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华府天地。

边学道进门时徐李两家五口人都在,正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聊天。

听见开门声,徐尚秀起身朝门厅走来。

看见边学道和门外的保镖,徐尚秀接过边学道脱下来的外套说:“浴室准备好了,去洗个澡。”

边学道点点头,换上拖鞋,回身跟李兵和穆龙说:“你俩回去吧,早点休息。”

走进客厅,李正阳和徐婉站起身,笑着招呼边学道过去坐。

徐康远见了,下意识地也要起身,被身旁的妻子悄悄拉住,扭头看了妻子一眼,徐康远挪了挪屁股,后背靠在沙发上,把动作遮掩过去。

李秀珍的想法很简单:妹妹妹夫已经起身相迎了,丈夫这个准岳父得矜重点。

除了第一次登门那种特别场合,一家子都起身,有失身份,容易被边学道看轻。再者说了,女婿再有本事也是女婿,是晚辈,她和丈夫可以恭敬女婿,但得有度,不能摧眉折腰。

边学道没注意到徐爸徐妈的小动作,把徐家当自己家的他身心放松,敏锐度下降,径直走到侧边闲着的头等舱沙发前坐下,笑着问:“头等舱怎么没人坐?”

徐康远接过话:“刚送来那段时间我们几个天天抢着坐。”

边学道很意外:“这么受欢迎?”

李正阳笑道:“每天吃完晚饭,一人半小时,轮流躺。”

边学道坐直身体说:“早知道多买一个好了。我给我爸妈买过,他俩也很喜欢,就是一点,他俩都觉得这个椅子有点土,跟周围家具格格不入,不好搭配。我感觉也差不多,不论什么风格的客厅,放一个还好,若是放俩这个,立刻降格调,两三个的话,最好不同房间分开放。”

“有这一个就行了。”李秀珍掰一根香蕉递给边学道:“你伯父喜欢这沙发舒服,经常躺这上午睡,这要是再弄一个放在卧室,他怕是连床都不上了。”

话音落下,客厅里瞬间安静。

削苹果皮的徐婉停下了手里的刀。

正吃葡萄的李正阳眼睛瞪得老大,好像噎住了。

徐康远本来端着杯子要喝茶,杯子已经到嘴边了,听老婆来这么一句,他若无其事地把茶杯拿开,动作十分连贯。

发现对面几人表情异样,边学道瞬间明白语病在哪里,他接过香蕉说:“我只是偶尔坐一坐,还真没躺过,能让伯父这么喜欢,我今晚都想搬过来试试了。”

小尴尬化解掉后,几人边吃水果边看电视边闲聊。

正聊着,电视里播放的一段新闻吸引了徐康远和李正阳的注意。

新闻报道里说:两艘越界捕捞的我国渔船在X国专属经济区遭到X过边防巡逻艇炮击,双方船只发生碰撞,渔船上一名船员失踪。

渔船!

被炮击!

一人失踪!

新闻播完,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徐康远“嘿”了一声,指着电视说:“几个月前刚击沉一艘咱们的货船,这又炮击渔船……”

李正阳插话说:“上次那艘货船不是在咱们国家注册的,挂的也不是咱们国家的旗,在法律上不算咱们国家的船,而且听说幕后的船主是外国人。这次的渔船,老实说咱们也不占理,跑到别国专属经济区捕捞,跟跑到别人家田地里挖矿一样,人家肯定是不让的。”

徐康远听了,蹙着眉头说:“渔民又不是土匪海盗,捞几条鱼至于开炮?不能拦下来好好说?”

看了边学道和徐尚秀一眼,李正阳笑了笑,没说话。

“看给你激动的。”推了丈夫一把,李秀珍说:“这些渔民也是,船上都得有那个什么定位设备吧?船开到哪了,是不是别人家地盘,不能不知道吧?明知道进了别人家地盘,还不赶快出来,出事了吧!”

放下手里的水果,李正阳正色说:“嫂子你有所不知,在天河时我有两个卖海鲜水产的朋友,听他们说,咱们国家东边近海的渔业资源濒临枯竭,工业排放污染加上几十年绝户网捕捞,近海已经无鱼可捕,渔船只能到远海捕鱼,有些船越走越远,渐渐就进了别国海域。”

“绝户网?”徐婉插嘴问:“网眼小的渔网?”

“对。”李正阳点头说:“咱们国家渔业部门规定渔民出海捕鱼应用直径超过39毫米的渔网,但渔民很少遵守这个规定,普遍使用的都是直径不足1厘米的渔网,据我所知,最小的网眼只有2、3毫米,跟蚊帐布似的,别说鱼,就是一粒黄豆都塞不过去。渔网大多高10米,长1000多米,这种渔网一网下去,上百亩水面大小鱼被赶尽杀绝,鱼虾以及其他水中生物全部断子绝孙。”

静了几秒钟,李秀珍问:“国家不管?没有相关部门?”

“有,渔政!”

叹了口气,李正阳无奈说道:“不作为啊!而且那些休渔期出海的船和用绝户网的船,不说全部,大部分背后都有渔政的人参股分红,有些根本就是一家人。贪婪,自私,只顾自己,只看眼前小利,一点不为子孙后代着想,正因为这样,其他国家才看不起咱们。”

话题太沉重,闲聊很快结束,各回各屋。

边学道和徐尚秀没回屋。

徐尚秀蜷腿坐在沙发上,拿起遥控器递向边学道:“给你。”

接过遥控器按了几下,边学道说:“咦,《潜伏》播完了?”

“潜伏?”拿过一个抱枕抱在怀里,徐尚秀说:“播完了,前天最后一集。”

“哦。”边学道脸上露出兴趣缺缺的表情。

盯着边学道看了几秒,徐尚秀说:“你累一天了,去洗澡早点休息吧。”

丢掉遥控器,边学道身体斜倒,头枕着徐尚秀的腿躺在沙发上说:“身体不累,心累。”

闭上眼睛,他闻着徐尚秀的体香悠悠说道:“我现在最想的是找个地方躲一阵子,谁也不见,谁的电话也不接,一个人静静地独处几天,可惜啊,太奢侈了。”

徐尚秀是个容得下又拎得清的女人,她不会像一些弱智女人那样问一句:“我也不见?我的电话也不接?”

也不会学林黛玉,捂着心口思忖男人跟自己说这话是不是别有深意?是不是对自己腻歪了暗示要分手?

她只是心疼,心疼身边这个看似拥有一切却没有完全属于自己的时间的男人。

沉吟半晌,徐尚秀说:“心累……与人争,肯定累。”

仍旧闭着眼睛,边学道勾着嘴角说:“我还好,其实最心累的不是争,而是争不赢。”

伸手轻抚边学道的脸颊,徐尚秀轻声说:“我不想你争,也不想你赢,只想你快乐安康。”

抬手抓住徐尚秀的手,边学道意味深长地说:“我答应你,一定全身而退。”

“你现在还没赢够?”

“还有心瘾未消。”

……

……

2009年4月22日,埃隆-马斯克对外宣布SpaceX已售出14份各种猎鹰运载火箭的合约,SpaceX的市场估值应声上扬,受SpaceX重大利好的刺激,Tesla的市场估值也跟着走高。

同日,最新出炉的一份市场调查报告表明,截至4月中旬,开心网注册用户已经接近7000万,PageViews(页面浏览量)超过18亿,每天登陆用户超过2000万。Alexa全球网站排名中,开心网位居中国网站第八位,居中国SNS网站第一名。

一连串数据表明,开心网已经发展成为中国最大的、最受欢迎的社交网站(SNS),并以良好的发展势头继续保持领先地位。

本来SpaceX和开心网的业绩都应该看作有道集团的利好,不过耳目灵通的人已经知道,开心网想要跟有道“分手”。

分手几乎已是定局,现在唯一不确定的是,开心网拿出多少分手费,有道才肯好聚好散。

4月23日上午。

边学道和沈楠朋在沪市一家会所见面,两人单独谈了近一小时,然后分头离开。

4月23日下午。

樊青雨几次拨打阮敏的电话都没能打通,心里很是狐疑。

……

……

墨西哥城。

叶静无风,红霞铺满西天。

二楼阳台上,于今竖着手腕在艾峰眼前晃来晃去:“瞧瞧,超级鬼王全球限量版。”

目光从于今手腕上一扫而过,艾峰两手扶着栏杆说:“噱头再多也就是一块表而已。”

“怎么能是而已?”

于今反驳说:“浩南哥说了,出门在外,要带块劳力士防身,这可是能救命的东西。”

瞥了于今一眼,艾峰说:“然后各国黑社会人手一块?”

“怎么可能人手一块?!”

于今得意地说:“买得起的不一定买得到,我这是限量版,全球限量版!”

不理于今,艾峰拿起望远镜,一处一处观察保安队放置在房子周围的移动监控摄像头。

两分钟后,于今拿过望远镜,先是朝西面看了看,接着转身朝东边看了看,举着望远镜说:“西边太阳姐姐换衣服准备吃晚饭休息,东边嫦娥妹妹洗完澡正要穿衣服准备上班,唉,这东西看的太远太清楚,对我来说很危险啊!”

下一篇:第1379章 总培生 上一篇:第1377章 赛道和赛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