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网民们期待的热闹没出现,沪市二代圈子先热闹起来了。

唐斗和陈静秀的车在华府天地被人堵了,绝对的大新闻!特别是听说当时同行的还有郭家的郭见淮和闫家的闫敏,热度又拔高一级。

香港,祝德贞家。

把手里的传真递给孟婧姞,祝德贞笑吟吟地说:“这四家,你认识几个?”

接过传真看了两眼,孟婧姞摇摇头:“见过唐斗和郭见淮,不过都不熟,另外两个不认识,听说过陈静秀的韵事。”

揪下几粒葡萄,祝德贞一边扒皮一边说:“唐郭陈闫四家,靠进口洋垃圾发家的闫家相对最穷,其家族财富也有200多亿,富甲一方。”

“进口洋垃圾?”放下传真,孟婧姞问:“正规渠道还是走私?”

“都有。”

吃着葡萄,祝德贞懒洋洋地说:“正规渠道再赚,也没有伪报、瞒报、夹藏走私赚的多。”

见祝德贞吃的欢,孟婧姞拿起一串葡萄,不扒皮,直接往嘴里丢:“正规渠道我知道,上游他们主要赚外国政府支付的垃圾处置补贴,发达国家垃圾处理的费用很高,大概每吨400美元至1000美元,而运到咱们国家,算上运费每吨的成本大约10美元至40美元,这一项就是10倍暴利。还有下游,这些洋垃圾进入国境后,通过多次挑拣分类,层层转卖出去,运送到不同的地方进行不同方式处理,纸张、塑料、金属类的会作为原材料投入循环生产;电器则拆下有效零部件进行拆解,分离出玻璃、塑料、橡胶、金属和贵金属,这个过程往往会对环境造成严重污染。”

吃完手里的葡萄,用湿纸巾擦了手,祝德贞说:“环境污染是一方面,更要命的是旧衣服、医疗垃圾和危险废物。”

看着孟婧姞身上的裙子,祝德贞平静地说:“国内很多所谓的‘外贸尾单’和‘出口转内销’衣服其实都是从RB、韩国、美国等国家偷运进来的洋垃圾。这些衣服要么来自于垃圾场、废品处理厂,要么来自于医院、殡仪馆,其中好些是病人穿过的,有的甚至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运到国内,清洁翻新一下,再配个假冒标牌,放到网上就是韩流新款。”

孟婧姞被祝德贞盯得颇为不爽,她指着自己的裙子说:“我这是Alberta-Ferretti,今年新款,刚上市一个月!”

祝德贞面无表情地接着说:“旧衣服最多是心里忌讳,医疗垃圾和危险废物才是威胁最大的。美国医院和吸毒者用过的注射器,里面带着回流血液被偷运进来,不知道流向哪里。还有危险废物,任你穿金戴银大富大贵也防不胜防。”

祝德贞说完,孟婧姞吐出两个葡萄籽,好奇问道:“你怎么关心起这些了?”

侧头看着窗外,祝德贞淡淡地说:“掌握不同物种弱点的猎人,才是好猎人。”

……

……

六千里外,松江,尤西乌斯正在和猎人发短信。

“一会儿我派人去接你。”

“去哪?”

“不住酒店,换个地方。”

“这里挺好的。”

“明后三天有场招聘,你来当面试官,尚秀宾馆里安排了不少应聘者,住在一起不太合适。”

“我当面试官?”

“嗯。”

“不合适吧?”

“没什么不合适的,好几个面试官,我也在场。”

“可我根本不是有道的人。”

“谁也没规定面试官一定得是用人企业的人,现在不少公司都直接委托专业第三方面试。”

“我能做些什么?”

“你清楚留学生的心理,观察海归应聘者的言辞举止,捕捉他们的真实个性和素质。”

“有道人才济济,肯定有人比我更胜任。”

“我觉得你能胜任。”

“好吧!”

发完短信,拿着手机沉吟几秒,边学道把李兵叫到办公室,从抽屉里找出一把钥匙,跟李兵交代一番。

李兵认真听完,肃然点头,转身走出办公室。

李兵离开后,边学道把椅子转动90度,跷腿看窗外的天空,久久未动。

晚上18时,边家别墅里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边家三口回松江,边氏几家一个不落全都来了,包括有阵子没露面的边学德。

看见边学道,边学德面露愧色,几次想找机会解释网上照片的事。

对最近半年边学德的行为有所耳闻,边学道意味深长地说:“人得的病只有两种,一种是不必治的,一种是治不好的。世上的误会也只有两种,一种是用不着解释的,一种是解释不清楚的。压根不是什么大事,你用不着解释,你只要明白,我希望大家过得好,但我不希望大家因为过上好日子而变成一无可取的人。”

边学德自制力差,但不蠢,他从三哥的话里听出不满和最后通牒的意味,几番欲言又止,最后低头说:“我改。”

边学道听了,笑着拍了拍边学德肩膀,没再多言。

吃完饭,男人在客厅里闲聊,边学道有一句没一句地参与,很快他发现果然如王家榆所说,边雪老公齐大成跟其他人有些不同,齐大成不怎么说话,可他总能恰如其分地帮着边学仁解释边学仁一知半解的经济学术语。

尤其让边学道意外的是,齐大成居然在边学仁、边学义讨论当下经济环境时甩出了“明斯基时刻”和“休克疗法”,并且说的头头是道,有理有据有个人理解的延伸。

时钟指针临近22点,几家人有默契地告辞离开。

送走最后一波,帮老妈收拾完客厅茶几,边学道看了一眼时间说:“妈爸,你俩早点休息。”

“咋?”

边妈诧异地看着边学道:“你还要走?不在家睡?”

“嗯,来了个朋友,我去见一面。”

“朋友?”边妈两眼闪着狐疑的光芒:“什么朋友赶着半夜去见?”

边爸这时走过来说:“你喝酒了,李兵在楼下吗?”

“在楼下。”

“那走吧,别听你妈瞎唠叨。”

“等等!”边妈忽然叫住边学道,她急匆匆上楼,一分钟后,手里拿着一个木盒下来,交到边学道手里。

看着木盒,掂了掂分量,边学道问:“什么东西?”

边妈说:“玉牛。”

“啥东西?”

“玉牛!”

见儿子一脸迷糊,边爸解释说:“玉雕刻的牛。”

哦……

“给我这东西干啥?”

边妈说:“师傅算你这两年有点坎坷,带这个在身上能避免。”

“师傅?什么师傅?”

边妈说:“你别管了,记得带在身上。”

闻言,边学道打开木盒,拿出躺在里面的玉牛,正反面看了看,说:“行,我知道了。”

看着边学道摘下外套要出门,边妈追过来嘱咐:“告诉李兵慢点开,看见大车让着点。”

30分钟后,金河天邑楼下。

仰头看一眼顶层窗户的灯光,边学道、李兵、穆龙三人进楼上电梯,直上48层。

打开房门,李兵和穆龙进屋检查一圈,确认安全后,出门离开。

房子有专人打扫,一切布置都跟边学道上次离开时一样,在这个空间里,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

脱下外套,从冰箱里拿出一瓶苏打水,走到阳台,随手拧开瓶盖,边学道忽然若有所觉,他扭头向左看,隔壁单元阳台上,一身白衣的苏以正静静看着他。

对面的苏以剪短了头发,依旧眉目如画,气质出尘。

两人的目光磁力十足,一接触就再没有分开。

天空中,细细一弯新月默悬头顶。地上,一男一女隔着阳台无声对望。

就那么温柔地、带着欣赏地、似远又近地看着对方。

有些感情千言万字娓娓道来,有些爱一个眼神就缘定一生一世。

下一篇:第1385章 隔壁 上一篇:第1383章 有热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