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听周航问到寒山和拾得的对话,边学道放下筷子,说:“记得。”

周航说:“世间有人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骗我,如何处置乎?”

边学道说:“只要忍他、让他、避他、由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过几年,你且看他。”

说完,两人同时提杯,碰了一下,一口喝干。

周航说:“别说我了,说说你吧,跟董雪发展得怎么样了?她好像在TJ吧?”

边学道说:“她已经毕业了,一年多没怎么联系,前两天刚见了一面。”

听边学道这么说,周航知道两人没发展成恋人关系,就没再往那方面问。

周航问:“董雪毕业干什么呢?空姐?”

边学道说:“对。”

周航听了,想了想,没说什么,转而问:“你交女朋友了吗?”

想到周航刚跟自己讲了他的情路历程,边学道也就直说了:“有女朋友,到燕京就是来看她。”

这下周航有点吃惊了。

在燕京待了三年,别的可能不知道,燕京本地女孩挑男友的潜规则他是知道的,外地人极难入她们法眼。

而且,其实周航喜欢上的,就是一个燕京本地姑娘。长得算不上漂亮,但样子和气质极合周航眼缘,属于别人见了打65分,周航见了打90分那种。

周航在女生身上吃了不少苦头,但一直没有放弃。

所以,现在听边学道说来燕京看女友,第一反应是边学道女友是燕京人,第二反应是不可能。

果然,周航问边学道:“你女朋友燕京人?”

边学道说:“不是,在燕京工作。”

“……”周航更加蒙了:“在燕京工作?你还没毕业呢?你女朋友工作了?”

边学道看着周航呵呵笑,说:“怎么的?行有师姐追你,不行有师姐追我?”

周航愣愣地盯着边学道看了半天,憋出很难从他嘴里听到的两个字:“我~操。”

“你女朋友在燕京干什么工作?”周航问。

“去年考的公务员。”边学道说。

周航问:“国考?什么单位?”

边学道说:“中X部。”

“我~操。”也许是喝酒了的缘故,也许是边学道的话总是让周航意外,周航第二次爆粗口。

两人又喝了几瓶啤酒,周航带着醉意问边学道:“知道我为什么还没回家吗?……嗝……”

边学道也有点高了,问:“不知道,按说早该放假了,留在学校追姑娘呢?嘿嘿……”

周航摇着手说:“不是不是,我留在燕京等着给一个老师送行。”

边学道眯着眼睛问:“老师?送什么行?”

周航说:“一个一直对我很好的老师,调到市里工作了……”

边学道想了好一会儿,说:“调到燕京市里工作了?市委还是市政府?”

周航说:“市政府。”

边学道说:“这一步走得不容易啊!有道行,有运气。”

周航说:“是啊,听说是有人赏识,加上同学里有得势的。”

边学道靠在椅子上说:“学而优则仕,千百年来,中国知识分子的通天之路啊!对了,都说你们人大出来的容易当官,好好混,以后我也借点光。”

周航手拿筷子,在桌子上“啪”地一敲,说:“没问题。”

边学道站起来,说:“行,我先投点资,这顿我请了。”

周航一把拉住他说:“别闹,没这么磕碜人的,你来燕京还能让你掏钱?”

边学道笑嘻嘻地把周航按回椅子上说:“都说了是投资,坐下!”

……

第二天,周航回春山了。

在火车上,周航给边学道打了个电话,说回春山再联系。

接下来两天,边学道跑了六七家俱乐部,往外发了4张名片,其中他比较看好的是两个营养师,他觉得这是尚动十分需要的。受此职业启发,边学道甚至想,等尚动俱乐部成规模以后,可以进几套亚健康多功能检测仪,把运动、保健、营养、调理和健康结合起来,形成一个尚动独有的“大运动”理念,开创行业先河。在运营模式和理念上,全面压制对手,占领高地。

到燕京的第四天,单娆说可以出来见他了。

挂了电话,边学道给单娆发了条短信:今天穿的内衣性感吗?

隔了好一会儿,单娆回:看见你就知道了。

边学道当时就兴奋了。

大多数女人都是这样,只要两情相悦的情况下跟一个男人有了第一次,之后她就不设防了。

而且,分开一个月,单娆对边学道的想念,远胜边学道思念她。培训无聊的时候,她就坐在那儿想,这个时候边学道在干什么?

一进房间,单娆就抱住边学道,看着他的眼睛说:“终于想到来燕京看我了?”

边学道说:“大姐,这不刚放假就来了吗?再说……”

单娆说:“有话一会儿再说吧,先交公粮。”

一次……

两次……

三次……

下床倒了杯水,边学道重新上床,挨着单娆靠在床头,说:“今天这么疯,怀孕怎么办?”

单娆说:“怀孕咱两就去领证。”

边学道说:“现在就去领了吧。”

单娆问:“你带户口本了?”

边学道说:“没带。”

单娆一个翻身,压在边学道身上,贴着他的脸说:“你快点来燕京吧,我想你。”

边学道说:“我来正是想跟你商量一下这件事。”

单娆用听上去十分舒服的声音问:“商量什么?”

边学道把右胳膊枕在脑后,说:“还记得吴天吗?”

单娆想了一会儿说:“记得,跟你们一起踢球那个,怎么了?”

边学道问:“记得他在咱们体育场打的广告吗?”

单娆说:“好像是什么室内训练场。”

边学道说:“对,训练场。”

单娆问:“说他干嘛?”

边学道说:“那次踢完球,我们就认识了,前阵子他找到我,说训练场陷入困境,想让我帮帮他。”

单娆问:“你怎么帮他?”

边学道一点一点把自己之前想好的说法向单娆透露:“入股。他的训练场经营不好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资金不足,宣传和改造跟不上需求。”

听到这儿,单娆抬起脑袋问边学道:“你答应了?”

边学道用歉意的眼神看着单娆,说:“答应了。”

单娆眉头一皱,问:“吴天怎么知道你能帮他?”

边学道料到精明的单娆会想到这个问题,就说:“吴天不知道从谁那听说了诚信自行车的事,他能算出这一块每月有不小的收入,就来试探着找我,他本意是让我出点钱,帮着训练场度过难关。”

单娆问:“结果呢?”

边学道说:“我把训练场改造成了运动俱乐部,投入了……差不多300万。”

单娆一下抬起上半身:“投入多少?”

边学道又说了一遍:“差不多300万。”

单娆看着边学道,半天没说出话来,从床尾抓起自己的衬衫,套在身上,问边学道:“为什么不早跟我说?”

边学道伸出胳膊,温柔地把单娆拦在怀中,说:“这事我做的不对,之前应该跟你商量一下,当时事情太急,训练场房主第二天就要收回房子租给别人,我筹措资金压力很大,就没顾得上……我当时其实就是想,摆脱对网上收入来源的依赖,尽快干点正当行业,少让你担心……”

单娆依偎在边学道怀里问:“那咱俩怎么办?”

边学道双手扶着单娆肩膀,看着她的眼睛问:“为什么这么说?”

单娆看着边学道说:“你投入那么多钱,明年毕业怎么来燕京?”

边学道一脸轻松地说:“放心,这个俱乐部就是个跳板,是我拿来练手的,我以后不会一直待在松江,走出来是迟早的事。”

见单娆不说话,边学道继续宽慰她说:“放心,长则三年,短则一年,我肯定会给你一个说法。再说了,万一俱乐部经营不善,明年这个时候也就亏得差不多了,到时我毕业就来陪你。”

单娆掐了边学道一下说:“别胡说,为什么经营不善?那是300多万,都亏了?”

边学道笑了,说:“你看,担心了吧,我的钱就是你的钱,还是要干好,争取把俱乐部的连锁店开到京城,到时风风光光娶你进门。”

单娆没理边学道吹牛,问:“300万,你哪来那么多钱?”

边学道说:“从朋友那借了一点。”

静了一会儿,单娆问边学道:“你要我等你几年?”

边学道说:“到2008年,如果那时我的事业不能让你觉得有奋斗的价值,我就来燕京,给你当家庭妇男。”

单娆轻轻叹了口气,喃喃地说:“还要四年啊……”

这一晚,单娆留在了宾馆。

早上,刚刚7点,边学道电话响了,小心掰开单娆的胳膊,接通电话,就听到吴天气急败坏的声音:“我刚到俱乐部,咱们的门口被人用垃圾堵了……”

……

……

(喜欢俗人的朋友请尽量订阅正版支持作者创作,谢谢大家。)

下一篇:第173章 雄狮怒火 上一篇:第171章 再见周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