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3月下旬的伦敦日间气温在15度左右,空气微微有点干燥。

希思罗国际机场。

杨恩乔早早就带人守在了等候区,等着迎接边家二老。

身为有道集团“元老级”员工兼校友师兄,杨恩乔去边家拜过年,认识边爸边妈,所以前来接机的活儿当仁不让地落在了他的头上。

接机前一天,接到边总亲自打来的电话后,杨恩乔失眠了半宿。

失眠是因为高兴,或者说是看到了“希望”。

世间没有圣人,是人就会本能地为自己考虑,杨恩乔同样不能不为自己考虑。

他考虑的事情很简单——自己被派来照顾沈馥,无论自己想不想,都将被外界划为沈馥母子一派,甚至边总可能也是这样打算的,就像董雪一派有洪诚夫,单娆在美国跟温从谦共事,怎么看,都像是一种平衡手段。

可说是搞平衡,却明显透着不平衡。

钦定的“正宫”徐尚秀就不说了,边家二老常住法国酒庄,跟董雪关系融洽得像亲生女儿似的,这么一比,沈馥娘俩就成了“第三梯队”。

沈馥性情淡泊,加上格莱美光环在身,所以她可能根本不在乎自己是第几梯队。

沈馥肚子里那个边家“大公主”大概同样不会在乎。

人家还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就用自己的名字命名了价值3300万美元的“戴比尔斯千禧瑰宝4号”。除了珠宝,人家老爸还在“海德公园一号”置办了价值6800万英镑的顶层复式公寓。2008年的6800万英镑,过个10年,升值速度再保守也能涨过1亿英镑。

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大公主”除非是少见的事业型女强人,不然实在没必要跟“正宫”嫡系硬争,毕竟她老子是白手起家超级强悍的富一代,做事手段近似于“开国君王”,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主儿。

然而沈馥母女不在乎,有人在乎。

因为派系之间天然的排斥性,未来杨恩乔极有可能会因“第三梯队”而倒霉。

尽管边学道春秋鼎盛年富力强,杨恩乔特别担心的局面出现的几率很低,可长远看毕竟是个隐患。

要知道除非发生什么意外,不然杨恩乔是打算在有道集团干到退休的,所以他更加不能忍受自己变成“第三梯队”。

然而不能忍也得忍!

杨恩乔不能自己选择“投奔”谁,也不能左右边学道、沈馥和边家二老的想法,他唯一能做的是兢兢业业地干好边学道交给他的工作。

现在,“转机”终于来了。

边家二老来英国看望沈馥,意味着沈馥和沈馥肚子里的孩子被边家长辈认可,这一点意义非凡。

换言之,边家二老来这一趟,小女孩出生后既可以姓沈也可以姓边,沈馥母女妥妥的“第二梯队”,与之对应的,杨恩乔和艾真也跟着“水涨船高”。

……

天空中。

白色的湾流G450优雅地飞抵机场空域。

机舱里,边妈收回看向舷窗外的目光,幽幽一叹道:“他爸,想好怎么说了吗?”

面对老伴,边爸苦笑了一下:“我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看着丈夫,边妈佯装生气道:“不知道说什么,你还在儿子那儿自作主张说过来看一眼。”

“嘿”了一声,边爸说:“人家一个名人,扛着外界非议怀咱家的孩子,咱俩能装不知道吗?而且这个沈馥……我不知道你什么感觉,反正我2004年第一次见到她时,尽管面上看不出什么,可就是感觉她和学道有事。”

“你以为只有你看出来了?”

边妈一边折叠盖在身上的毛毯,一边说:“都年轻过,还能不知道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有多危险?再说了,那个沈馥一看就知道是个清高气傲的女人,她能跟学道处的那么热络,肯定有原因。”

闻言,边爸看着妻子说:“你也看出来了?当时怎么不说?”

“说?”把毛毯放在旁边,边妈问:“说什么?你儿子从小就是个有主意的,自打上了大学像是换了个人,成熟稳重就不说了,看人的眼神总有种说不出来的奇怪感觉,赚钱的本事更是厉害得吓人……我说他,他会听吗?本身就不怎么恋家,把他说烦了,一年不回家一趟,咱俩怎么办?再者说了,咱儿子粘上毛比猴都精,我不信他会冒失做出没分寸的事。”

粘上毛比猴都精……

边爸听得哭笑不得:“哪有这么说自己儿子的?”

“我就是打个比方。”

“比方也没这么比方的。”

“得了!”看了一眼舷窗,边妈说:“有精神头在这儿跟我犟,你不如想想一会儿见到沈家母女说什么。”

靠在沙发背上,边爸说:“我想不出来,只负责溜缝。”

瞪了丈夫一眼,边妈说:“今天我必须得跟你说清楚,这次我陪你来了,下次你不许再先斩后奏揽这种事,你要想清楚咱俩出面的影响。”

边爸听了,笑呵呵地说:“知道了,知道了,下次一定先奏后斩。”

“越老越没正形。”边妈笑骂一句,接着,她话锋一转说:“有些话我这个当妈的不好说,你找机会跟学道说说,得收收心了,他要是继续金屋藏娇下去,咱俩再怎么帮他安抚灭火,也早晚有家宅不宁的一天。”

“行,我知道了。”边爸点头沉声说。

半分钟后,空姐微笑着走过来提醒边爸边妈飞机很快就要着陆了。

看着空姐窈窕的背影,再环视一圈奢华的机舱,边妈忽然问边爸:“你有没有种如在梦中的感觉?”

……

……

美国,加州,旧金山市。

单娆和苏以细致周全地招待了童超夏宁两家六口人。之所以不是“热情”,因为夏宁重病在身,四个长辈根本笑不出来,接待一方自然以礼貌周到为主,热情就免了。

来美国是夏宁的主意。

在圣托里尼岛(Santorini)住了一段时间,夏宁忽然提出想来美国。

童超自然千随百顺,言无不依。

此时童超已经把什么都放下了,只要夏宁想要,他豁出去脸皮也要想办法帮夏宁实现。

所以夏宁说完,童超立刻打电话联系杨浩,然后辗转联系上人在美国的苏以和单娆。

在旧金山待了三天,夏宁的精神状态时好时坏。

直到3月26号这天,早上醒来的夏宁精神健旺,气色好得跟加州的天气有一拼。

吃过早餐,夏宁央求童超开车载着她沿加州一号公路行驶看风景。

在场所有人都反对这个提议,只有童超赞同。

因为两人相恋时,爱拍照、爱旅游、爱看风景的夏宁不止一次跟童超说过,她的新婚蜜月一定有一个环节,那就是像电影里演的那样,开着敞篷车在海岸边的公路上,在阳光下海风中听着音乐飞驰。

在海NAN几年,有海,有公路,可惜,童超没车,因此童超欠夏宁一趟海岸公路自驾游。

趁眼前人还在,童超决定实现夏宁的愿望,不让夏宁揣着未了的心愿离开。

见两人意见统一,单娆很快就给童超找来一辆银色奔驰敞篷跑车和一张加州公路地图,同时叮嘱童超不要开太远。

然后……

走马观花,童超一口气把车开到了蒙特雷(Monterey)。

近三个小时的路途,坐在副驾驶位的夏宁全程状态良好,一路上一边看地图一边帮童超指路,顺带着还拍了不少照片。

到蒙特雷后,童超原打算就此回返。

结果夏宁盯着地图看了一会儿,说再往前开一段,她想看看大瑟尔的Bixby-Bridge(比克斯比大桥)。

拿过地图看了一眼,觉得距离蒙特雷不太远,估计也就半小时的车程,于是童超答应了。

出发前他跟夏宁约定,到比克斯比大桥看一眼就回返,理由是出来太久,旧金山的家人和朋友会担心。

夏宁笑盈盈地答应了。

25分钟后,大桥遥遥在望。

恰在此时,车载广播里开始播放Pet-Shop-Boys版本的《Go-West》。

很应景的一首歌!

前奏响起,海浪声、海鸥的鸣叫声与车外的环境融为一体,难分彼此。

“(Together)We-will-go-our-way,

(一起)我们将会走自己的路,

(Together)We-will-leave-someday,

(一起)我们终将有一天要离开,

……

(Together)We-will-fly-so-high……

(一起)我们将展翅高飞……”

听了几句,夏宁忽然说:“这真是一首很坏的歌。”

童超看着弯道路面问:“为什么?”

“它让人觉得人生很美好,充满希望,提醒失落的人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在爱着她。”说这句话时,夏宁的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由红转白,很快,连嘴唇都失去血色变得苍白起来。

专注开车的童超没有注意到身旁夏宁的异样,他看着前方的比克斯比大桥赞叹道:“好雄伟!”

顺着童超的视线看过去,夏宁附和说:“是啊,好雄伟!”

童超终于听出了夏宁声音里的虚弱,他扭头看向夏宁,然后大惊失色地问:“你怎么了?不舒服?你忍忍,我叫救护车。”

看着手忙脚乱靠边停车找电话的童超,夏宁眼中充满眷恋和不舍,此时她双眼的神彩快速消散,但其中的爱意一丝一毫都没有消减。

“我要走了。”

“不要!”

知道将要发生什么的童超流泪喊道:“不要!你走了,我就什么都没有了。”

“忘了我,找个好女人结婚生子好好过日子。”

“不要,我忘不掉你。”

“那就每天忘一点……”

说完“点”字,夏宁缓缓闭上了眼睛。

“不要……夏宁……不要……你不要丢下我……咱俩说好的,到这儿看一眼就回家……夏宁!”解开安全带的童超像疯了一样探身过去给夏宁做人工呼吸。

广播里的音乐还在继续——

“(Together)We-will-love-the-beach,

(一起)我们将会爱SH滨,

(Together)We-will-learn-and-teach,

(一起)我们将会互相学习,

(Together)Change-our-pace-of-life,

(一起)调整我们生活的脚步,

(Together)We-will-work-and-strive,

(一起)我们共同奋斗,

(I-love-you)I-know-you-love-me,

(我爱你)我知道你爱我,

(I-want-you)How-could-I-disagree?

(我需要你)难道我能否认吗?

(So-that's-why)I-make-no-protest,

(这就是为什么)我没有反对,

(When-you-say)You-will-do-the-rest,

(当你说)你想要离开,

(Go-West)Life-is-peaceful-there……

(向西)那里安详宁静……”

五分钟后。

满脸泪痕的童超启动车子,嘴里喃喃地说:“看完这座桥,我带你回家。”

比克斯比大桥近在咫尺,海风温柔地吹动夏宁的头发,她却再也不会睁开眼睛。

浮生如梦,终有一别。

下一篇:第1326章 此爱乘风去 上一篇:第1324章 人生只不过一场厮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