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问了一下秘书,发现是省体育局联合企业搞的全民性体育比赛,很是切合年初号召建设文化大省的心思。

随后,主要领导在省体育局报上来的一份材料上,破天荒地做了批示。

虽然批示一共不到20个字,但听到消息的朴成章还是高兴得连抽了三根烟。

因为老朋友在电话里告诉朴成章:“老板让大秘将批示复印一份,送到了宣传部。”

啥也不说了,无心插柳,正好插到了领导眼前的空地上。

宣传部的领导见到批示,立刻指示省内主要媒体,要对这次尚动杯比赛,了解透,报道好,争取掀起一股全民运动风。

省委宣传部的通知下到松江日报,报社里的几个领导很难受。

不久前,松江日报广告部的主管刚跟集团领导抱怨,说今年的广告任务有点难完成,市里不少企业很不给面子,尤其是尚动俱乐部,广告部几波人过去谈,都被顶了回来,说话非常不客气。

松江日报最近在忙活一些年初定下来的任务,没分出力量收拾尚动俱乐部,不过已经提上了日程。

可这边还没动手,省委宣传部的文件倒先下来了。

几个领导一看,咋的?刚没给我们好脸子,还得免费给尚动做宣传?

社长拿着文件看了一会儿,摘下眼镜,说:“这个事先不用理,上面问就说记者和版面安排不开。推几次,没准他们就忘了。”

日报总编辑说:“中间还隔着市委宣传部呢,什么时候市里下文了再说。尚动那边的材料要继续搜集,一定要攒够分量,不动则已,一动就把他弄倒,让他明白,看是广告费贵,还是他们的牌子贵。现在市里一些企业确实有点给脸不要脸了,不杀鸡儆猴,他们以为咱们是要饭的呢!”

社长说:“你们先弄着,材料齐了,给我看看,然后再说。”

……

北江省尚动杯室内足球锦标赛开赛当天的仪式,比之前羽毛球的开赛仪式盛大得多。

省体育局的领导到了,省教育厅派员参加了仪式,甚至连省委宣传部也来了个处长。

跟尚动合作的几所高校,也派校级领导参加了开赛仪式。

仪式当天,麦小年把所里的警车都派了过来,停在入口处,很是壮了不少声势。

在尚动制作的巨幅宣传海报上,将省体育局、省教育厅列为主办单位,将几所高校和新展派出所列为协办单位。

开幕仪式后,各方坐下来,将12月初的尚动杯大学生雪地足球赛正式敲定。

省教育厅和几所高校明确表示,将全力组织动员市内、校内学生参加比赛。

尚动俱乐部表示,今年的比赛是首届,只要尚动俱乐部在松江,每年都会举行大学生雪地足球赛,丰富大学生课余生活,锻炼本地学生体质。

最后落实到纸面上,尚动出钱,高校出人,体育局和教育厅出力,求名得名,求利得利,求政绩得政绩,形成一个几方多赢局面。

从开赛第一天的情况看,男子、女子、少年三组比赛,质量最高的是男子组,看起来最养眼的是女子组,但边学道和吕济琛、刘毅松最关注的是少年组。

只要是少年组比赛,吴天、刘毅松、吕济琛必有一人到场观赛,挑选好苗子为敢为俱乐部积累班底。

开赛第四天,边学道和管理层开了个小会,紧急为少年组最佳球员增加了一件奖品——2003年皇马中国行全体球员签名足球一个。

把两项比赛的后续事宜交给丁克栋和杨恩乔跟进,边学道抽时间回学校上课。

这学期,有一门课的老师十分执著,连续点了几次名,最近一次,当着教室里两个班同学的面说:“告诉叫边学道的学生,下次他再点名不到,直接准备补考。”

补考边学道不怕,可是碰见这么轴的人,万一补考也不给过,就闹心了。

边学道决定给老师一个面子。

看见边学道走进教室,好多人的表现像看到了外星人。

确实,很长一段时间以来,边学道出现在教室里的次数,跟飞碟光顾地球的次数差不多。

看上去40多岁,长相十分男性化的女老师又点名了。

点到边学道时,听到有人喊“到”,女老师特意停止点名,让边学道站起来。

仔细看了边学道一眼,女老师没说什么,继续点名。

边学道站了一会儿,见女老师不搭理他,自己坐下了。

听了一会儿,觉得有点困,边学道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身上的手机开始震动……

一下,两下,三下,停止震动。

迷迷糊糊中,边学道知道这是来短信了。

掏出手机,按开短信,边学道一下清醒了。

短信只有几个字:姓边的,我会盯着你的。

看着手机屏幕,边学道心里翻转好几个念头。

恶作剧?

威胁我?

是谁?怎么会有自己的电话号码?

在教室里坐到下课,跟909的人在食堂门口分开,边学道进了充值营业厅。

“你好,交话费。”

“号码。”

“139xxxxxxxx。”

“你这是外地号码啊。”

“嗯,帮朋友交的,这个是哪里的号码?”

“山西。交多少?”

“20。”

女营业员一顿操作,盖了戳儿,把发票递给边学道。

边学道接过发票一看——

我~操!

没有机主姓名,是个临时账号。

边学道不死心。

他习惯于在身后盯着别人,现在有人说盯着他,让他很不爽,他要努力揪出这个人来。

更何况他这几年,大多数时间与人为善,但也得罪了一些人。

几次出手,都比较狠,不是小打小闹一笑而过的仇。

在校门口的地摊上,边学道买了一张IP电话卡。

拿着卡,打车跑了个起车费的距离,看见路边有电话亭,告诉司机停车。

用公用电话拨打刚缴费的手机号码。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连续三天,边学道每天都拨几次那个号码,一直关机。

对方露一下头,就沉了下去,边学道觉得,这不是恶作剧,是对头找上自己了。

他第一反应是陶庆。

边学道手里有一些陶庆的家庭信息,他想自己去天河市看看情况,又觉得似乎不太合适,以后真出什么事,他这次去天河就会是嫌疑线索。

可他手底下没有适合去天河干这事的人。

于今、王文凯,要么跟陶庆打过照面,要么参与了陷害陶庆。想了一圈,似乎只有杜海适合,他又怕杜海干这事不够机灵。

怎么办?

找私家侦探?

下一篇:第222章 换谁都受不了 上一篇:第220章 借势借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