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在手机商场,边学道买了两部摩托罗拉V3,想一部自己用,另一部给徐尚秀。

这次无论怎么样,都要把手机送到徐尚秀手里,就算徐尚秀不要,也要她亲手扔了,反正边学道打定主意不会收回来。

交完款,又去诺基亚柜台买了两台7610,准备晚上给边学德和林琳送去。

刚走出商场,手机响了。

电话里,一直负责外联跟媒体打交道的杨恩乔说:“我在北江日报的朋友发来消息,松江日报正在全力搜集昨晚砸车现场的信息,据说明天要整版重磅报道。”

边学道听了,眼皮就是一跳。

他问杨恩乔:“知道报道方向吗?”

杨恩乔说:“北江日报的人跟我透露,极可能是聚众滋事。”

边学道吓了一跳:“聚众滋事?”

“嗯。”杨恩乔说:“聚众滋事可能不会在报道中体现,但估计会出现在评论员文章中。”

“还有评论员文章?”边学道不怒反笑:“还真看得起咱们,一般人可享受不到这个待遇,这是想一刀致命?”

杨恩乔犹豫了一下,说:“要不要我去找松江日报的人,咱们花点钱,投点广告,试试把这稿撤了吧。”

边学道权衡了一下,很快分析出其中利弊。

花钱服软没什么,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如果这次的事被松江日报捅出来,害处实在是太大了。

到时图文并茂,笔墨渲染,尚动在松江的形象可能毁于一旦。

“你问问松江日报吧。”

一时间,边学道没心思去看房了,开车上路,往开发区方向走。

没开出多远,杨恩乔又来电话。

接起来,杨恩乔告诉边学道:“松江日报的人说,这次是社长和总编带队策划的稿子,发是一定要发的,倒是力度和用词可以商量。”

边学道太清楚松江日报的套路了,跟杨恩乔说:“好,不用跟他们接触了,我一会儿到公司,大家一起商量一下如何应对。”

挂断电话,把车停在路边,边学道看着路面想事情。

看来松江日报这次是下狠心收拾尚动了,就是不知道今天松江日报的动作,是他们嗅到机会的自选动作,还是跟昨晚胖子一伙人中的某一个合流了。

如果是报社的自主动作,顶住一波攻势就OK。

如果是昨晚的人在背后操纵,或者煽风点火,那这事就不好办了。

先是让交管局扣车不还,然后捅咕报社把事情炒大,接着试图把尚动定性为“涉X”,自己眼看着被对方两连击了,下面还会不会有什么事发生?

就算不想别的,对上松江日报,派出所是不够看的,麦小年也不够看,升了副局长也白搭。

省体育局?

规格是够,但权力太小,而且不对口。

可是自己忙活了这么久,也没机会接触省市宣传口的人啊!

昨晚砸车的事,冲动不冲动就不说了,现在看来,势力的经营水平还是差了点,钱花了不少,大靠山一个没有。

不管怎么说,这次的事,必须从省体育局借力。

足球赛、羽毛球赛、雪地足球赛,敢为足球俱乐部,还有计划里的体育局家属楼,虽然眼下的利益切合度还很浅,但边学道相信,体育局多少年也遇不上尚动这样的“热心”企业。

体育局要找,同时还要两手准备。

从兜里拿出录音笔,边学道盯着笔看了好一会儿。

他心里十分清楚,只要把这支笔里的内容放到网上,就够松江日报喝一壶的。

你说我聚众滋事?你说我涉X?让大家听听,是谁聚众滋事,是谁动手打人,是谁不依不饶,是谁口口声声说XX局是他们家开的。

收好录音笔,边学道给于今发了条短信,然后启动车子,一脚油门蹿了出去。

……

与此同时,松江日报社。

杨恩乔那个电话很快汇报到总编和社长的耳朵里。

总编辑说:“上午这招儿引蛇出洞果然有效果,看来这一下打到尚动七寸了。”

社长说:“北江日报给他们送消息卖好是肯定的,但会不会在这次的事上帮他们说话就很难说了。只要咱们把采访资料做扎实了,无论谁想帮他们说话,都得想想自己的名声。”

总编辑问:“老陈那边咱们怎么回复?”

社长摘下眼镜,揉了两下太阳穴说:“再问一遍,他提供的信息靠得住不?告诉他,必须给咱们几个采访对象,咱自己派人去采。”

……

天旗大厦敢为公司会议室里,气氛凝重。

昨晚那么多保安在现场,事情早已经传开。

事情对错说不清,但老板当众砸车这一下,实在是超乎大家的想象。

现在看,后果很严重。

边学道是最后一个到的。

走进门,还笑呵呵地跟大家打招呼:“我脸上的伤不明显吧?”

在固定位置坐下,边学道说:“我先给大家听一个东西,然后分配工作,我的要求是,保持信心,决不气馁。”

说完,边学道掏出录音笔,按下播放键。

先是一句没来由的“我没事,放心吧”,然后……

“我打的,怎么地?”

“他们先动手,一帮大老爷们围着学德打。”

“……头上这么大的口子,打人犯法你知道吗?”“犯不犯法你说不好使……”

“小B养的,你跟谁说话呢?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我就欺人太甚了,你能把我怎么样?”

“……我告诉你,我这人是完美主义,这车我爱护着呢,现在你给我剐了,我不能开了,我得换辆新的。”

“我已经报警了,110马上就到。”“到了也不好使,XX局是我们家开的。”

“打了怎么地?你妈来我都照打。”

“怎么的?想动手?想打我们?我跟你说,我们不是你惹得起的,你敢碰我一下,我把你们几个都送局子里去,关你几年,你信不信?”

……

录音到此结束,会议室里所有人,都听出来了,难怪边老板发飙,对方实在太嚣张了。

可是边老板也实在是太有心眼了,这是从一开始就防着事后纠纷说不清呢。

拿着录音笔,边学道说:“只要把这段录音公布出去,是非自有公论,谁滋事,谁X社会,不是一张两张报纸就能定性的。”

丁克栋说:“砸也就砸了,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以后哪条道上的碰到咱们,都得掂量掂量。”

边学道点头说:“下面我安排一下任务。”

“老吴,你去体育局,告诉他们,尚动现在很困难,需要他们支持,如果松江市内针对尚动的舆论环境恶化,尚动可能会考虑退出松江。”

“恩乔,你联系北江日报,如果开打舆论战,希望他们替咱们说几句话。别的不说,尚动的保安,是‘松江市见义勇为先进分子’刘毅松一手带出来的队伍,那两个上过报纸的勇擒歹徒的协警也是从尚动保安队伍走出去的,如果松江日报硬要说尚动俱乐部涉X,到时看看宣传部的人同不同意。”

“老唐,你跑一下医院和XX局,跟进我弟弟边学德的验伤报告,认可花钱,也要尽快拿到报告。”

“还有,恩乔,你把之前松江日报的人用负面新闻作要挟,跟咱们要广告的录音拷贝一份给我,对了,顺便把我录音笔里这段也拷贝几份。”

……

从敢为公司出来,边学道马不停蹄,开车到于今家。

于今现在已经是网上炒作和舆论应对的老手,听了边学道给他的两段录音,几乎不用边学道怎么解释,于今就明白他的意思了。

边学道问于今:“今天能不能就把录音上网?”

于今想了一下说:“今天有点匆忙。像这样的事,最好有一个系统的操作计划。”

“再者,你只给我两段录音,事件前因后果需要整理,被砸车的照片我也需要一张。”

边学道说:“要是等报纸发出来了,咱们会不会太被动?”

于今一下笑了:“大哥,你是开门做生意的,你也不想参选道德标兵,想那些干啥?所谓做生意,只要讲诚信,服务品质好,就不愁没顾客。一张报纸说你点坏话,不至于那么担心。再说了,咱不是有这段录音吗?到时绝地反击,等于既扫了报社的面子,也做了广告,还让人知道咱不是好惹的,何乐不为?”

边学道听了,点头说:“听你的。把事情给我办得漂亮点。”

于今说:“放心吧,十二分功力伺候你。”

“滚蛋。”

在于今家商量了一下午操作细节,出门时天已经擦黑了,想着把手机给边学德送去,边学道又来到医院。

推开病房门,关淑南竟然在。

关淑南心细,记得林琳的衣服被撕坏了,下班后就去商场挑了两件,给林琳送过来。

边学德之前没见过关淑南,昨晚是第一次见。

当时见关淑南母老虎一样护着边学道,加上今天关淑南又来看他,还给林琳买了衣服,边学德理所当然地认为关淑南是边学道女朋友。

看着关淑南,忍着头上缝针地方的疼,边学德费劲地说出一句:“谢谢嫂子。”

凑巧边学道进门,刚好听到这一句。

下一篇:第268章 心硬如铁 上一篇:第266章 再见,边学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