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以后没人的时候,你可以叫我尤西乌斯。”

把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你愿意做我的狐狸,我愿意做你的白熊。

完美的对答!

灵光一闪的边学道,用《魔兽世界》呼应《小王子》,用白熊对应狐狸,既给了苏以对等的尊重,维护了这个清高女人的自尊,让她不必为自贬而暗暗哀伤,还给苏以一种你喜欢我我也一直默默“关注你”,我记得跟你相处时的点点滴滴的感觉。

道理显而易见。

如果不关注,谁会记得另外一个人玩什么游戏?谁会记得另外一个人在游戏里用什么职业,游戏的角色带什么宝宝乃至那个宝宝叫什么名字?

特别是边学道这种大忙人,他每天都要遥控处理公司里的N条汇报,每天要思考各种政经趋势性信息,还要处理公司内部人事、外部社交和家庭关系,边学道的脑容量再大,也不可能记得住他不关注的人的名字,更别说别人游戏里宝宝的名字。

说白了,边学道给了苏以自信和台阶。

果然……

像人们常说的:使沙漠显得神秘的,是它在某个地方藏着一口水井。让女人变得美丽的,是她的感情有寄托。

听到边学道说起“尤西乌斯”,苏以眼睛里瞬间充满春风吹醒万物般的盎然生机,下一秒,苏以美丽的脸庞上浮起一层奇妙光辉,让她整个人看上去明媚不可方物,美得动人心魄。

看着苏以,边学道在心里感叹:怎么会出现如此直观的变化?莫非是妖术?姓苏……狐狸……自己莫不是碰上苏妲己了吧?

任由边学道抓着自己的手,苏以看着边学道的眼睛问:“真的?”

边学道郑重点头。

沉默几秒,苏以问:“你叫尤西乌斯,我叫什么?”

把“妲己”两个字咽回肚子里,边学道试探性地问:“叫苏苏?”

“哪个SU?”

“你姓的苏。”

“……”

“不喜欢?”

“酉禾酥吧!”

“听你的。”

边学道说完,露台上再次陷入安静。

奇怪的安静!

边学道抓着苏以的手,他没松手,苏以也没抽走。

两人之间距离不远不近,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听不见对方的心跳。

一分钟后,两人依旧保持之前的姿势,边学道不松手,苏以不抽走。

以两只手为桥梁,一种奇妙的氛围油然而生,那感觉有点像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第一次牵手,两个人身体一米外的世界全都不存在,对方的手此刻就是宇宙中心。

这种感觉本来不该出现在边学道身上,可说不准是气场相合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它偏偏出现了。

又过了一两分钟,苏以轻声说:“能抱抱我吗?”

边学道没回答,手上用力,把苏以拉到身前,将她拥在怀中。

双臂环着边学道的腰,苏以长长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谢谢你。”

轻抚苏以的长发,边学道说:“不用谢,叫我尤西乌斯。”

搂着边学道的双臂越来越紧,苏以又说了一遍:“谢谢你。”

这次边学道没有再开口,因为他知道,即便努力自我催眠,苏以这样的人也不会被人三言两语轻易骗倒,比如他的“尤西乌斯”。

果然,怀里的苏以接着说道:“谢谢你给我台阶,谢谢你让我倚靠,谢谢你允许我思念你。”

几秒钟后,苏以继续说道:“我希望自己能有期待,因为相比我现在的生活,有人可等待都是一种幸福……可是我又特别挑剔……我一直在找一个能让我心甘情愿沉溺的人,一个让我死心塌地臣服此生不悔的人……如果我没报考东森大学,没跟你们寝室联谊,没遇见你,或者单娆没来美国,我想我会过另一种人生……”

苏以说话时,拥着苏以的边学道脑海里劈下一道闪电——苏以说的是对的!

苏以之所以如此消极,很大程度上因为她父母意外离世,让她无家可归。

苏以父母之所以会出车祸,因为要卖掉家里的舞蹈学校筹钱支持苏以在美国入籍扎根。

而苏以本来是没有入籍想法的,就算有,也不会这么快执行,完全是边学道让单娆、温从谦、苏以三人尽快入籍好方便管理他在美国的产业和资金,苏以才会把入籍提上日程。

再往前追溯,如果不是边学道这个“变量”,单娆可能不会报考中X部,而就算报考了,考上了,也不会辞职,千里迢迢来美国。如果不是边学道这个“变量”,单娆可能根本不认识苏以,也就谈不上来美国投奔苏以。如果不是边学道这个“变量”,世上根本就没有提莫拿娱乐公司,苏以也就不会操作入籍。

千头万绪捋完,边学道霍然发现原来竟是自己“坑”了苏以。

诚然,边学道不认识另一个时空的苏以,不能确定在另一个时空苏以是否也留学美国,不能确定苏以是否也毕业后立刻操作入籍,不能确定苏以父母是否也是出车祸意外离世。

可不管怎么说,在这个时空里,苏以的现状,边学道确实有责任。

很大的责任!

思绪被怀里苏以的声音拉了回来:“我错了,刚才不该逼你表态,现在,我希望你不要急于回答我,因为你一旦答应我,我就会忠诚于你,此生不渝,而你……不可反悔。”

……

……

同一时间。

旧金山,丽思卡尔顿酒店。

一路沉默不语的陈建一进酒店房间就爆发了,他甩开苏娜的胳膊,怒气冲冲地问:“你为什么问那一句?”

把包丢在沙发上,苏娜看着陈建说:“今天我不想跟你吵。”

大步走到苏娜跟前,陈建瞪着眼睛说:“我问你话呢!”

苏娜寸步不让地看着陈建,几秒钟后,哂笑道:“难得爷们一把,还是为了前女友,让我怎么说你?”

“回答我。”陈建固执地说。

绕开陈建,苏娜坐到床上,脱掉鞋子说:“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陈建的语气里满是怀疑。

苏娜腾地一下站起来,瞪着陈建说:“你什么意思?一定要我说是故意的你才满意?现在不是半年前,我已经进了有道,我当面让老板难堪有什么好处?你觉得我蠢到会因为那个苏以得罪边学道?”

两个深呼吸后,陈建弯腰捡起苏娜脱掉的鞋子,放到门口的鞋架上,背对着苏娜说:“我不该带你来。”

“陈建!”

苏娜大喊一声,抓起床上的枕头和靠垫砸向陈建,一边砸一边说:“陈建你不是人!你不是男人!你前女友被边学道包养了,你冲我撒什么邪火?你滚,滚出去!滚!”

挥手打开苏娜丢过来的靠垫,陈建大步走近,压着嗓子说:“你疯了?这么大声干什么?被别人听见!”

“你滚!”苏娜像一只发飙的雌虎,不管不顾地喊道:“被人听见又怎么样?这么长时间,两人早睡几十上百次了,轮得到你吃醋帮着遮掩吗?”

“后悔带我来?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从一开始就不想带我来?出发前是不是还幻想着可以跟前女友找个酒店再续前缘?怎么?发现她成了边学道的禁脔,失望了?敢怒不敢言?是不是一想到苏以被……”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叫喊戛然而止。

难以置信地怔了几秒,苏娜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左脸,看着陈建说:“你居然敢打我!?你居然为了那个贱人打我!?还没结婚,你居然敢……”

苏娜还没说完,让她更难以置信的一幕发生了。

陈建一把抱起苏娜,重重丢在床上,然后骑上来,开始撕苏娜的衣服。

陈建要干什么昭然若揭!

反应过来的苏娜手挠脚踢拼命反抗,但抵不住陈建身高臂长力气大,几下就被陈建按住双手,然后继续撕她的衣服和裤子。

拧动几下身体,苏娜张嘴朝陈建脸上吐了一口口水。

用手在脸上擦了一下,陈建挥手一个耳光打在苏娜脸上,接着,他扒掉苏娜下身最后一件屏障。

苏娜疼得嘶嘶吸气,陈建两眼通红咬着牙说:“我有什么不敢?我什么都敢!”

……

……

“你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我们随时欢迎!”

燕京。

智为微博主办,几十家媒体、基金、企业联合协办的“免费午餐慈善义卖会”圆满结束了。

“慈善义卖会”上,在智为微博官方的有意安排下,“免费午餐”发起人“徐某某”和一掷千金的“南方之南”以核心嘉宾身份现身,成为全场焦点。

“义卖会”上,“南方之南”再次慷慨解囊,几次出手参与竞拍把现场气氛推向高潮,累积捐出善款171万,在全场出资榜单上排名第六。

排名第五的人,只拍了一样东西——一幅上书“仁爱天下”署名“边东来”的字。

这幅字在好些不明所以来宾的惊叹声中,拍出了198万的“天价”!

198万算不上天价,可是一个籍籍无名者的当代作品拍出198万,那绝对是天价。

谜底很快就揭开了。

在边爸上台亲自把字交到拍得者手中时,台下脑子反应快的人立刻猜到:这特么是边家老爷子的字!

因为台上的“边东来”不仅姓边,还跟边学道挂相!

出现这个效果,跟主办方介绍“边东来”时有意在一些地方语焉不详有关。

之所以不明说,是怕明说后对拍卖环节失去控制。

怎么说呢?

边爸的字,成交价太低,边家颜面无光。

成交价太高呢,也不是好事,事后必定招来诸般非议,指责“官儿越大字越值钱!儿子越富老子的字越值钱!”

好吧……

说到官,拍得这幅字的人的老子官还真不小,因为出198万买字的人叫齐三书。

这趟齐三书必须得来!

边学道让蒋楠楠以“备幸应急包”代理商的身份接受媒体采访,帮“备幸”在国内狠狠刷了一次好感度,所以齐三书投桃报李,出面帮边爸刷知名度。

也是在这场“义卖会”上,边爸边妈见到了徐尚秀真人,遗憾的是,众目睽睽之下,只能远远地看,不能公开交流。

身为“免费午餐”发起人,尽管徐尚秀全程没有参与竞拍,但她依然是全场几个焦点之一,原因无他,好多人没想到活动发起人居然是个身材高挑、气质出众、超级耐看的美女大学生。

于是“义卖会”结束后,好多家媒体和企业围过来,向徐尚秀递出聘用的橄榄枝。

在得知徐尚秀目前还没想好毕业去向时,各家异口同声地说:“我们随时欢迎你加入!”

……

……

等不到单娆大姨妈走,边学道跟一帮同学一起回国了。

集团高管轮岗在即,他必须回国主持。

出门前,苏以找了个机会,把一个小盒交给边学道,让他上飞机后再打开。

两个小时后,湾流G550在云层之上优雅飞行。

把一路都在问“原创歌曲”的李裕打发走,独自占据沙发区的边学道拿出苏以给他的小盒,打开,看见一个MP4。

拿出MP4看了看,边学道插上耳机,塞进耳朵里,按下开机键,调出存储菜单,发现MP4里只存了一首歌——《花若离枝》。

花若离枝?

没听过!

按下播放键,耳机里传出前奏音乐,边学道轻轻闭上眼睛。

结果……

半分钟后,边学道睁开眼睛,拿起MP4,看屏幕上的歌词。

不看歌词不行,歌是用闽南语唱的,他听不懂!

看着歌词听了一遍,边学道表情沉凝,一动不动。

大约5分钟后,再次按下播放键,边学道眼睛里渐渐浮现出一丝了然——

“花若离枝随莲去,

搁开已经无同时。

叶若落土随黄去,

搁发已经无同位。

……

不愿青春空枉费,

白白屈守变枯枝。

……

望你知影阮心意,

愿将魂魄交给你。

世间冷暖情为贵,

寒冬亦会变春天。”

聪慧的苏以,知道边学道在露台上的话有安抚她的成分,于是她用这首歌表明心迹,告诉边学道:我不是一时情绪失控,那是我的真实心意。

耳机里,苏芮的声音饱满铿锵,感情浓烈到位,唱到最后一句时,“寒冬亦会变春天”七个字如同七柄大锤同时砸在边学道心上。

花若离枝……

苏以是花!

边学道是枝!

花是开是落,全看枝是否收留。

天是寒是暖,全看枝是否有情。

……

……

(即将展开新剧情,拜求书友正版订阅!!老庚兼职奶爸码字慢,加上有自己的创作标准,经常为一个伏笔构思半个月,为找一首歌找一整天,还经常一章写完自己看过不满意就全推倒重写,所以俗人这本书日销售和收入一直不高。在这里,拜求大家力所能及地订阅创世或起点的正版,老庚希望大家告诉我坚持质量的创作道路是正确的,支持我让这本书圆满结束,善始善终。)

下一篇:第1333章 泛若不系之舟 上一篇:第1331章 可以叫我尤西乌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