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边学道立刻明白,问题出在这几首歌已经有原唱上。

他对着手机说:“我晚上回去翻翻以前的作品,明天给你电话。”

第二天,边学道把一首周传雄的《冬天的秘密》交给了范红兵。

因为词曲俱全,唐涛他们三人用两天时间,制作出demo,然后由唐涛去联系可能的买家。

事实证明,圈里识货的人不少。

第一天下午,就有回复愿意出价10万买这首歌,边学道直接就想卖了。

范红兵告诉他再等一等。

第二天,有人出价13万,到中午的时候,有人出到了15万。

15万成交!

仅仅一个月,花15万买《冬天的秘密》的年轻歌手就凭这首歌横扫内地几个新歌排行榜,一歌成名。

卖歌的钱到账后,虽然自己还有很大缺口,边学道依旧分给范红兵、唐涛一人一万。

这是规矩!

钱不是一个人挣的,也不是一个人花的。

卖歌的钱,加上于今那儿借的15万,边学道又添了2万,凑够30万,把吴天喊到了俱乐部附近的快餐店。

在角落的座位,边学道交给吴天一个任务。

他口干舌燥地说了半小时,吴天问:“不就是跟上次去昆明一个套路?”

边学道知道,自己又把人家想简单了。

现在是2004年4月,8月将在希腊雅典举办奥运会。

边学道的想法是,在8月之前,花钱签下他圈定的几个运动员的广告代言合同。

因为财力有限,也因为运动馆项目就那么几个,边学道圈定了五个运动员。

他跟吴天说:只需要让这几个运动员拿着刚赶制出来的印着“尚动俱乐部”字样的俱乐部旗帜,在上面签上名,竖大拇指,就行。

然后等这些运动员在奥运会上夺金后,把照片拿出来,放大,挂到运动馆墙上,或者拿到报纸上登广告。

五名必签运动员,边学道是这样安排的。

第一,因为他准备在运动馆里打造射箭场地,为这块场地,边学道划定了两个运动员,2004年中国队首金杜丽,和2008年中国射箭首金张娟娟。

边学道给吴天的任务是,杜丽的合同必须拿下,张娟娟看情况而定。边学道知道这个时候无论杜丽还是张娟娟都还没成名,所以他划给吴天在这一块儿的经费很少。

第二,就算自己的运动馆没有跨栏甚至跑道,边学道也不准备放过2004年雅典奥运会之前的刘祥。

岂止是不能放过,简直一定不能放过。

边学道告诉吴天,这个叫刘祥的跨栏运动员,酬劳方面,上不封顶。只要对方要价了,无论多少,都传回来跟边学道商量。

边学道已经无数次在脑海里幻想,如果这次吴天弄到刘祥拿着自己俱乐部旗帜举大拇指的影像,等刘祥在雅典一战成名之日,自己的俱乐部该有多拉风。

这简直比在全国报纸都买一张整版广告还管用、还拉风。

第三,因为增加了羽毛球场地,边学道让吴天搞定的另外两个人是张宁和林丹。

边学道知道,张宁是大器晚成,此时还没崭露头角,价格应该不高。

林丹虽然刚在全英公开赛夺得男单冠军,但这时他还仅仅是中国羽队一哥,远没到后世接班刘祥当“吸金王”的日子,也不贵。

之所以圈定这五个人,边学道还有一层考虑——小心驶得万年船!

如果他圈定的人在几个月后的奥运会上都拿了金牌,吴天会怎么想?

外界会怎么想?

现在这五个人,三个是雅典奥运会冠军,两个是燕京奥运会冠军,以2004年奥运会这个时间节点看,压五中三,成功率60%,似乎还不算吓人。

等到了2008年,估计没人还记着他当初压宝这茬了。

既打消潜在猜疑,又给俱乐部的代言名人堂增加深度和厚度,何乐不为?

快餐店里。

边学道看了一眼手表,跟吴天说:“这两天就出发,别担心钱,哪怕其他人都搞不定,搞定了刘祥就算胜利。”

2004年的刘祥处于一生的巅峰,是神一样的人物,所以边学道宁可犯忌,也要跟吴天说明这个人的重要性。

他已经想好了,到时吴天真要是问他怎么能未卜先知押准刘祥,就说是去世的爷爷托梦。

……

……

第二天,吴天出发去了燕京。

边学道继续为钱抄歌……呃不,是继续为钱创作歌曲。

毕竟他上网搜索了,确定还没面世,才动手的。

这一次,边学道翻出2001年高考完在五叔家小山上记歌词的那个笔记本,挑了半天,他挑中了刘喜的《凤凰于飞》。

拿到《凤凰于飞》的曲和词后,范红兵和唐涛彻底迷茫了。

他们实在想象不出,写出《突然的自我》的人,怎么还能写出《凤凰于飞》?

这不是一个路数啊!这不科学啊!

范红兵认可这首歌很牛逼,但同时他也明确告诉边学道:“这样的歌不好卖。”

道理很简单,这样的歌需要一个情境,给电影或者电视剧配乐倒是很合适。

边学道不信邪,坚持就卖这个。

结果前次跟人联系,第一天就有回应,可这次,整整三天,没有人表示愿意收这首歌。

边学道准备放弃了,他琢磨着下一首要不要继续抄周传雄的《青花》。

虽然可着一只羊薅羊毛不太厚道,但没办法,谁让从前竟听他的歌了呢?

第四天,终于有人回信了。

这次傻眼的人是范红兵和唐涛。

《凤凰于飞》有人出价了,出价的不是别人,是圈里名人刘喜,出价25万。

这个价格,在整个国内音乐市场都是高价。

比价格更让人注目的,是刘喜出这么高的价格买这首歌,说明这首歌的词曲作者已经达到相当高的水平。

这样的词曲作者,绝对是宝贝啊!

只要有心人关注,天底下就没有秘密。

很快有人打听到,卖歌的不是别人,是去年引出一波舆论话题的“遇到兄弟”。

而不久前刚冒头的一个新人的成名曲《冬天的秘密》,正是“遇到兄弟”卖出去的。

除了扼腕叹息,还能做什么?

盯着“遇到兄弟”的经纪人,买歌。

出一首买一首,砸锅卖铁也要买到手!

边学道没让这些人失望,第三首歌很快出炉了,萧敬腾的《怎么说我不爱你》。

到现在如果范红兵和唐涛还不知道“遇到兄弟”的歌究竟是谁的作品,他俩也不用混了。

小样出炉,大家立刻看出这是一首好歌。

可是从demo看,这歌似乎不太好驾驭,甚至可以说是难唱,至少想唱出歌词里的味道不太容易。

还是有人出价了。

第一个出价的,20万。

一个小时后,涨到30万。

一天后,涨到35万。

两天后,涨到40万。

所有人都知道,已经到极限了。

出价人提了一个要求,他觉得《怎么说我不爱你》demo的演唱没有达到歌曲所要表达的极致效果,而他们公司的几个歌手试唱之后也没能准确把握住这首歌,所以希望“遇到兄弟”能再提供一个更接近他们创作初衷的演唱版本。

这番话翻译一下的意思就是我都出到这个价了,你们把demo做得再精致点,配乐编曲什么的,最好一步到位。

其实不怪对方提要求,之前的小样里,边学道只是唱出了旋律,但没唱出味道。

这不是他偷懒,而是萧敬腾的这首歌实在不好唱,费嗓子不说,歌曲里的一些感觉是萧敬腾本人独有的,边学道怎么努力模仿都没成功。

现在,买家是行家,人家花高价,当然想要完整的歌曲,不仅是词和曲,还包括意境。

边学道只能重新找感觉,又让范红兵找了一个钢琴高手,重新录制。

六天后,当录出的demo终于被买家认可,边学道的嗓子几乎已经发不出声了。

有了这笔款子,加上工作室的收入,吴天那边的经费差不多够了,边学道见好就收,把已经写好的《燕京燕京》重新压在了箱底。

突击卖歌告一段落,边学道和范红兵、唐涛三人各有收获。

边学道有了宣传造势经费,不用每天为钱愁得牙疼。

范红兵和唐涛则确立了自己在圈里的地位,毕竟在别人眼中,他俩手中攥着一个金牌词曲制作人兼金牌歌手。

为什么是“兼金牌歌手”呢?

因为所有人都和范红兵唐涛一样,以为买去《怎么说我不爱你》的公司肯定第一时间发歌,推新人上位。

结果等了两个月,新歌杳无音讯。

后来有人打听,才知道原来那个音乐公司找了好几批歌手试唱这首歌,结果能原key完整演绎的没几个。

一些已经成名的歌手倒是能唱,但风格和味道又不对路。

一传十十传百,最后终于有两个成名歌手对这首歌感兴趣,本来想收,结果听了一遍边学道终极版本的demo,又都放弃了。

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要是以后有人将这个小样流出去,谁当原唱谁倒霉。

下一篇:第142章 傅采宁RB攻略(620加更) 上一篇:第140章 909再无孔维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