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晚上。

沈馥进门看见边学道放在门口的小旅行包,知道他又要出门了。

基本上,边学道出门,最少是一周。

眼看着就要12月了,动力火车燕京演唱会是1月15号,可是到现在,学道之人的准备工作还差很多。

第一点,沈馥对爱乐工作室组建的乐队水平不太满意,如果去燕京,这支乐队绝对被人批得体无完肤。

第二点,沈馥对《管他什么音乐》的现场爆发力不是特别满意,她甚至对演唱会上的第三首歌有很大期待。

到了这个时候,沈馥已经彻底不再想探寻边学道创作歌曲的灵感来源或者说背后渠道了,她只想顺顺利利走上燕京的舞台,圆圆满满地走下舞台。

她在燕京失去的,她要在燕京拾起。

她要告诉所有认识她的人,那个被人抛弃的女精神病人,用出人意料的方式,华丽回归。

最近一段时间,沈馥一直在努力尝试创作,创作一首关于燕京的歌曲,可是每次看着作品,自己这关都过不去。

听歌容易,唱歌不易,写歌更不易。如果是好歌,难度最少要翻倍,如果是经典歌曲,那难度就是无限大。

尤其是对于燕京的那种感怀心境,沈馥心里装着千回百转,可是短时间里,她找不到合适的旋律和歌词去阐释。

把蔡姐送出门,沈馥进了卫生间。

对着镜子,暗暗给自己打气。

自打那天边学道不知有意还是无意说出那句“榨干”,两人再没说过话,沈馥一直在躲着边学道的活动范围。

可是今天,不能再拖了。

边学道这个当学生的,根本不受课程表约束,他这次出去,可能是一周,也可能是一个月。就算出去半个月再回来,不说要新歌,就是排练登台的两首歌,时间也太紧了。

沈馥走出卫生间,敲响了书房的门。

边学道正对着电脑看单娆给他发过来的中海凯旋的装修设计图,一共4套方案,一搭眼,边学道就毙了两套。

剩下两套,边学道让单娆拿主意,同时告诉单娆,装修不要太注重美观,要以居住起来舒适、方便为主。

正在QQ里教育单娆的家居观,“咚咚咚”几声后,沈馥推开了门。

看见沈馥,边学道在QQ上跟单娆说:“俱乐部来了个电话,我去接电话。”

他只能这么说,单娆压根不知道边学道家里住进了沈馥这么个人。

边学道开门见山:“是演唱会的事?”

沈馥点头。

边学道说:“这样,我明天出去一趟,估计很快,最长三五天,我回来就跟你合练。”

听了边学道的话,沈馥轻轻说了声“谢谢”,转身就要出去。

不知道为什么,沈馥这时的模样,莫名触动了边学道,他猜想,进书房之前,沈馥这样的性格,肯定做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

边学道已经决定,这次从燕京回来,就找装修公司,把“林畔人家”的房子收拾出来,也许不到毕业,他就要搬出红楼。

他能给沈馥的帮助,基本就在这次燕京登台了。

跟沈家两代人结缘,相识一场,送佛送到西吧。

再说,01年时记在本子里的那些歌,提前不用,到时作废,国内音乐圈已经成名的大咖,人家不差那一首两首歌的收益,至于外国歌手,不好意思,认倒霉吧。

对着沈馥的背影,他忽然开口问:“你想要一首什么样的新歌?”

沈馥背对着边学道站住,缓缓回身,用眼神询问边学道。

边学道又问了一遍:“你想要一首什么样的新歌?”

沈馥看着边学道的脸说:“不要像《管他什么音乐》那么小众。”

边学道一脸茫然:“小众吗?”

沈馥说:“可能是我的要求太苛刻了,我的意思是,希望能有一首成名曲。”

“成名曲?”边学道站起来问沈馥。

“嗯。”沈馥迎着边学道的目光,毫不躲避:“成败在此一次。成了,以后我就可以靠名气吃饭;不成,我也不会再缠着你要歌,老老实实在爱乐工作室,赚工资给我妈养老送终。”

边学道问:“你说燕京这次?”

沈馥点头:“对。”

边学道手指轻轻敲着老板桌的桌面,脑袋里不停闪现他有印象的好歌。

一般来说,成名曲已经超出了好歌的范围,基本首首都是经典。

边学道记忆里的歌,都是好歌,但要想一曲成名,能有多高概率就不好说了。

想要一曲成名,最保险的方法就是给沈馥一首成名曲。

成名曲……

成名曲……

哪给她找成名曲去?

见边学道在沉思,沈馥没动,用眼睛瞟边学道书架上的书。

边学道忽然问沈馥:“你英语怎么样?”

沈馥不明所以,说:“还行。”

边学道继续问:“唱过英文歌吗?”

沈馥说:“唱过。”

边学道说:“那就好。”

沈馥问:“你问这个干什么?”

边学道说:“你刚才不是说想要一首大众点的歌吗?”

沈馥点头。

边学道说:“懂汉语的老外少,懂英语的中国人多,要想歌曲的受众更多,不如唱英文歌。”

沈馥看着边学道,嘴唇翕动了几下,终究没说出话。

她已经被边学道的思维打败了。

要知道,华人创作的英文歌,还没见过有在英语国家大卖的。

边学道说:“这样吧,我这几天找找感觉,争取回来后给你写一首拿得出手的英文歌。”

沈馥本来是挺相信边学道的,可是这一次,她真的动摇了。

就算边学道天资横溢,创作中文歌信手拈来,可是这次他说的是英文歌啊,那可是跨语种的创作啊!

把华语音乐圈最顶尖的词曲作者都扔一个屋子里,也不敢说几天之内就创作出一首“拿得出手”的英文歌。

他这该不是被我缠得烦了,用这招儿脱身吧?

也对,自己的要求确实过分了点,给写歌还不行,还想要成名曲。满世界挨个人问,除了精神病和自大狂,谁敢拍胸脯说我铁定给你写一首成名曲?

沈馥有点儿失落,但她不想空手而归,毕竟不论怎么说,这次李裕退出,还得边学道跟她一起登台。

新歌这事就当没有了,在边学道出门之前,一定要跟他把登台的两首歌确定下来。

沈馥走出书房时,已经确定了登台的两首歌。

第一首,陈升版的《燕京一夜》。

第二首,遇到兄弟的《突然的自我》。

第三首……沈馥已经不抱希望了。

可是仍然在书房里坐着的边学道已经确定了第三首歌——《Rolling-in-the-deep》。

边学道是因为《Rolling-in-the-deep》知道阿黛尔的,而且这首歌是阿黛尔最成功的单曲,所以他就把这首歌定义为阿黛尔的成名曲。

在边学道眼里,这是纯纯的成名曲。

红遍世界的成名曲。

更关键的是,边学道听过各种版本的《Rolling-in-the-deep》,比如小萝莉翻唱的,萌汉子翻唱的,绿茶女神翻唱的……

既然是跟沈馥一起登台,他肯定也要唱,恰好前世边学道听得比较多的一个版本,就是林肯公园版的《Rolling-in-the-deep》。

边学道还听过古筝版的……

到时,他用林肯公园的清唱版开头,然后让沈馥用阿黛尔版的接入,方便的话,再让乐器达人沈馥秀一段古筝,只要现场不出重大失误,想不出名都难啊!

……

燕京。

许必成带来的惊喜,远超边学道的预料。

这是一次甩脱了单鸿和单娆的见面。

边学道从机场出来,上了许必成安排好的车,直接被送到一家酒店。

包房里只有许必成一人。

边学道稍稍觉得有点意外,但不算吃惊。

毕竟上一次见面,对方的身份是单娆的姑父,这一次,很有可能是合作伙伴。

“小边,来,坐。”许必成没有起身,伸手招呼边学道坐在对面的椅子上。

边学道四下看了一眼,说:“环境真不错。”

许必成说:“上次说的那个百度原始股,还真不好弄,我托了好几个对口的朋友,才弄到一点。”

边学道起身给许必成倒了一杯茶,坐下,说:“确实不好弄到,对百度有信心的人,都等着上市呢,事实上这时候出手很不明智。”

许必成喝了一口茶,说:“差不多是这样,这次弄到的,都是百度内部人放出来的,据说是一个原管理层,跟团队闹掰了,出手套现,找个项目自己单干去了。还有一些是几个技术骨干,有的想出国深造,有的想移民,因为手头缺钱,套现凑钱。”

见前戏差不多了,边学道开口问:“一共收到多少股?”

许必成冲着边学道伸出三根手指。

3万股?不能吧。

30万股?不会吧。

“27万股。”许必成沉声说:“如果使使劲儿,还能弄到差不多3万股。”

27万股!

等百度上市,这是多少钱?边学道一时算不出。

但不管怎么样,他知道,自己发了。

下一篇:第255章 万城华府 上一篇:第253章 来自荷兰的邮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