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陈建说的,边学道早有耳闻,他了解的甚至比陈建还要多一些。

大庆那个地方,工资不算高,但工作稳定,一些好的岗位,福利优厚,一年到头家里用的几乎什么都发,职工的工资基本纯剩。

在东森大学里,每月消费层次最高的那一群男生,十个里有五个是大庆来的,就很能说明问题。

前世,边学道认识的大学同学里,最快结婚的差不多都是大庆的,最快买房,最早买车,最早在QQ空间里晒大house和出国游照片的,也是大庆的居多。

在大庆,只要家里有个处级干部,基本都是富翁。若不然,在管局有点实权,那日子也是好得流油。再差一点,能挤进市政的公检法,生活水准也在中国人的平均水准之上。

曾经有大庆人跟边学道哭过穷,说大庆挣的少,边学道只问了一句,对方就不说话了。

边学道问他:“嫌挣得少,为什么大庆出来的学生哪都不爱去,几乎都回大庆了?”

一个城市也好,一个国家也好,其实想要判断好不好很简单,只要看人的流向。

当然大庆也有穷人,但哪里没有穷人呢?

实际上,大庆巨富少,但穷人也少,不然也不会有人戏称大庆是中国最接近共产主义的城市。

从某种意义上说,大庆养的寄生虫也中国城市里最多的。

杨浩说:“让你们说得我都忧伤了……”

童超说:“你跟你媳妇不是早就商量好了,毕业一起去沪市,忧伤啥?”

杨浩说:“其实我想考研来的。”

陈建说:“拉倒吧,咱这个专业,读了博士出来都那个样。”

童超说:“就是,眼看着再有半年,就金风玉露一相逢了,读个屁研究生,还是让别人当研究僧,你跟蒋楠楠到沪市研究生孩子吧。”

杨浩说:“我发现你跟夏宁处对象以后,越来越不矜持了。我和我家楠楠,发乎情止乎礼,就是牵牵手,连嘴都没亲过。”

艾峰接过话,问:“老陈,你信吗?”

陈建说:“老七这性子,有可能,要是换了老边,就不好说了。”

边学道正在听他们聊天,见陈建扯到自己,说:“我跟老七差不多,他女朋友在蜀都,我女朋友在燕京,都鞭长莫及。”

陈建跟艾峰说:“老艾,国考交费确认的时候你喊我一声,我最近背题背得脑子有点木,总忘事情。”

艾峰说:“行,到时我喊你。”

童超说:“看你俩一天天的真累,要不你俩想想办法,穿越回古代吧,回去割了就能当公务员。”

杨浩说:“一入公门深似海,从此节操是路人,两位保重。”

陈建立刻接了一句:“保重你妹。”

…………

周一。

边学道刚要出门,接到刘毅松电话:“上次跟你说的那个教练,一会儿10点到俱乐部,你别忘了。”

边学道看了一下表,9点10分,时间还来得及,说:“我现在就过去。”

应约来的人叫唐根水,边学道看着还算满意。

不知是在部队锻炼出来的,还是本来就是这样,身上带着一股精悍之气,尤其是那一对眼睛,看着你的时候,像在打量你的弱点。

边学道没跟他客套太多,直接告诉他,尚动新的馆开放之后,会增加散打、拳击、跆拳道、女子搏击术之类的项目,需要一个领军人。

跟外形不太相符的是,唐根水说起话来很谦虚。

“我只是在部队学了一点搏击的皮毛,散打和拳击都是看录像自学的,怕撑不起来这一个摊子,让你失望。”

边学道看着唐根水说:“你不要有太大压力,尚动重视能力,更重视人品,你是老刘推荐来的,而且你在公交车上挺身而出,有这两样,尚动就会给你足够的信任和支持。”

唐根水听了,问:“具体需要我做什么?”

边学道说:“你的工作目前是两大块,第一块,是帮着物色优秀的格斗教练,在开馆前,把教练团队先组建起来。第二块,我希望你辅佐刘毅松,来训练尚动的保安队,现有人员的素质不行,就换人,现有装备不行,就购置装备,总之,我希望尚动的保安队是一支真正有杀伤力的队伍。”

边学道特意把战斗力说成杀伤力,唐根水显然也听了出来,他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边学道说:“如果可以的话,尽快过来工作。”

唐根水点头说:“我尽快。”

傅立行主持改造的两个馆,花钱如流水,可是边学道从没觉得这钱花得不值。

只要明年三馆合一,就算坐实了松江第一俱乐部的位置,而且几年内都很难被人超越。

这个俱乐部本身产生的效益就很不菲,而且符合人们越来越重视运动和健康的大趋势,算得上细水长流的行业。

另一方面,有这么大一个俱乐部,和良好的现金流,无论贷款还是融资,都会容易一些。

…………

李裕妈妈出院回家了,李裕的姨妈从外地来松江照顾姐姐。

李裕爸爸每天无论面对谁,都是一言不发,几天后,开始出门,联系朋友,给别人当夜班出租车司机。

一个不小的出租车公司,上千万身家,前后半年多,败在一个赌字上。

现在的李裕家,除了自己家住的房子,还有一个80米的老楼,全部存款大概还有20几万,另外就是全家三口的三辆车。

这样的家底,换在普通人家,也还算得上殷实了,可是在李裕妈妈眼里,这个家已经败了。

按照李裕妈妈的打算,是想让李裕毕业后出国的。

见李裕从医院解脱了出来,把李薰安顿好,边学道拉着李裕出来散心。

在边学道看来,只要帮李裕指两条自己顾不过来的赚钱道儿,几百万还真不难。

要是再加上他的支持,千万也问题不大。

现在的关键是让李裕换个心情,放松放松。

要说放松,最好的办法莫过于找姑娘,可是李裕这人专情,加上李薰刚在医院陪了李裕一周多,这个时候带李裕出去,有点不厚道。

边学道问李裕:“要不去KTV嚎几嗓子,发泄发泄?”

李裕摇头,问边学道:“你的俱乐部,有没有沙包沙袋什么的?”

边学道说:“正在弄,再过几个月就有了。”

李裕问:“那有没有其他能让人发泄的东西?”

边学道问:“射箭算不算?”

李裕听了,说:“带我去。”

边学道说:“别说兄弟不仗义,再问你一次,大保健和射箭,你选哪个?”

李裕问:“大保健是啥?”

边学道听了,十分干脆地说:“走,射箭去。”

…………

尚动俱乐部里,韩立川正在郁闷。

拿尚动银卡那个女人又来了,这次不仅自己来,还带了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来。

吴天早就跟他说过,银卡和V8是一个权限,能带3个人进馆,也就是说,这三人随便玩,俱乐部走账。

其实,她们射多少箭,打碎多少石膏盘子,韩立川犯不上郁闷,毕竟上面有老板顶着呢。主要是这三人中的那个男的,太累人。

一男两女三个人,两个女人都还好,指点几下开弓姿势就自己鼓捣去了。那个男的,个字倒是挺高,就是那身板,太瘦了,韩立川看他第一感觉就是这人吸粉。

果然,射出去的箭轻飘飘的,跟着第一次来的年轻女人在旁边嘲笑他:“听酒吧那几个小妹说,你内~射无力,现在看你射箭也这样,你这身子骨算完了,别出去糟害自己了,在家老实养几年吧。”

男的一听,眼睛瞪得溜圆,然后泄气,忽然扭头冲韩立川喊:“你们这都什么破弓?什么破箭?射出去一点劲都没有……”

……

见李裕情绪不好,边学道让李裕坐在后座上,他开着李裕的三菱来到俱乐部。

在停车场,边学道刚进车位,一辆黑色奥迪插进了他右边的车位。

一路上都沉默的李裕,忽然说出一句:“我靠,A8。”

边学道下车,看见旁边的A8驾驶室里走下来一个男人,一个非常酷的男人。

男人30出头的样子,全身上下外溢着一种难以言说的气质,既让人觉得他出身不凡,又洒脱不羁之极。

见边学道和李裕看着他,男人友善地冲他两笑了一下,然后向尚动走去。

围着男人的A8转了一圈,又看看边学道,李裕说:“行啊,把开A8的都吸引来了,你这俱乐部想不赚钱都难啊。”

边学道“切”了一声,说:“你是来得少,我这的会员,开100万车的,没有100个,也有70个。”

李裕说:“我说边老板,你是不是也买辆车啊。上次那个,我都没看着几眼,你就送人了,我现在想换个车开,只能靠你了。”

边学道看了看旁边的A8,说:“行,过阵子买一辆。”

李裕说:“别啊,抓点紧,等你毕业了,我去哪抓你去啊。”

边学道说:“滚蛋,我毕业了也在松江。”

两人走进尚动,看见刚才开A8的男人正在会员区里办卡,李裕冲边学道挤了一下眼睛,说:“来钱了。”

射箭区。

边学道和李裕,选了两个挨着的箭道。

韩立川看见边学道拿弓抽箭,立刻过来打招呼。

边学道指着李裕说:“我哥们,第一次来,你教教他。”

韩立川点头说:“没问题。”

从边学道和李裕走进射箭区,卢玉婷就注意到了他。

她记得这个男人,打车堵在停车场路口下车那个。

一个连车都没有的,看射箭教练的表情,似乎还是这里的常客,卢玉婷瞬间觉得尚动的档次被边学道拉低了。

卢玉婷正要张嘴喊韩立川过来指导自己,刚才大堂办卡的男人走到了射箭区,看见卢玉婷,笑着走过来说:“悠着点,今天射的爽,明天抬不起胳膊。”

跟卢玉婷一起来的瘦子也凑过来说:“祝哥说的对,今天射的爽,明天容易举不起来。”

卢玉婷看着瘦子,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滚。”

下一篇:第250章 小姐,你先 上一篇:第248章 不用找工作的毕业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