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李裕从医院回来后,找了个机会,909全寝7个人一起出去吃饭。

在一个寝室处了3年多才发现,909寝8个人,最多愁善感的是艾峰。

喝酒到中段,说到了孔维泽,艾峰居然莫名地哭了起来,说当初要是好好劝劝孔维泽,也不至于毕业时7个人照相。

在座的,只有李裕和杨浩的表情有点戚戚焉的样子。

陈建、边学道、于今和童超,都觉得孔维泽是求仁得仁,从他因睡了别人老婆而得意洋洋那一刻起,就注定了终有一天要为此付出代价。

饭局结束前,艾峰醉了,李裕也醉了。

边学道下楼去结账的时候,于今接了一个电话,然后拿着手机去了饭店门口。

边学道结完账往二楼走,正好看见于今出门的背影,就想过去问问他周玲烫伤的恢复情况。

结果刚走到门口,看见于今拉着身穿红色外套的李友成,一起坐进了黑色红旗车里。

边学道闪身站在橱窗后面向外看,见李友成在跟于今说什么话,于今低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李友成越说越激动,忽然一把抱住于今,似乎哭了起来。

边学道不能再看了。

周玲的事也不用再问了。

他不知道于今和李友成是什么关系,也不关心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朱丹在医院的话,似乎说中了。

其实单娆很早就跟边学道说过,周玲和于今在一起,太被动。

于今是个心气高的,周玲的出身、学历和能力,都太普通。于今平凡还好,于今若是发达了,周玲不见得能幸福。

边学道从来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何况这种事,除了双方父母,谁都管不着。

回到二楼包房等了十多分钟,于今才回来,张罗着开车把艾峰和李裕送回寝室。

寝室里两个醉鬼,边学道不喜欢酒气,他就没睡在寝室,回了红楼。

到家时,沈馥出奇地不在东屋,而是伏在茶几上写着什么。

边学道脱鞋进屋,说:“去书房写啊,这里多别扭。”

沈馥见他回来了,说:“东屋开着灯我妈睡不着,我只能出来了。”

边学道挂好外套,走到茶几跟前问:“写什么呢?”

沈馥放下笔说:“去燕京的事有准确消息了。”

边学道给自己倒了杯水,说:“怎么说。”

沈馥说:“给了两首歌的时间。”

边学道说:“可以啊。”见沈馥的表情有点奇怪,问道:“还有什么?”

沈馥咬了一下嘴唇说:“主办方说,如果学道之人能拿出好的原创,可以再加一首歌的时间。”

边学道说:“这是为什么?其他几支乐队也这样吗?”

沈馥说:“不太清楚。”

边学道放下水杯说:“管他什么音乐不行?”

沈馥摇头。

边学道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说:“你这是要把我榨干啊。”

话刚出口,边学道立刻意识到这话说得有问题。

然后他看到沈馥吃惊地看着他,蹙着眼眉,脸上又羞又怒。

见沈馥起身就要走,边学道连忙说:“新歌你想要什么风格的?”

沈馥不听,直接回了东屋。

看着关得严严实实的东屋门,边学道知道这次算是把沈馥惹到了。不怪人家沈馥,自己刚才的话说得实在是太不经大脑,太暧昧了。

榨干!

怎么榨?

自己无心一说,但听到沈馥耳朵里,八成就是自己用新歌要挟,想要干点什么……

想到干点什么,边学道想到了单娆。

回到卧室,边学道给单娆发了一条短信。

很快单娆的电话就回了过来。

在电话里,单娆说她这几天一直在跟女设计师樊青雨研究装修方案,正想着等最后确定几套效果图,发给边学道让他看看呢。

边学道说:“你做决定就行。”

单娆说:“那不行,这是咱俩的家,你得把把关。”

边学道问:“伯母还在你那儿?”

单娆说:“嗯,我和妈妈最近住在姑姑家。”

边学道说:“我想你了。”

单娆腻着声音说:“我也想你。”

边学道问:“洪剑和詹红最近联系你了吗?”

单娆说:“詹红跟我打过一次电话。对了,正想问你呢,他俩什么关系?是夫妻吗?怎么看着有点不像?”

边学道知道这种事瞒不住,就说:“洪剑去燕京前刚离婚,詹红是挟子上位。”

单娆:“……这样的人你介绍给我干吗?”

也不知道单娆所说的“这样的人”指的是出轨离婚的洪剑,还是未婚先孕的第三者詹红,边学道说:“这是人家的私生活,咱也干涉不了。”

单娆用警惕的语气说:“你不会跟这样的朋友学坏吧?”

边学道笑呵呵地说:“想什么呢?我大学还没毕业呢。”

单娆说:“那也不耽误投怀送抱。”

边学道说:“我现在就想你跟我来个投怀送抱。”

单娆笑嘻嘻地说:“又来了,就知道你打电话就要下流一下。”

边学道咬着牙说:“跟你说了多少次了,这不叫下流,这叫人伦之乐。”

单娆说:“早点来燕京,我天天让你乐,要是不来,或者敢出去偷腥,哼哼,小心你的作案工具。”

边学道说:“对于你这种红果果的威胁,下次去燕京我一定家法伺候。”

……

在李裕的撺掇下,边学道终于决定买车了。

李裕事前给边学道选了一堆车型,边学道直接告诉他:“别忙活了,我已经选好了。”

李裕问:“看好哪款了?”

边学道说:“沃尔沃。”

李裕问:“沃尔沃?”

边学道说:“嗯。”

李裕问:“沃尔沃保养偏贵,为啥不看看日系车,省油。”

边学道说:“RB车省油不省命,我怕死。”

李裕说:“沃尔沃的4S店我没熟人。”

边学道说:“没熟人就没熟人吧,反正都是买。”

……

反正都是买,但李裕没想到边学道买车买得这样痛快。

S80-2.9T6没有现车,边学道买了有现车的S80-2.5T。

66万的进口车,算上优惠、购置税、保险、杂费,一共72万多,一锤子搞定。

李裕不会知道,这辆车上有边学道前世的情节。

像“林畔人家”的跃层一样,这辆S80是前世边学道一个可望不可即的梦。

前世,他梦想能拥有一辆S80,没等他有能力拥有,英年而夭。

今世,他在心里无数次告诉自己,如果买车,第一辆车一定是S80。

站在边学道身旁,看着眼前的S80,李裕说:“这个老气了点吧?”

边学道说:“要的就是这个感觉。”

全款购买,直接提车。

李裕开车,拉着边学道绕着二环兜了一个大圈,边开边说:“这车真稳。”

边学道说:“就是这车底盘低,松江这破路太糟蹋车。”

李裕撇着嘴说:“大哥,路的事还是让那些开超跑的牛人们上火吧。”

……

接下来两天,办车的手续、上牌,边学道没怎么往公司跑,倒是去了几趟“林畔人家”,在那里他有车库。

看着空空如也的车库,边学道心想:车已经买了,这边也该琢磨开始装修了。

燕京的房子是不错,但他暂时过不去,毕业后,住在红楼倒没什么,就是停车是个问题,边学道是个爱车的,受不得自己的车被无聊的人划道子。

把车停好,开单元门上楼。

三楼的住户正在装修,嗡嗡的电钻声在楼里回荡。

站在自己家门口,一摸兜,边学道才记起,前阵子去燕京,出发之前清理了一下随身物品,这套房子的钥匙放书房抽屉里了。

得,进不去门了。

下楼走出单元门,一辆白色宝马X5从入口开了进来。

看着宝马的车牌号,边学道觉得有点眼熟,但一时想不起哪里见过。

宝马停在他的沃尔沃旁边,打开车门,一个带着墨镜的女人走了下来。

边学道一下认出,这是在尚动里跟自己编组射箭的那个妞。

看着白色宝马,边学道有点明白为什么这个妞跟自己一个组的时候总是很赌气的感觉了,合着她开车吓唬过自己。

除了在一个组,别别扭扭地射了两次箭,没什么交情,边学道没出声,笑了一下算是打招呼,走向自己的车,开门,上车,启动。

卢玉婷看着边学道开车驶出小区,呆了那么一两秒钟。

边学道开的车卢玉婷认识,这个小区卢玉婷也买了房子,原以为是穷人钻进俱乐部找欢乐,看来自己想错了。

不过卢玉婷的性格很洒脱,再说她身边有钱有势的朋友多了去了,边学道这级别的,很小儿科,在卢玉婷心里,不论你是谁,就算你有点钱,但我看不上你,一样是白搭。

看了一下房子的装修进度,下楼上车,坐在车里,拿出手机打了两个电话,撅着嘴放下手机,开车出了小区。

开到半路,本来在等直行红灯,等着等着,卢玉婷忽然一把方向盘,向左拐去。

路口站着两个交警,一个十分脸嫩的交警把哨子塞进嘴里,刚要吹,旁边老一点的交警拉住了他,看着卢玉婷的车牌说:“算了吧,记着点,这个牌不要惹。”

下一篇:第252章 东施见西施 上一篇:第250章 小姐,你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