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当吴天用大半个下午的时间,消化了边学道的大致改造计划后,他意识到自己的人生即将迈进一个新阶段。

原因无他,边学道构想的蓝图太大气了。

虽然边学道没详细说,吴天还是从边学道的规划里看到了野心,庞大的野心。

确实够庞大!

将隔壁的网球馆和篮球馆全都划进了三年发展蓝图,边学道还向吴天透露了一个大到让人不敢置信的“十城计划”——在全国选十个重点城市,一城一店,全国连锁。

不管是不是信口胡诌,从这张蓝图上,吴天看到了自己和边学道一个本质的区别——自己只想守成,而人家想的是拓展。

好几个晚上吴天都在想:难道这就是读书少和大学生的差距?

吴天不知道,边学道所谓的“十城计划”,完全是另一个时空审读经历的产物。

近十年的党报生涯,职业需要,从各类媒体上,他仔细看过几十个政府工作报告。看来看去,别的没学会,只悟到了一样,说漂亮话。

不管自己任上能干到什么程度,布局一样要大,口号一定要响,气势一定要足。

前任弄出一个新区,我就开发新城;前任主打棚户改造,我就贷款修路铺桥;前任强调文化兴城,我就力促招商强市……总而言之,一年一度的工作报告,一定要立足一年,着眼长远,一定要在文字和工作大方向上体现出领导者的全局视野。

耳濡目染下,尽管运动馆的事八字没一撇呢,边学道还是顺嘴就编出一个让吴天极为震撼的“十城计划”。

傅立行工作室里。

坐在办公桌后面的傅立行问边学道:“你真要这么下血本?”

边学道说:“建就建成最好,谈不上血本不血本。”

傅立行继续问:“你为什么这么看好室内运动馆?”

边学道说:“松江市能运动的地方太少。”

傅立行低头喝了口水说:“你没说实话。”

边学道说:“松江市冬季太长,室外运动受限。”

傅立行不为所动,意味深长地看着边学道。

边学道叹了口气,说:“法不传六耳。”

傅立行笑眯眯地看着他,说:“行。”

边学道说:“建筑扬尘、供暖煤灰、工厂排放、汽车尾气,这些东西加一块儿,空气质量肯定越来越差,也许用不了几年,空气就会脏得人们都不愿意出门。那时,室内运动馆就是首选。我现在开始做,培养出客户群,到时发展几个连锁店,只要口碑好,在一定区域内就是行业龙头,甚至可以制定行业入门标准。”

傅立行想了一会儿,问道:“你留过学?”

边学道摇头:“没有。”

“那这些是谁告诉你的?”

“自己想的。”

傅立行站起来,屁股挨在自己办公桌边上,抱着胳膊说:“我有个女儿,在澳洲留学,学现代企业管理的,等她放假回国,我让你俩见见。”

“噗!”

正在喝水的边学道一口水全喷地上了。

从纸巾盒里抽出纸,把喷到鞋子上的水擦了,边学道跟傅立行说:“我有女朋友。”

傅立行说:“不是没结婚呢么。”

看着傅立行的脸,边学道面无表情地说:“我对国字脸女生没兴趣。”

傅立行不生气,骄傲地说:“等你见了就知道了,我女儿是我今生最满意的作品。”

边学道有点弄不过傅立行,说:“要不咱先谈正事?”

傅立行说:“本来这种工程,我只负责设计,不参与施工。但既然你有可能成为我女婿,我就破一次例。”

边学道顺杆爬,笑嘻嘻地问:“有可能成为你女婿,能打折不?”

傅立行说:“要是采宁能看上你,答应跟你订婚,免费也没什么。”

见傅立行这么急于把女儿脱手,边学道心说:这得困难成什么样才能把老爹逼到这份儿上?别说已经有单娆了,就算身边没女人,也万万不能被这一招儿套住。

想到此处,边学道立刻转移话题:“一码是一码,咱继续谈正事吧!”

就这样,边学道的第一次创业,由一个偶然的念头引发,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

每个来过训练场的顾客,只要留了联系方式,吴天和刘毅松都会把电话打过去,告诉他们场地要进行整体改造装修,目前已经停止营业,等改造完成,会第一时间通知他们,并且许诺,再次营业对老顾客有一定的折扣优惠。

一周后,通知工作全部完成,傅立行的施工队伍和部分材料也到位了。

见傅立行把人都带来了,边学道本来想招标的话就咽回了肚子里。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一段时间接触下来,边学道发现傅立行身上有一股德国人严谨务实的劲儿。

加上前次装修吴天全程跟着监督,多少有点经验,可以再把一道关。

一周后,边学道有点扛不住了。

他要上课,还要陪单娆,毕竟只要政审没问题,再有三四个月单娆就要去燕京了。

吴天和刘毅松比边学道更清楚这个室内运动馆若是按照设计图建出来,绝对是松江市目前最好的私营室内馆。

看边学道的意思,建好了,也会留下他俩继续在这儿干,吴天是热爱这个事业,刘毅松是吃过苦的人,都知道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所以两人一合计,一人弄了一个钢丝床,弄了两个电暖气,直接住在工地上了。

有这两人没日没夜守在旁边,给施工方带来不小压力,干起活来没法不兢兢业业。

平心而论,傅立行是个十分敬业的人。

他似乎真把边学道当女婿看了,每天早来晚走,三顿饭都吃在工地附近,甚至还找来几个同行朋友,帮着出了些点子。

边学道分不开身时,就让李裕代表他去工地。

通常来说,边学道如果有事,除了他认为不适合让李裕干的,李裕都是他最信任的第一人选。

而李裕呢,只要边学道找他,他从没有二话。

虽然不懂行,但李裕认真心细,只要是边学道提过的注意事项,李裕绝无遗漏。

最开始,傅立行以为李裕是边学道的家族兄弟,后来一问,才知道是同学。

几十万的工程,让同学来代为监工,傅立行觉得边学道这个人气魄真是不小。

傅立行还仅仅是感叹一下边学道的气魄,李裕已经被边学道的大手笔惊呆了。

当他第一次去工地,得知这么大的场地全是边学道的房产,这多人都在为边学道打工,替他忙活,为他干活,李裕才真正意识到寝室里藏着一个什么样的人。

善良是美德,沉默是黄金。

李裕的聪明之处在于,回寝之后,他没跟任何人提起运动馆的事,包括李薰。

……

……

3月底,单娆的政审开始了。

约谈对象和材料早已经交代过了,学院领导、导员、班级同学、寝室同学、学生会干部。

单娆有点紧张,学院领导和导员却一脸轻松。

单娆是当局者迷,其他人心里都明镜一样。

因为单娆的档案十分完美,再加上年初省里和市里的两个重量级奖项,政审通不过才奇了怪。

果然如此!

谈话时,院领导高度赞扬单娆大学四年来在学习上努力刻苦,在学院各项活动中积极踊跃,在学生会任职期间尽职尽责。

这种套话,负责政审的人见得太多了,但院领导随后拿出来的东西,却在两人心里给单娆加了不少分。

院领导从身后的书柜里,找出一叠报纸。

他笑着跟两位政审老师说:“东西是提前准备的,但绝对不是我们印的。”

在这叠报纸里,有2002年端午节时单娆穿着写有“请爱护环境”字样T恤衫在街头捡垃圾的照片和相关报道。

有2003年媒体采访“校园诚信自行车”时,单娆接受采访的报道。

有燕京某大报回顾“非典”的那篇拿了年度新闻奖的报道和照片,以及本地和全国各地媒体对单娆的跟进报道。

有2004年初,本地媒体关于市“十佳大学生”和省“优秀青年志愿者”的报道、图片、名单。

这时候,看着两个政审老师起了变化的态度和表情,院领导感觉很快意:我们学校的精英学生,那是绝对拿得出手的!

从这一刻起,单娆的政审已经没有障碍了,但必要的程序还是要走的,该约谈的人还是要谈的。

因为今年跟单娆竞争这个岗位的人实力也很强劲,两人笔试面试总分,单娆不过高出6分。

这样的考生,往年一个都见不到,今年却出现两个,让相关领导很头疼。

可是碍于部门太显眼,没法变通一下都招了,只能忍痛割爱,看二人究竟谁的实力更胜一筹。

接下来的政审流程很顺利,所有接受谈话的人都对单娆赞不绝口。

且不论话是真是假,这份人缘就很难得。

几天后,几队人马把信息带回燕京。

材料显示,单娆和第二名的男生都成长于公务员家庭,家庭成分没有一点问题。

从档案看,两人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学习成绩优秀,也都在学校担任过学生干部,且都是实权职位。这里唯一能比较出差距的是,男生的学校是985加211,单娆的学校只是211。

最后一项比较,从收集上来的平时表现看,男生拿过国内不少竞赛奖项,而单娆则是频频出现在报纸和媒体上,甚至是03年一次热点新闻事件的中心人物。

会议室里,讨论不决之际,一个平时不说话的领导说话了:“不要忘了我们是中X部。”

一句话,决定了单娆和另一个男生的命运。

一语定音,这就是贵人!

下一篇:第139章 烈焰焚情 上一篇:第137章 商人铁律(580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