和2007年推出XEL-1。”

把手里的资料递到边学道手里,洪诚夫继续说道:“从技术水平和结构复杂度来看,SONY明显要高于三兴。当然二者也都有各自的缺点,SONY的屏价格太贵,三兴的屏因为像素排列配比失衡导致屏幕使用寿命非常短,屏幕老化后可能会发生烧屏现象。”

见边学道开始翻看手里的资料,洪诚夫在一旁补充说:“另外,你在电话里说的那种显示器材实际上已经有人在研究了,学名叫柔性有机发光设备,也就是相关论文里的FOLED。目前我知道的,斯坦福大学里有一个很强的FOLED实验室,硅谷有四五个创业公司在搞FOLED。当然,肯定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团队在做这方面研究。如果真下决心进入OLED领域,前期可以收购几个小公司,先把基础性技术班底组建出来,再注资攻关。”

洪诚夫说话的时候,车前方约一公里处一道闪电从天而降,垂直落在地面上,溅出丝丝火花。

开车的司机被前方的景象吓了一跳,紧急降速,抬头观察天空。

边学道同样被眼前的落雷吓了一跳,要知道刚才那道闪电若是击在凯雷德上,这一车人都得外焦里嫩,抬去医院。

风吹雨,光落尘。

脑海里不停回想刚才天雷落地那一幕,边学道莫名想到了OLED和石墨烯。

OLED是光!

石墨烯是尘!

OLED是高画质、高对比、柔性超薄、低能耗的极品显示。

石墨烯是硬度优良、柔性触控、导电优秀、超级透明的顶级触控。

那么……

如果将二者结合,开发出一款显示领域的巅峰产品,有道集团也许就可以登上显示产业的王座。

……

……

(看在如此文艺的怼到底的份上,有月票的赏老庚几张,谢谢大家。)

下一篇:第1302章 进军手机市场 上一篇:第1300章 扔个葫芦娃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