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小萤星顺利出生,边沈两家人高兴,伦敦的护理小组成员也高兴,因为这意味着他们功德圆满了。

特别是杨恩乔和艾真,相比其他人,两人跟边学道的关系更近,所以责任更大,之前几个月也最操心,现在宝宝平安降生,相对应的两人功劳也大。

这种私事,功劳等于人情。

边学道和沈馥一个有钱一个有名,所以这份人情日后会显露出巨大的价值。

另一个真心高兴的人是护士长。

在英国陪护大半年,最开始心里不认同沈馥行为的护士长渐渐被沈馥恬淡从容的性格征服,坚定地认为沈馥这种不爱钱,看似柔弱其实骨子里有股狠劲儿的女人如果不是为情,绝然不会轻率产子。

所以护士长真心为沈馥母女平安高兴,特别是产前边家三口齐至,表明大人和孩子在边家人心里很有地位,沈馥也不算明珠投暗。

怎么看都不算投暗。

孩子出生后,边家二老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沈老师虽然康复了但手脚协调性还是差一些,于是边妈跟护士长和艾真一起照顾沈馥,完全不像其他豪门太太袖手不管。

活干多干少是其次,主要是这个态度。

边学道的态度则更让人放心。

小萤星出生后,边学道手把手跟护士长学习给孩子喂奶粉、拍嗝、换尿布以及正确抱姿,学会了后,他化身奶爸,亲力亲为。

另一边,沈馥恢复神速,产后第二天就能下床慢走了。

按照童医生的解释,沈馥这个年纪恢复如此之快,一是她常年坚持锻炼,身体素质上佳;二是孕期营养充足,调理得当;三是产后心情好。

沈馥的心情确实很好。

小萤星出生后,医院进行了全面检查,各项数据全都良好,表明小家伙十分健康。

女儿健康可爱,加上边学道和孩子爷爷奶奶姥姥都在,一家人高高兴兴,和和气气,沈馥满心感恩,没有一点负面情绪。

真的是没有一点负面情绪。

对沈馥来说,小萤星到来后,她的人生再无遗憾了。

名,她有。钱,她有。

成就,她有。孩子,她有。

至于婚姻,她也有过,因为经历过,所以她不执着,而且对沈馥来说,边学道在产房看着女儿落泪,那几滴泪比什么承诺都有分量,沈馥知道,边学道这种性格的男人天生重情,该他担的责任他一定会担。

而社会上很多患产后抑郁症的新妈妈,十个有七个是家庭经济条件不好,剩下三个是家庭关系不和睦。简而言之,新妈妈抑郁,九成九是经济压力和心理压力大造成的,例如身边没人帮着分担照顾小宝宝的压力,例如小宝宝的开销让家庭经济拮据,例如生孩子前心理准备不足导致角色转变滞后等等。

这些问题在沈馥身上都不是问题。

无论孕期还是产后都有人24小时守在周围照顾,女人因怀孕生产带来的压力,其中一部分被孩子爸爸强大的经济实力抵消了,剩下的部分被沈馥强大的母爱消化了——无论多难受,无论多痛苦,只要想着自己的孩子,只要看见自己的孩子,就什么都能忍,都能甘之如饴。

5月10日晚,产房里。

边学道坐在床边看着沈馥吃粥,等沈馥吃完,他接过碗勺问:“还要吗?”

沈馥摇头:“吃饱了。”

看着边学道收拾餐桌,沈馥说:“这两天你都没怎么睡,一会儿让艾真过来,你今晚好好休息。”

收拾完餐桌,边学道走进卫生间拿了一条热毛巾出来,递给沈馥说:“我不累。”

“一整天不是照顾我就是伺候萤星,怎么能不累?”

“真不累。”

边学道走到婴儿车旁,俯身看着躺在里面睡觉的小萤星,满脸疼爱之色。

沈馥想了想说:“那好吧,明天白天你一定回去休息。”

“明天有安排。”

“有安排?”

坐回床旁的椅子上,边学道看着沈馥说:“约了人要见。”

“哦。”聪明的沈馥没有继续问。

握着沈馥的手,边学道说:“我让杨恩乔约的律师,着手设立信托。”

“信托?”

“嗯,给你和女儿设立一份不可撤销信托。”

“不可撤销是什么意思?”

“简单说就是钱从我财产里分割出来,除了你俩受益人,任何人不能修改撤销这份信托。”

看着边学道,沈馥问:“你也不能?”

“不能!”边学道摇头说:“无论生死都不能。”

抽出手,挡在边学道唇边,沈馥说:“不要说死。”

抓着沈馥的手,边学道笑着说:“云散是死,花落是死,雪融是死,自然界万事万物时时刻刻都在演绎生死,只是自然法则而已,没什么可忌讳的,而且人只有在生死面前才能区分出哪些事情重要哪些事情不重要。”

不知道2014年到底是不是自己宿命的劫数,本着提前打预防针的心思,边学道继续说:“签了这个信托,无论未来我怎样,有道怎样,起码能让你俩衣食无忧。”

“我能赚钱养女儿。”

低头亲了一下沈馥的手背,边学道说:“我知道你能,可这是我做父亲的职分。”

静了几秒,沈馥问:“公司……出事了?”

“公司很好,我也很好。”边学道干脆地说。

“那你为什么说刚才那些话。”

“习惯性居安思危。”

看着边学道的眼睛,沈馥说:“你没说实话。”

坦然跟沈馥对视,边学道平缓说道:“实话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我一定要给你们母女一个保障才能放心。”

见沈馥仍看着自己,边学道岔开话题:“不说我了,说说小家伙。”

“说什么?”

“你希望她长大后是个什么样的姑娘?”

“嗯……我希望她善良、丰富、高贵、明慧。你呢?希望她长成什么样子?”

侧头看了一眼婴儿车,边学道微眯眼睛说:“我希望她有一双迷人的眼睛、无法抵挡的笑容和美丽的灵魂。”

沈馥听了说:“我也希望她是个爱笑的姑娘。”

边学道接着说:“我还希望她有见地,不要钟情那种‘不要打我的脸’的男人,也不要喜欢以艺术为名一事无成的男人。我希望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希望她明白浓夭不及淡久,我希望她不轻易否定和赞美。”

边学道说完,沈馥挑着眼眉说:“这么多高端要求,行,到时你来教她。”

看着沈馥的调皮表情,边学道笑着说:“我当然会教,不过主要还是得你教。”

“那你干嘛?”

“我要去改变时代,然后把整个世界送给她。”

……

……

边学道在英国陪护月子的时候,《中华好声音》第一季盲选前四场在沪市录制完成。

录制时李裕是第四批登台,结果一首歌唱完,导师们一致认为李裕的歌可以放到第一期播出。

就这样,原本打算第三期或者第四期露面的李裕被改到了第一期。

《中华好声音》第一期确定将于5月29日星期五晚21点在东星卫视播出,开播半个月前,人在伦敦的边学道直到看了廖蓼送来的第一期剪辑成品后,才知道李裕盲选唱的是张学友的歌。

下一篇:第1395章 沈盈星 上一篇:第1393章 当我握着你的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