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拿着电话想了几秒,边学道跟关淑南说:“我有点事先走,你吃完自己回去吧,抱歉了。”

关淑南伸手招呼服务员:“服务员,买单。”

然后跟边学道说:“谁的电话,怎么了?”

边学道说:“我叔家的弟弟,好像在泰山路跟人起冲突了。”

关淑南说:“你等等,我跟你一起去,你一个大男人,容易冲动。”

……

在车上,边学道微皱着眉头,一路没有说话。

关淑南看着路边,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边学道忽然掏出电话,拨了一个号。

关淑南看见边学道对着电话听了好一会儿,一句话没说。

显然,这个电话没拨通。

刚才边学道有点乱,这时才想起来回拨给边学德,可是电话一直没人接。

边学道又拨了一个号。

“喂,妈,没睡呢吧……我五叔五婶给你打电话了吗……啊,没有啊……行,没事……真没事……我挂了啊。”

挂断这个电话,边学道调出一个号码,看着号码好一会儿,没有按下去。

关淑南不知道,边学道刚才调出来的是麦小年的电话。

可是他左思右想,这事不太适合找麦小年。

首先,泰山路不是新展派出所的辖区。

其二,边学德惹上的是什么事,事情因果,对方来头的大小都还不知道。现在就找麦小年,如果事情很棘手,就把麦小年架在火上了。

其三,洪剑告诉他,麦小年年后就升了,现在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时期,还是自己先去看看能不能解决吧。

可是也不能单枪匹马去,不然人没救出来,自己也吃了亏怎么办?

看了看时间,边学道拨了第三个电话。

“老吴,在哪呢?”

“车提回来了吗?”

“你告诉唐根水,带上一组保安,开车到泰山路附近,到了给我电话。”

“对,泰山路,让他们都穿便装,对了……橡胶警棍……算了……”

“你去财务,把准备发给足球赛、羽毛球赛的奖金,雪地足球的准备资金,俱乐部的现金,还有准备发给员工的活动奖金,用包装好,都给我带来。”

挂断电话。

吴天跟刚才的边学道一样,拿着电话想了好几秒。

让唐根水带着保安去泰山路……

让穿便装……

还提了一嘴警棍,后来又不让带了……

这明显是边老板遇到事了啊!

我~操!刚才在下面看见唐根水还没走。

赶紧的!

刚才边学道在电话里只提了唐根水,吴天知道在事情不明朗前,确实不好将消息弄得满天飞,但也不能全瞒着。

他找到刘毅松,简单说了一下电话里的情况。

刘毅松站起来就拉着吴天走。

吴天说:“我去,你留在俱乐部。”

刘毅松摇头不干。

吴天飞快地说:“前阵子你刚上过报纸,你现在是名人,到时候真要是出什么纠纷,你一露脸,事情就复杂了。”

刘毅松说:“那我干点什么?”

吴天说:“正好今天把车开回来了,我和唐根水带着两组保安过去,你留在俱乐部,把在宿舍休息的保安都召回俱乐部。在家的保安都穿上装备,告诉工作人员和教练都打起精神,保证家里别出事。”

刘毅松点点头,立刻转身去找熊兰和财务了。

吴天找到唐根水,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唐根水拿起对讲机:“一组,现在去装备室,换上装备,到大堂集合。”

“一组收到。”

唐根水继续说:“二组三组,现在全部换上便装,大堂门口集合。”

“二组收到。”

“三组收到。”

吴天在旁边听着,简单几句话,保安队一副训练有素的样子,虽然很紧急,还是说:“老唐就是会调教人,不愧是部队出来的。”

唐根水淡淡一笑,问:“真不要带装备?”

吴天说:“别带了,市里面,出不了什么大事,真露出来,没事也惹一身骚。”

唐根水问:“要是真出事了呢?”

吴天看着唐根水:“能出啥事?”

唐根水说:“不知道啊,有备无患吧,不拿出来就是了。”

拿起对讲机,唐根水说道:“二组三组,带上训练时用的钢管。”

“收到!收到!”

保安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从总队长的命令上看,肯定有行动,好几个人竟然十分兴奋。

要知道,保安队的人当初是边学道亲自把关挑的,身强力壮是第一条件。

早前刘毅松带着训练,练的大多还都是运动员那一套。现在唐根水来了,练的内容,变成部队那一套了,不知道怎地,可能是受唐根水气质的感染,保安队的血性就上来了。

这些家伙,每天在俱乐部门前和周边巡逻时,从护院猛犬变成了绿眼饿狼,巴不得来几个不开眼的混混跟尚动收点保护费什么的。

可惜,自从退卡那次来了几个光头,让“一条腿一万”吓退之后,太平得不得了。

现在会不会是个机会?

唐根水开别克,吴天开奥迪。

别克坐了7个人,奥迪坐了5个人,65万现金放在奥迪后备箱里。

车子上路,两人分别跟车里的保安说了此行的目的。

一听可能是老板在外面遇到事了,需要人镇场子,两辆车里的温度瞬间就升高了。

吴天感觉到了车里气氛的异样,连忙说:“到了都听指挥,不让动手别动手,都斯文点。”

虽然前段时间的分工大会上,吴天调到了敢为俱乐部当总经理,理论上不再是尚动俱乐部的领导,但吴天说话,尚动里的人没人敢不听。

大家都清楚,就连一脸冰冷的三角眼丁克栋,看见吴天都得挤出一丝笑模样才开口说话,谁要是觉得吴天不受老板待见了,在尚动也快干到头了。

……

顺着泰山路,从南往北开,在一家饭店门口,围了一些人。

就是这里了。

松江市的泰山路,是一条比较特殊的路,因为这条路的三分之二在青石区,三分之一在南山区。

所以,基本上,在这条路上出现什么状况,处理人员到场是最慢的,因为两个区的人都会等一等,拖一拖,等着对方的人去处理,能少一事就少一事。

边学道按了几下喇叭,才把前面的人挤开。

然后他看见一脸是血的边学德,被一个黄头发女孩抱在怀里。

边学德和女孩坐在路灯下的马路牙子上,看女孩的姿势和神情,明显是要打他先打我的意思。

六七个中年男人呈扇形站在边学德身前,站在最前头的胖子脚底下踩着一个手机,手机已经碎了。

几个男人身后还站着三四个女人,其中一个女人正在挽自己的头发。

边学道的车开进去,黄头发女孩和几个中年男女都瞄了一眼车,没太在意。

一看这场面,估计被打的是边学道的弟弟,关淑南有点紧张了。

她以为边学道会立刻冲下去,到时不定会发展成什么局面。

却不想,边学道没有第一时间开门下车,而是坐在车里四下打量,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喂,是我,来泰山路鸿升饭店,到了你就看见了,快点。”

放下手机,边学道从扶手箱里拿出一支录音笔,然后看着关淑南说:“你手机有照相功能吗?”

关淑南点头。

边学道说:“一会儿你藏在边上,把现场的人和动作都照下来。”

关淑南说:“还没看见警察,你先报警吧,等警察来了再说。”

边学道打开录音笔,别进自己衣服里兜,说:“我没事,放心吧。”

说完,开门下车。

关淑南紧张地摸出手机,打开照相模式。

……

边学德是真的没什么办法,他不知道自己坐在这里等什么,也不知道要坐多久。

几个月前,他带着林琳回家,父母不接受他这个女朋友,一气之下,边学德带着林琳来了松江。

靠手里的一点积蓄,租了一个小房间。

然后靠修车的手艺,在朋友介绍的修车厂试用了三天,找到一份工作。

林琳会一点美发,但美发不如修车好找工作,出去找工作之余,林琳只能一个人待在租的房间里。

两人的房间里除了一张床,两个旅行包,几乎什么都没有。为了省钱,除了找工作,林琳白天哪儿也不去。

边学德每天出门前留给她的,让她无聊时去网吧玩的10块钱,林琳一分没花,都攒了起来。

她知道边学德是阳历12月的生日,她想留着钱给边学德买个生日礼物。

她看中一件男款外套,要280块钱,她准备到时买下来送给男朋友,给男朋友一个惊喜。

边学德不知道林琳的小算盘,但他知道林琳天天闷在房间里很无聊了。

晚上,厂里的一辆红色雅阁修好了,边学德跟师傅打了声招呼,把车开出来,说是试车。

开到家附近,喊上林琳,带林琳开车出来兜风。

虽然车不是自己的,但这几乎是这对年轻情侣最开心的时光。

没想到,为了躲一只宠物狗,剐上了停在饭店门口的一辆丰田霸道。

听见声音,从饭店里出来了几个醉醺醺的男人,看见霸道被剐了,蛮横地拍车窗让边学德下车。

下一篇:第262章 冲突 上一篇:第260章 边学德求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