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葬礼结束了。

也许是已经悲伤到了尽头,也许是入乡随俗不想让殡葬公司的美国工作人员侧目,也许是怕自己捶胸顿足、嚎啕大哭会让女儿这帮同学朋友难堪,夏宁父母全程默默流泪,极力控制情绪,让人看了心疼。

另一个让人“意外”的人是童超。

葬礼全程童超都没怎么说话,也没怎么流泪,他只是极认真、极用心地参与每个环节,以逝者丈夫的身份。

然而撑了一整天,终于还是泪如雨下。

在葬礼的最后一个环节,往墓前摆花时,童超的情绪瞬间崩塌,只见他双唇抖动,手中的一捧白色唐菖蒲花似有千斤重,压得他步履维艰。

站在墓碑前,看着上面刻的夏宁的名字和生卒年月,童超潸然泪下。

躬身放下花,伸手想触摸墓碑上夏宁的名字,指尖距离墓碑还有不到一厘米的时候停住了,缓缓缩回手,童超小声嗫嚅道:“我会常来看你。”

两分钟后,童超走到人群左侧,冲一身黑衣的祝德贞鞠了一躬,沉声说:“谢谢。”

接着,他又冲站在祝德贞旁边的景阳鞠了一躬:“谢谢。”

在场有些人了解内情,知道童超是在谢两人在HN的援手之恩。

夏宁虽逝,但恩义未忘!

跟每个人都说了一声“谢谢”,最后童超站在边学道面前:“老边,谢谢。”

边学道听了,张开双臂抱着童超说:“节哀!”

像孩子一样抱着边学道,童超痛哭着说:“都怪我,没有照顾好她。”

……

……

回程途中,边学道沉默不语。

坐在旁边的单娆看见边学道西服上被童超眼泪弄湿的地方,掏出手绢说:“我帮你擦擦。”

“不用,回去洗一洗就好了。”

坚持在边学道西服上擦了擦,单娆忽然眼眶泛红,含泪欲滴。

边学道见了,抓住单娆的手问:“你怎么了?”

轻轻靠在边学道肩上,单娆悠悠地说:“在想夏宁,既觉得她不幸,又觉得她幸运。”

单娆说的模糊,边学道听得明白——“不幸”是说夏宁早逝,“幸运”是说夏宁遇上了一心一意爱她的童超。

不等边学道接话,单娆继续说道:“刚才童超说他没有照顾好夏宁,其实他真的不必自责。夏宁离开前,我看她看童超的眼神就知道她没有怪童超,也没有后悔遇见他,相反她很满足,甚至心怀感激。”

两手紧紧搂着边学道的腰,单娆轻声说:“我也不后悔遇见你,因为你是我生命里那个脚踩七色祥云的盖世英雄。”

边学道听了,用手扳着单娆肩膀,在单娆额头上轻轻吻了一口,说:“盖世英雄是只猴。”

“猴我也喜欢。”

“猴的前世只是个没有法力的普通人。”

“普通人我也喜欢。”

“真喜欢?”

擦了一把脸上的眼泪,单娆说:“要是给我两世的记忆,让我找到下一世的你,不论你有多普通,我都会把你勾到手,然后……”

边学道听得汗毛直立:“然后怎么样?”

“让你每天给我买菜、洗衣服、做饭,伺候我洗澡,然后上床侍寝。”

边学道听乐了,手落在单娆腰上,揉捏两下说:“你不觉得倒数第一项和倒数第二项可以合并吗?”

单娆红着脸说:“我又没说只要一次。”

……

……

一次也没吃着!

离开墓园,一行人乘车一起到一家餐厅吃饭,吃完饭回边学道的顶层公寓聊天,慰问夏宁父母。

回到公寓约半个小时,单娆找机会拉着边学道走到餐厅里,撅着嘴小声说:“大姨妈到了。”

边学道听了一愣。

按照春山习俗,女人经期是不宜参加葬礼的,于是他立刻问:“刚刚到的?”

单娆点头。

边学道松了一口气,说:“还好!”

“好?”

单娆瞪着边学道,看表情处于发飙的边缘。

确实要发飙!

女人什么都可以忍,但绝对不能忍在乎的男人当面说她没有性魅力,因为虽然男人和女人在一起不全是为了啪啪啪,可一旦一个女人在男人眼里失去性魅力,非携手白头岁月不饶人那种,那基本宣告恋情岌岌可危。

说句话糙理不糙的:男人连觉都不想跟你睡,还指望他爱你想你念你?

看见单娆的样子,瞬间意识到自己哪里说错话了,边学道马上补救说:“我说还好,是我家那里有个风俗,女人大姨妈期间不能参加葬礼,不然会走背运。”

单娆听了,表情松懈下来,撅着嘴说:“今天本来不是正日子,提前了4天,肚子疼……可能跟最近的情绪压力有关。”

扭头看了一眼客厅里的夏童两家人,边学道说:“这里有我,你上楼休息,我跟他们说你身体不适。”

顺着边学道的视线看过去,单娆小声说:“你看着点苏以,我看陈建那个未婚妻看苏以的眼神有点复杂,别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

边学道轻轻点头:“我知道了。”

客厅里。

因为夏宁母亲精神不振,所以坐了半个多小时,童超跟一帮同学告辞,开车拉着四个长辈回租住的地方。

已然成熟起来的童超知道,不能拿自己心里的悲伤程度衡量别人的悲伤,真那样做,是反人性的,也是愚蠢的。而他们五人不离开,同学们就都得表现出哀伤的表情,话题只能局限于夏宁和大学时的一些往事。

特别是善感的李薰,一提起跟夏宁在北戴河一起游玩时的场景李薰就掉眼泪,等说到李薰李裕结婚时童超和夏宁邮寄的照片,还有童超写的那封祝李裕李薰“百年好合白头到老”的信时,客厅里一片唏嘘叹息。

已经送完夏宁最后一程,童超不想大家继续掉眼泪,况且大家难得聚在一起一次,逼着大家一直压抑不好。

果然……

夏童两家人一走,公寓客厅里的气氛立刻轻松不少。

实话实说,当年上大学时童超和夏宁两人的玩法太自我,所以除了北戴河那次,大家对夏宁的记忆并不多,论打交道次数,比603寝女生少多了。

而在场所有人中,悲伤情绪最淡的,则要数苏娜。

淡也是正常的,苏娜根本没见过夏宁,何谈悲伤?

童超离开后,苏娜立刻坐到李薰旁边,挽着哽咽的李薰小声安慰。

苏娜亲近李薰在情理之中。

首先,单娆上楼休息了;其次,李薰是苏娜顶头上司的妻子;最后,苏娜总不能去拉着苏以说话。

苏娜心里十分清楚,若不是仗着已经入职有道集团监察部,眼前这个小圈子对自己的排斥力会比现在大得多。

结果,因为刚刚说到过李薰李裕结婚时的事,聊着聊着苏娜就跟李薰提起她和陈建“五一”的婚礼,问李薰新婚蜜月去的哪里,说她正在为蜜月行程犯愁。

苏娜说到这个话题,李薰下意识地朝苏以的方向看了一眼,见苏以正全神贯注地帮大家倒咖啡,李薰心里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窗外暮色降临时,众人起身告辞回酒店。

出门前,苏娜看着苏以问:“你不跟我们一起走吗?”

苏以从容地说:“我暂住在这里。”

苏娜听了,没敢看边学道的表情,拉着陈建朝电梯走去。

等电梯的时候,苏娜感觉自己的手被陈建握得生疼,她强忍着,没有出声。

也许是最近一周招待照顾夏童两家实在太累了,加上借车给童超引发自责内疚等压力性情绪,一直到楼下的人告辞离开,楼上的单娆都没有醒。

关上房门,边学道上楼看了一眼单娆,见单娆呼吸均匀睡的很沉,他轻手轻脚地退出卧室。

下楼,苏以正拿着垃圾袋收拾客厅。

边学道走过去说:“我收拾吧,你上楼休息,这几天都累够呛。”

直起身盯着边学道看了两眼,苏以把垃圾袋交到他手里说:“简单收拾一下就行,明天我彻底打扫。”

说完,苏以转身上楼。

五分钟后,把客厅整理完,边学道走进洗浴室冲澡。

这个也是春山习俗,参加完葬礼的人,当天一定要洗一个热水澡,意思一切不吉利的东西都被水冲走。

冲完澡,边学道从冰箱里拿出一罐啤酒,顺着楼梯走上楼顶露台。

看房时,这套公寓最打动边学道的地方就是露台,所以每次到旧金山,边学道都要上露台坐一坐,望一望,静思一会儿。

推开露台的门,他看见一个窈窕背影。

是苏以!

轻咳一声,苏以回头看过来,边学道视力好,看见苏以耳朵里塞着耳机。

拿下一只耳机,苏以看着边学道手里的啤酒问:“上来喝酒?”

边学道点点头,指着自己耳朵问:“在打电话还是听歌?”

苏以干脆地说:“听歌。”

“啪”地一下打开啤酒,边学道问:“什么歌?”

“《Somewhere-Only-We-Know》。”

“这歌我很喜欢。”边学道说。

看着边学道手里的啤酒,苏以说:“要不你请我喝酒,我请你听歌?”

边学道听了,笑着把手里的啤酒递向苏以:“正好,我还没喝呢!”

接过啤酒,苏以把一只耳机递给边学道,说:“童叟无欺。”

——“I'm-getting-old-and-I-need-something-to-rely-on,

(我变老了,需要一个依靠)

So-tell-me-when-you're-gonna-let-me-in,

(告诉我,什么时候你才能收留我呢?)

I'm-getting-tired-and-I-need-somewhere-to-begin,

(我日渐疲惫,需要重新开始)

I-came-across-a-fallen-tree,

(我路过一棵枯萎的树)

I-felt-the-branches-of-it-looking-at-me,

(我感觉它的枝叶在凝视着我)

Is-this-the-place-we-used-to-love?

(这是我们曾经爱过的那个地方吗?)

Is-this-the-place-that-I've-been-dreaming-of?

(这是我一直梦着的地方吗?)”

一遍唱完,耳机里紧接着传来前奏声,原来苏以在单曲循环。

正好前一遍边学道只听了半首,于是他没摘耳机。

听着歌,边学道问苏以:“你也经常上来?”

“嗯。”

“看风景?”

“想事情。”

耳机线长度有限,所以此时边学道能清晰闻到苏以身上的香气和啤酒的味道,眺望灯火辉煌的旧金山,边学道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想什么?”

喝了一口酒,苏以无声笑了笑,说:“想的都是不能发生的。”

“比如呢?”

“赤道能留住雪花吗?”

“还有吗?”

“能借你的肩膀靠一下吗?”

……

……

(PS:家里小宝宝出牙,闹得厉害,占用精力,加上最近剧情让我犹豫不决,所以码字速度很慢,想了又想,我还是决定坚持本心写这个故事,唯一请求是大家别轻易下结论。另,推荐一本朋友的书《混在漫威当剑仙》。)

下一篇:第1330章 等爱的狐狸 上一篇:第1328章 相期邈云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