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前面变绿灯了,后面的车开始按喇叭。

不知道是不是边学道在车里的缘故,女设计师有点紧张,好几下才打着火。

开过路口,边学道问:“要不我来开?”

女设计师如临大赦一样,说:“好,前面我靠边,咱两换位置。”

边学道说:“我不认路,你帮我指路。”

听他这么说,女设计师有点傻:什么意思?不认路?不会手把比我还新吧?

看女设计师表情,边学道就知道她误会了,忙说:“我不是燕京人,刚来没几天,不熟悉路。”

两人换了位置,边学道开车,女设计师指路,配合还算默契,一路开到中海凯旋小区。

从车上下来,女设计师问边学道:“老司机了吧?”

边学道说:“还行,最近几年开的少。”

站在空空的房子里,女设计师感叹:“这儿的房子真不错,比想象中还要好。”

边学道站在一旁,笑了笑,没说话。

从包里拿出卷尺、笔、本子和照相机,女设计师跟边学道一个屋子一个屋子量米数。

量完一个屋子,就从几个角度用相机把屋子照下来,在本上记录照片编号。

都忙活完,站在客厅中间,女设计师问:“说说你想要的风格吧。”

边学道说:“具体风格,现在说不了,等你见着我女朋友,让她跟你说。我只跟你提一个要求,尽量简洁、舒适、大气。”

把女设计师介绍给单娆,边学道去了五道口。

这里曾经承载了他无数幻想,甚至重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对燕京的全部期待,就是有了钱以后,在五道口囤他十几、二十几、三十几套房子,然后每月等着收租。

现在,他对囤房收房租的心思已经淡了,但他还是想给自己这几年的思量一个交待。

再者,不知道为什么,单娆对边学道买房子很高兴,但边学道一提给她钱,她就拒绝。

对单娆的表现,边学道嘴里不说,心里是很认可的。

爱钱的女人多,给钱不要的女人少之又少。

单娆越是不要他的钱,他越要给。

单娆工资低,三五年之内也没有升官加薪的可能,在燕京这样的城市,实在是难以保证生活品质。

所以边学道变通了一下,他准备在五道口买几套房子,让单娆收租。

给你钱,你觉得不好意思,让你帮着收房租,从别人手里收钱,感觉就没那么明显了。

……

除了整栋整层买楼的山西煤老板和温州炒房团,边学道这样的人是房屋中介最喜欢的。

两天时间,他买了五套房,基本就是一个套路,看房,觉得行,全款,签合同。

本来觉得买五套差不多了,不想下午的时候又碰到一个十分不错的房源。

已经卖了边学道两套房的男中介拍着胸脯说:“哥,这套房是真的好,地段、楼层、户型、价格都没得挑。这个房主我认识,这套房是他去年在我手里买的,到今年,这就涨了一截,我估摸着,到明年还能涨。我也是看哥办事敞亮,才跟哥说的,放心,我绝对不是为了多赚钱才这么说的,这样,这套房子你要是觉得行,中介费我只收一半,另一半当交朋友了。”

边学道心想,买了五套,也不差多买一套,这玩意现在买,过几年就是七八倍的利润,去看看好了。

再说了买双不买单,图个好兆头。

电话里,房主跟中介说,房子现在有租客,他已经跟租客说了,一会儿有人去看房子,房主正开车往这边赶,大概一小时后到。

拿上地址,边学道跟男中介一起出门看房子。

站在门外,看了看门牌,确定是这里,男中介伸手敲门。

屋里传来一个女声:“谁啊?”

中介说:“看房的,房东刚跟你联系了。”

门里传来脚步声。

“咔吧”一声,门开了,看着门里的两个女人,边学道一下呆住了。

门里站在两个女人,开门的是边学道刚刚认识的女设计师,站在屋里客厅往门口看的,如果边学道没记错,是看“龙马之战”时跟在洪剑身边的那个女人。

这也太巧了。

男中介率先进屋,边学道冲女设计师笑了笑,也跟了进去。

进到屋里他才发现,屋里的女人怀孕了,看上去起码四五个月的样子。

这?

是洪剑的?

在房子里简单看了一圈,边学道让男中介打电话告诉房主,改去中介公司碰头。

男中介也没想到房子里有个孕妇,点点头,出门打电话去了。

出门前,边学道跟女设计师说:“不好意思,打扰了。”

女设计师微笑了一下说:“没关系,设计图再有三天差不多能出来。”

边学道说“好”,转身出了门。

听见边学道的下楼声,孕妇问女设计师:“姐,你认识这个人?”

女设计师把房门反锁上,回身说:“刚认识的,一个客户。”

孕妇叹着气说:“刚安顿好,房东却要卖房子,咱两要不要提前出去看看房子?万一新房主买房为自住,到时现找怕没合适的。”

女设计师说:“你别跟着操心了,房子的事我想办法。对了,你男朋友什么时候来燕京?”

孕妇说:“快了。”

女设计师说:“快了,快了,他说多少次‘快了’?不怪老姨说你,你啊,工作也不错,追求你的人也不少,怎么就犯傻成这样?”

孕妇听了这话,低头不说话,只是一对眼珠,滴溜溜转个不停。

女设计师到厨房,把刚热好的牛奶倒进杯里,拿出来递给孕妇说:“你跟姐说实话,你是怎么想的?”

孕妇摩挲着装牛奶的瓷杯,好半响,说:“中学时,他转学到我们学校的高中部,一次我和一个女生被校外的小混混拦住要钱,是他和另一个高三男生打跑了混混,从那以后我喜欢他好多年。”

女设计师问:“你初中,他高三,转眼他就高考离校了,你怎么喜欢他?”

孕妇说:“我也不知道,就是喜欢,总会想起他。三年前在我单位附近的肯德基遇见他,我一眼就认了出来。”

女设计师问:“你主动搭讪?”

孕妇点头。

女设计师问:“你图他什么?”

孕妇想了好久,悠悠说道:“那时是6月,差不多还有一个月就要高考了,那天下午大雨,我躲在屋檐下避雨,隔着一棵树,一辆黑色轿车忽然停了下来,然后我看到洪剑从轿车里下来,随后跟下来一个女人,女人在雨里跟他说燕京、爷爷、舅舅、高考什么的,我听不太清,就看见女人几次拽洪剑上车,洪剑都挣脱了,后来女人从车里拿出一个包,递给洪剑,洪剑拉开看了一眼,还给女人,女人不接,洪剑就把包扔在了地上,从敞开的口里,洒出好多钱,一叠一叠的,好多,都被雨浇湿了……”

女设计师第一次听表妹说起这段往事,想了好一会儿,说:“燕京?爷爷?你就凭这件事认定他是高干子弟?你就给他怀孩子?”

孕妇说:“我也说不清,开始可能有这种想法,后来就不是了,就是喜欢,就是爱他,哪怕他结了婚,哪怕他在松江当警察我们一年也见不上几次面。”

女设计师一下拔高了声音说:“就算别的都可以理解,你为什么怀孕,还一定要生下来?”

孕妇又不说话了。

看孕妇的表情,女设计师叹了口气:“你回屋休息吧,我收拾一下去工作室了,晚上想吃什么,短信发给我。”

……

房主到中介公司一个小时后,看过了相关证件和票据,边学道跟房主签了合同。

简单聊了一会儿,房主说他是举家移民美国,资金周转不开了,这才出售燕京的房产。

男中介已经跟边学道交了底,这伙计就是个炒房子的

边学道听房主这么说,没说什么,多数时候就是笑。

在合同上签了字,房主略带不舍地说:“我是实在没办法了,不然真不会卖这套房子,我觉得过几年再卖,肯定不止这个价。”

边学道收起合同,笑了笑,说:“这世上就没有只涨不跌的东西,见好就收是正理。”

房主眼带深意地看了一眼边学道,说:“是这个理。”

大事谈完了,边学道问:“房子里的租客,说说吧。”

房主一拍脑袋说:“哎呀,你看我这记性,差点忘了,租房的合同我带来了。”说着,从包里掏出一份折叠的合同,打开看了一眼,说:“他们租到明年9月底,每月租金这合同上有。”

边学道看了一眼租房合同上乙方一栏里的人名:樊青雨。

他在猜,这是女设计师的名字,还是那个孕妇的名字。

说起来好笑,请设计师时,边学道什么都问了,唯独没问设计师叫什么,就把人甩给了单娆。

从中介公司出来,边学道打车回宾馆。

在车上他已经给单娆发了短信,说晚上请她吃饭。

车到宾馆门口,边学道意外地接到了洪剑的电话:“去俱乐部找了你几次,都说你出差呢,什么时候回松江?”

边学道手里还有几套房子要过户,最快也要三四天才能回去,对着电话问:“怎么了洪哥,找我有事?”

洪剑说:“想跟你道个别。”

边学道诧异地问:“道别?”

洪剑说:“我和老康都要离开松江了,我去燕京,老康去蜀都。”

“……”边学道问:“哪天走?”

洪剑说:“后天动身。”

边学道说:“太突然了。”

洪剑说:“电话里一言难尽,找机会见面再说吧。”

边学道说:“我现在就在燕京,你到燕京后联系我。”

洪剑说:“好。”

结束跟洪剑的通话,边学道又给康茂打了个电话,两人聊了十多分钟,从康茂嘴里,边学道知道了发生在洪剑身上的事。

洪剑离婚了。

下一篇:第244章 总算没看错人 上一篇:第242章 碰上“女魔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