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2012年1月6日,小寒。

3号回到松江后,边学道一直住在金河天邑,多数时间看书,少数时间发呆。

自从下山,他在公司待的时间越来越短,最后发展到过门不入,有什么想法,就打电话叫某个下属出来一起喝杯茶。

渐渐的,大家也就都适应边学道这种“工作方式”了。

说到底,这是一种边学道舒服,大家也舒服的结构状态。边学道依旧是有道的掌舵人和灵魂核心,依旧威慑有道内外部的不稳定因素和对手,与此同时,他也给了手下最大限度的发挥空间,让大家施展才能,让大家试错、锻炼、成长。

所有明里暗里的猜测在边学道办公室挂上《卿云歌》后消失了。

虽然大家实在看不出边学道“菁华已竭”,却全明白了他“褰裳去之”的心思。

进难!

退比进更难!

不论边学道的退意几分真几分假,在一些人看来,至少他办公室挂的这幅字,就已经超越很多人了。

而边学道,他不在乎别人怎么想怎么看,他现在只想找回自己的真心真性,而不是浪费时间做一些别人觉得他应该做而他自己不想做的事。

6日下午,松江下起了雪。

白色雪花飘落田野、街路和楼台,两个小时后,窗外的街道和楼顶连成一色,远处群山同日白头。

“叮咚!”

门铃响了两声,边学道走到门口看是谁。

门禁显示器里,身穿白色羽绒服的苏以执伞站在雪中。

上楼,进门。

苏以收起伞,环视房间,微笑着说:“还是之前的样子,一点没变。”

边学道走到吧台旁,问道:“茶?咖啡?还是……”

“水吧!”

端着水杯,看见桌子上放着一瓶香水,苏以好奇地走过去,拿起来闻了一下,问边学道:“你用的?”

边学道摇头:“平时不用,偶尔熏下屋子。”

又放在鼻前闻了一下,苏以说:“挺好闻的,它叫什么名字?”

“此梦。”

“此梦?”看了看手里的瓶子,苏以看向边学道问:“能送我吗?”

边学道点头:“喜欢就送你。”

“喜欢!”

……

……

2012年7月19日。

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宣布出资10亿美元收购照片分享服务公司Instagram。

2011年7月到2012年7月,仅仅一年,有道不引人注目的一次投资升值10倍。

有媒体发文称:正是拥有Kki的有道集团神来之笔一样的“卡位战术”,才逼着Facebook出重金收购Instagram,要知道在此之前Facebook最大的一笔收购才不过4000万美元,而且若不是米国政府干预,Instagram极有可能早已被有道收购。

可就算没有收购成功,一年升值10倍的投资也足够让人羡慕一阵子了。

似乎为了证明边学道办公室里那幅“菁华已竭”多么谦虚,2012年10月,SpaceX龙飞船将货物送到国际空间站,开启私营航天新时代。

11月,大江公司推出世界首款微型航拍一体机“Phantom”。

Phantom问世即一鸣惊人,很快行销全球,大江公司估值一路飙升。

四个月后,2013年3月,微软公司宣布30亿美元收购沙盒游戏《Minecraft》(我的世界),惊掉一地下巴。

6月,在大江公司推出大众消费级航拍飞行器及禅思机载云台引领燃起全球航拍热潮后,有道出售手中近半的大江股份,套现20亿美元。

边学道此举,有人批评他“只是个纯粹的生意人”,也有人称赞他“不赚最后一块钱”的聪明策略。

几天后,边学道的电子邮箱收到一封匿名邮件,邮件附件是一张“定都阁”的照片。

坐在电脑前沉思了10多分钟,他将“定都阁”跟另外几封已读邮件一起删除。

7月。

边学道飞到沪市看了童超在艾真画廊举办的个人摄影展。

照片全是这两年童超周游世界路上拍的,用的依然是夏宁留下的相机。

展厅最边缘处,是一张女孩站在清晨湖边的背影,盯着照片看了好一会儿,边学道问身旁的童超:“这是夏宁吗?”

童超坦然摇头:“不是夏宁。”

8月。

徐尚秀在耶鲁倡议发起“冰桶挑战”,募资用以救助渐冻人患者。

将自己浇冰水的视频发到网上后,徐尚秀邀请自己的导师和关系要好的同学参加挑战。

就这样,“冰桶挑战”火速在耶鲁传播开来,继而蔓延到耶鲁校友圈,然后是整个米国。

相比另一个时空,发源于耶鲁校园的“冰桶挑战”的传播力和爆发力强上一倍不止,各界名人大佬纷纷湿身挑战,“冰桶挑战”迅速风靡全球。

在亚洲,边学道不是第一个响应“冰桶挑战”的人,却是第一批中影响力最大的一个。

边学道浇冰水的视频发到网上后,点了三个圈里大佬的名字。

被他点名的大佬迅速响应,先后拍了自己浇冰水的视频发到网上,然后继续邀请其他大佬参加,就这样,不到48小时,“冰桶挑战”就席卷微博和国内媒体,火到无人不知。

热热闹闹的“冰桶挑战”随着夏天的过去销声匿迹,徐尚秀却因为一部电影短片再次万众瞩目。

2013年12月30日,时长15分钟的《真爱至上:十年特别集》全球同步上线。

这部有道影视传媒投资,呼应十年前《真爱至上》的续集短片由《真爱至上》原班人马拍摄,无论咖位多大,无一缺席。

影片结尾处,连姆-尼森和托马斯-桑斯特父子在河边长椅上对话,两人起身拥抱时,一对亚洲情侣挽臂走过来礼貌地问路,连姆-尼森友善地给二人指路。

影片中问路的亚洲情侣是边学道和徐尚秀,徐尚秀自此正式以边学道女友身份亮相。

……

……

时间匆匆,转眼到了2014年5月。

母亲节这天,边学道飞到伦敦,跟沈馥一起筹备小盈星的五周岁生日。

却不承想,13日凌晨,有道在非洲的手机工厂发生事故,需要边学道立刻回国商议对策。

早上7时50分,护卫车队停在沈馥住所门外,李兵带着三个保镖进门接边学道上车。

刚醒来不久的小盈星发现爸爸居然要走了,含泪欲滴地抱着边学道胳膊,不说话,只是哭。

边学道蹲下身,用手指刮了一下小盈星的鼻子,微笑着说:“爸爸跟你保证,处理完公司的事就回来给你补过生日,你想要什么,爸爸都给你买。”

“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爸爸。”

“你就当帮爸爸一次,爸爸下次也答应你一个请求。”

“真的?”

“真的。”

“你等我一下……”

说完,小盈星跑上楼,不到一分钟,又噔噔噔跑下楼。

喘着气把手里的指甲油瓶放在边学道手上,小盈星端端正正地坐在儿童椅上,看着边学道说:“我想爸爸帮我涂指甲。”

红色指甲油!

“好,爸爸给你涂。”

让李兵搬来椅子和矮桌,边学道坐在小盈星对面。

门外保镖和车队肃静等待,门里边学道一板一眼地给女儿涂指甲。

十个指甲全涂完,边学道刚要拧上瓶盖,小盈星伸手说:“爸爸,我也给你涂一个。”

“盈星!”一直站在旁边的沈馥忍不住出声制止。

跟沈馥对视一眼,边学道看着小盈星说:“那说好了,只许涂一个。”

“好。”

小盈星涂得很慢很慢,一个指甲足足涂了差不多两分钟。

涂完,边学道抬手吹了吹,然后起身,抱了沈馥一下,什么也没说,转身带着李兵离开。

小盈星想要追出去送爸爸,被沈馥一把拉住,不让她出门。

小女孩正挣扎着,已经关上的房门被人推开,边学道去而复回。

只见他手里拿着一枝院子里种的马蹄莲,在小盈星面前蹲下:“爸爸差点忘了一件事……送给你,我的小公主。”

接过马蹄莲看了看,小盈星撅嘴说:“这枝花好小,别人都送我开得大大的花。”

看着小盈星,边学道笑着说:“我跟他们不一样。”

……

……

(全书完。)

下一篇:完本感言 上一篇:第1516章 焚经归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