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晚上,边学道接到李裕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松江,好把车还他。

李裕家为了套现周转,把家里的三个车库都卖了,现在边学道的车李裕不知道停哪好,就怕停在外面晚上被人给碰了。

边学道说:“车就是个工具,没那么金贵,你的车停哪,你就把它停哪,我明天就回去了。”

挂了李裕的电话,边学道忽然想到,敢为公司现在这么多人,又是体育局,又是各高校,又是建设局,大家见天往外跑,是不是也该给公司配几辆车了?

……

三人下飞机出了长平机场,越发强化了边学道给公司配车的想法。

之前几次都是他一个人走,他始终强调自己是个学生,要低调,坐机场大巴,或者打车,也没什么。

现在自己带着下属,回到自己的地界还一起打车,就有点尴尬了。

尤其是,他为了自己的私事把下属招去燕京,下属看见老板为了自己享受,一掷千金买别墅,一次还买了三套,结果呢,公司一辆车都不配,让大家出门打车,这玩意……

坐在车租车里,边学道跟杨恩乔说:“你打电话跟大家联系一下,一会儿咱们到公司,开一个中层以上的小会。”

杨恩乔掏出电话说:“好。”

……

天旗大厦,敢为公司。

会议室里,敢为的中层全部赶到。

杨恩乔通知得很急,而且语焉不详,大家以为老板出去一趟,有什么急事找大家商量,都放下手头的事,赶了回来。

说实话,吴天几个对边学道出差半途,把唐琢和杨恩乔招去燕京干什么,都有点好奇。

却不想,人到齐,会议开始后,边学道第一句话是:“我和敢为对不住大家。”

好几个人心里立刻就是咯噔一下:怎么着?怎么了就对不起我们?敢为要整体打包卖给别人?

然后边学道第二句话差点把人气死。

“我琢磨着给公司配两辆车,大家有什么好的推荐没有?”

给公司配车?

这绝对是好事。

可是自己老板这么个说话方式真让人郁闷。

不过就算很郁闷,你能拿他怎么办?人家实打实是千万富翁。当然,唐琢心里十分清楚,会议室把头坐着的那个年轻人,是亿万富翁。

很快,像丁克栋这样因为两项赛事各个高校之间来回跑的,高兴取代了郁闷,公司给配车,那可真不是方便一点半点,主要是,出去办事,有派头啊。

不然,自己前脚跟人说敢为实力雄厚,说自己是敢为战略发展部的主任,谈得都挺好,结果人家出于礼貌,送自己出门后,丁克栋还得走到路口招手打Taxi,这玩意伤自尊不说,人家也不把之前谈的事当真。

讨论车的问题,会议室里几个人基本没怎么说话,比如杨恩乔,比如刘毅松,比如吴天。不是他们几个没有发言权,而是他们不懂车。

说话的,一直是丁克栋和熊兰,后来边学道点名让唐琢、傅立行和吕济琛也说说。

最后,边学道拍板,让吴天和熊兰负责,买一辆奥迪A6,两辆别克GL8。

购车的档次,超出会议室里大多数人的预计,但要除了杨恩乔和唐琢,因为在燕京,他俩已经见识到了边学道的本钱。

车辆具体怎么分配,会上边学道没说。车辆买回来后,归哪个部门管理,边学道也没说。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参与会议的人,都有车辆使用权。

就在大家以为会议很重要时,边学道提买车。就在大家沉浸在配车的喜悦中时,边学道开始开会了。

会议第一项:边学道明确了2005年敢为公司的发展思路,以俱乐部业务为核心,向地产领域试水。

见在座的好几个人似乎有话要说,边学道伸手往下虚压一下,继续说:“省体育局那边传回来的消息说,他们已经把咱们的用地申请报了上去,而且我还听说,省体育局有意借着这次咱们要地的事,把他们局之前在城南的家属楼用地置换一下。”

正说着,手机进来一条短信,拿起来看了一眼,是沈馥。

边学道冲吴天说:“体育局那边你全程在跟,下面的你跟大家说说。”

吴天点点头,清了一下嗓子,说:“是这样的……”

边学道拿着手机给沈馥回短信。

吴天说:“省体育局城南那块地,已经批了七八年了,但他们一直没钱盖家属楼。这次,听孙主任话里话外透露出来的意思,他们可能有意让咱们敢为介入体育局家属楼的建造工程,当然,资金需要咱们垫付。”

丁克栋问:“资金咱们垫付?不说敢为有没有那个资金,帮他们盖完了,靠什么收回资金?咱们又有什么好处?”

一听这话,唐琢就暗暗摇头。

这个姓丁的,才气有几分,但还是太嫩,尤其对社会上一些玩法和潜规则,似乎不是很在行。这个团队要想跟上边学道的步伐,正经需要锻炼。

其实吴天一说,会议室里的几个人就猜到体育局的盘算了,而且熊兰已经提前介入了,但大家都没说。

吴天说:“体育局的规划用地上,盖六栋楼绰绰有余。体育局给咱们的好处是,如果小区建成,体育局要其中两栋,其余四栋,归敢为。”

归敢为?

四栋楼归敢为?

四栋楼能值多少钱?

吴天看着熊兰和傅立行说:“我们已经开始估算工程前期需要准备的资金,和建成后的收益。但是地产这个行业牵涉的领域太多,因为地皮还没有最终批下来,有些工作我们没法提前启动……”

“我插一句……”边学道发完短信,听吴天说到这,插话进来说:“如果,我说如果,如果省体育局的用地能置换下来,咱们球场的用地也能顺利批下来,2005年敢为的工作重心就要从尚动转移到建设。”

“我知道,地产领域水很深,我还知道,在座的跟我一样,都是门外汉,我更知道,敢为目前的财力不足以支撑一个小区项目,但我要说,只要我们合力走出这一步,敢为公司将脱胎换骨,而我,保证送诸位一场富贵。”

边学道不是吹牛。

虽然2004年已经晚了点,但不管怎么说,只要赶上这波千年不遇的房价上涨期,将手伸进房地产市场,就算是瞎子,也能抓上来几桶鱼。

“送诸位一场富贵!”

坐在这个会议室里的,就没有容易被人蛊惑煽动的人,但他们还是被边学道少见的表态震住了。

凡是跟边学道接触过的人都知道,边学道不是说大话的性格。就像公司配车,之前不配是不配,配车就配上了A6。

现在,边学道居然开口用送一场富贵给大家来激励大家跟他搞房地产,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边学道十分十分十分地看好房地产。

就在其他人还沉浸在边学道的动员用词时,唐琢已经捕捉到了边学道的战略核心——用尚动俱乐部的稳定现金流跟银行贷款,用足球俱乐部圈地,用体育局的家属小区练手。

在燕京看到的30万股股票已经彻底让唐琢服气了,他绝不相信进军房地产是边学道的应变之举,他认为目前的局面,是边学道精心规划一步一步走出来的。

谁要是跟他说,边学道一年前还认为足球俱乐部是亏钱机器,做梦都没想过自己会成为房地产商,唐琢那是打死也不信的。

见会议室里各人的表情显示他们已经消化了自己刚才的话,边学道说:“好了,现在说为时还早,地皮审批是关键,但是我希望各位回去之后,脑子里多一根弦,多关注一下身边的朋友圈,看有没有以后借得上力的对象,只要地皮审评通过,敢为公司上下立刻全面动员。”

“还有,大家跟手下的教练交待一下,让教练们对各运动组顾客的职业进行一次摸底,要注意手法和方式,信息收集上来后,送到战略发展部汇总整理,具体由杨恩乔负责。好了,散会!”

大家陆续离开,边学道忽然喊住杨恩乔,让他把从燕京带回来的俱乐部会员管理系统的演示版本给他拿过来。

一个人坐在会议室里,对着电脑仔细看了三遍产品推介和演示光盘里的内容,边学道站起身,从会议室的窗前向外看。

窗台上,不知谁摆放了一盆富贵竹,绿油油的,长势喜人。

富贵竹……富贵竹……

苟富贵,勿相忘。

这个软件,这盆竹子,让边学道想到了温从谦。

开尚动俱乐部的钱,基本都是温从谦的工作室帮他赚的,装修改造时,还跟温从谦借了100万。

从工作室脱离出来以后,两人只在卖了my123之后,简短通过一个电话,平时边学道实在是太忙,想不起主动跟人打电话。

温从谦既然转型无门,自己不如帮他找条出路。

边学道脑子里的赚钱门路不少,好多是他不想碰,或者精力照顾不到的,拿出两样稍微指点一下温从谦,成功转型基本不是问题。现在的关键是,要看看温从谦有没有转型的欲望。

别自己想得好好的,温从谦偏偏就喜欢躺在工作室里呼呼大睡。

怎么试?让温从谦开发会员管理系统。

边学道相信,通过会员管理系统,不难看出温从谦的转型欲望强不强烈。

坐回椅子上,摸出手机,边学道找出温从谦的号码。

响了几声,电话通了:“老温啊,是我。”

下一篇:第258章 不再纠结 上一篇:第256章 三节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