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身边的事告一段落,边学道给吴天打了个电话,说想去他的室内足球训练场看看。

电话里吴天的声音哑哑的,似乎正在感冒。

跟李裕开车到训练场时,边学道看到了脸色惨白的吴天,和愁眉不展的刘毅松。

一问才知道,训练场的经营十分惨淡。

前不久,吴天的合伙人出车祸住院了,对方拿不出钱来贴补训练场,吴天在昆明花了个底朝天,也拿不出钱来。

最近吴天和刘毅松张罗卖两个皇马签名足球救急,可打听的人多,真掏钱的人少,而肯出钱的又达不到两人的期待价位。

眼看着训练场就要支撑不下去了,吴天一股火病倒了,这两天刚刚能下床,就过来想办法。

边学道没想到训练场惨到这个地步。

四下仔细看了一圈,面积很大,他觉得这么大面积只在中间建了两个足球场,四周空荡荡的,实在太浪费了。

从训练场各处很花心思的细节上看,吴天当初真的是想好好干一场。

边学道问刘毅松:“这是个进钱的买卖,顶天是不赚钱,怎么就愁成这样?”

刘毅松说:“哎,房租啊!”

边学道听吴天说他踢了好多年职业足球,觉得肯定赚了不少钱,理所当然地以为房子是他的,没想到居然是租的。

边学道问:“这么大面积,一年租下来多少钱?”

刘毅松说:“还真不贵,因为位置比较偏,一年5万。”

别人不知道,边学道知道,再过七八年,这里会发展成货真价实的开发区。

到时候不但一点都不偏,很多公司、企业都会入驻,附近少说开发出15个高层楼盘,而且就在训练场周围,产生了集聚效应,接连开了好多运动馆。

十年后,这里是松江市独一份的运动馆集中地。

想到这儿,边学道随口问了一句:“要是买下来得多少钱?”

刘毅松看着走在前头的吴天说:“这个我还真没问。”

边学道扬声问:“吴哥,这个场地盘下来得多少钱?”

吴天恋恋不舍地看着四周说:“我就知道当初开盘时是120万成交的,现在估计最少140万。”

“哦”了一声,边学道没再说什么。

老实说,以2004年的市场估算,这个价格比边学道预计的要低一些,但还是超出了他现在的投资能力。

工作室关门四个多月,边学道手头勉勉强强维持了个收支平衡,钱是一分都没攒下。

当初吴天听他的建议,去昆明花了一笔钱,结果到现在没看到明显效益,边学道多少有点过意不去,他问吴天:“房租几个月付一次?”

吴天说:“一次交两年的。”

在一旁坐下,看着场地中正在踢对抗赛的两支队伍,再看看刘毅松正在调教的七八个学足球的小男孩,边学道脑海里进行激烈的思想交锋。

一个念头说:囤房子!

一样的钱,囤几个地铁房,过个五六年收益比这个强得多。

一个念头说:搞企业!

搞企业能锻炼管理能力,能结交很多朋友,生活要比宅在家里的寓公丰富得多。

两个念头都很清晰,边学道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其实更主要的原因是,他算了一下,现在自己所有的钱都加上,不到130万。

如果真把场地接过来,一定要进行改造,一些功能区要重新划分,甚至要开辟一个带移动靶区的射箭场。

若非想从兴趣爱好入手,跟两个警察朋友处好关系,加深交情,边学道绝对想不到来看看吴天的训练场。

他本意是想先来看看场地情况,然后跟吴天商量一下,看能不能加设羽毛球区和射箭区,具体改造费用可以他来承担,等于跟吴天合伙。

可是看眼下的情形,吴天明显坚持不住了。

要不要自己接过来单干呢?

晚上回到寝室,边学道趴在床上,按照自己的构想,设计了四个改造方案。

第二天上完课,边学道又让李裕拉着他去训练场待了小半天。

晚上回寝室,进一步改进细化改造方案。

第三天,他又去了。

这下吴天和刘毅松都好奇了:这小子天天来,也不踢球,围着场地四周走走停停的,还不时在本上画着什么,他要干啥?

可任凭两人怎么问,边学道一概笑而不答。

当然不能说,他虽然想好了改造方案,但也仅仅是锻炼一下自己的空间设计能力,离决定买下场地或者参股还差好远,因为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没有想明白。

让边学道一直感到奇怪的是,吴天和刘毅松都是职业足球运动员,技术和人脉没得说。之前看训练场的布置,当做室内足球场地来说,设施完全没有问题。

前前后后,合伙人和吴天也投了不少钱在广告宣传上,怎么就惨淡成这样?

边学道意识到,这个问题想不通、想不透,坚决不能投钱。

周三下午,从寝室回红楼,离红楼还有100多米时,一个女人从边学道家的单元门里走出来,向家属区里面走去。

看着女人的背影,边学道觉得有点眼熟,可一时又想不起是谁。

……

……

一周后,边学道跟单娆求欢,单娆说她大姨妈到了。

如果边学道真是个啥也不懂的小男生,也许就信了,可他本质上是一个30多岁的已婚男人,之前几次偶遇大姨妈,已经掌握了单娆的生理周期。

边学道意识到,陶庆在网上恶意污蔑说单娆堕过胎,让单娆的心理产生了某种变化——去燕京前马上就要攻陷的最后一道堡垒,现在明显用钢筋混凝土加固了,还拉上了电网,放出了狼狗,架起了机枪岗哨。

边学道尽量装着无所谓,每天依旧和单娆双宿双栖。

他感觉到了单娆的犹豫和挣扎,所以他耐心等待,可是等来等去,没有等来单娆的以身相许,等来了单娆奶奶去世的消息。

花钱找人送了花圈,边学道没有参加葬礼,他不想单娆妈妈跟别人介绍他是单娆的同学,然后被晾在一边,看别人真真假假的悲悲戚戚。

那几天单娆都没回学校,边学道怕她不方便,也没打电话,都是发短信问候,单娆有时候会回一条,有时候根本没有回复。

与此同时,经过一段时间观察,确定风头已过,重新租了个更隐蔽、带有后门可以撤离的房子,温从谦的工作室重新开张了。

对此边学道很高兴,因为他的“印钞机”终于再次开动了。

单娆不在身边,边学道觉得应该给自己找点事干,可他又不想跟温从谦的工作室牵扯太深,百无聊赖,就打车去了训练场。

出租车上,广播电台找了两个“权威嘉宾”分析未来房市走向,嘉宾各种数据举例,各种政策分析,信誓旦旦地说房价肯定要掉,而且很快就会发生。

听着两人言之凿凿地胡说八道,边学道觉得这俩货要么蠢透了,要么坏透了。

出租车停在训练场外的路边上,边学道交钱下车,向台阶方向走去。

一辆红色马自达3从边学道身边驶过,错身时边学道看了一眼开车司机,豁然间,他想通了一个想了很久的问题。

打开边学道思路的不是红色马3,而是车里的司机——女司机。

这个出现在训练场附近的女司机,像一把钥匙,打开了边学道创业路上的那道紧闭铁门。

吴天的训练场之所以不景气、不吸引人,一个原因是项目单一,高估了松江市内的足球人口;另一个原因是性别单一,阴阳失调。

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其实不论干什么,男女搭配都是最有效率的组合。

工作也好,运动也罢,男人和女人都会因为异性在一旁观看而兴奋,自觉不自觉地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给异性看。

如果训练场的性别不是这么单一,比赛时有女性甚至美丽女性在附近观看,踢球的人会不会更兴奋?

如果训练场增加一些男女皆宜的运动项目,会不会增加场馆的客户粘性?

答案是一定的!

运动和美女一向是不分家的。不然为什么NBA要弄啦啦队?球队为什么弄足球宝贝?F1为什么弄美女车模?拳击比赛为什么弄个女的上去举牌子?健身俱乐部为什么弄一些身材好的女性教练?

所以,边学道的想法是花钱找一些漂亮女模特不定期在运动馆里出现,然后搞宣传时大打美女牌。

主意虽然俗了点,但肯定有搞头。

下一篇:第136章 事业从这里起步 上一篇:第134章 朱丹很敬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