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见进来的是边学道,关淑南的脸一下就红了。

边学道跟关淑南点点头,没说话。

把两个装着手机的盒子递给林琳说:“你和学德的,一人一个,同一个型号的,别用混了,手机卡在盒里装着呢,充好电,安上就能用。”

林琳接过手机,冲边学道说:“嫂子给了我两件衣服,都是新的。”

边学道说:“别乱叫,你关姐是我朋友。”说着看向边学德:“今天怎么样?什么感觉?”

边学德咧着嘴说:“就是疼,头皮一跳一跳地疼,咽唾沫都疼。”

见边学德说话费劲,也知道自己刚才说错话了,林琳接过话说:“今天修车厂的师傅来过了,买了水果,他还说……”

边学道问:“还说什么?”

林琳不敢看边学道,看着床头的输液瓶说:“雅阁的车主找到修车厂,说要赔偿。”

边学道踏踏实实坐在床边说:“把我电话给他,让他找我。”

聊了一会儿,关淑南起身,看着边学德说:“我先回去了,你好好养伤,想吃什么让林琳告诉我,我帮你做。”

边学道说:“你等我一会儿,说两句话就走,我送你回去。”

……

边学道轻车熟路地把关淑南送到她家楼下,看着关淑南说:“谢谢你去看学德,还有,你别介意,他不知道咱俩的关系,误会了。”

关淑南笑了一下说:“不用说,我都理解。昨晚的事,还有什么压力吗?”

边学道故作轻松地说:“没什么事了,无非是破财消灾。”

关淑南说:“我上去了,凡事想开些,钱花了还可以再赚,再说昨晚你确实也太冲动了,你的人居然是带着钢管去的。”

边学道笑了笑,说:“听你说话,你比我妈还老。”

关淑南横了边学道一眼:“想说我老就直说,别捎上别人。”

边学道收拾起笑容,郑重地说:“等忙过这一茬,我请你吃饭,吃顿好的,好好感谢你一下。”

关淑南问:“谢我什么?”

边学道眨了一下眼睛说:“保密。”

回到家里,关淑南躺在床上,脑海中反复浮现的是边学德那句“谢谢嫂子”。

这一句,如同在关淑南感情的堤坝上钻了一个洞,藏在关淑南心底的念头勃然破土:如果我能成为边学道的女人……

……

把车停在红楼下面,边学道拎着手机盒子,走到11A门口。

这次他没打徐尚秀寝室电话,而是用的楼下呼叫器。

运气不错,徐尚秀在寝室,边学道没有报自己姓名,楼上回复说马上下来。

特别神奇,隔着防火门,什么都看不见,边学道还是感觉到了徐尚秀。

果然是徐尚秀。

徐尚秀似乎知道来找她的是边学道,走过防火门,朝他这边看过来,眼神中带着三分慵懒,七分从容,这时的徐尚秀,已经有了一丝2009年的影子。

说来奇怪,边学道一身的烦恼,看见徐尚秀这一刻起,统统消散。

奥迪被扣,报社泼脏水,那又能怎么样?

说破天去,这么个事也够不上判刑,况且自己手里还有现场录音的证据。

至于破点财,又或者尚动没法继续开下去了,不开就是了。

自己银行里有上千万的现金,名下有30万股百度股票,燕京加松江还有12套房产,只要不赌不吸毒,这辈子什么都不干,也是个富贵寓公。

有什么好怕的?

有什么好担心的?

这个世上,还有什么事比善待自己,听心行事,顶天立地,敢爱敢恨更值得追求吗?

边学道看着徐尚秀,自然地笑了出来,说:“给你的,这次别拒绝我了。”

看着边学道手里的袋子,徐尚秀轻轻问:“手机?”

边学道点头。

徐尚秀忽然说:“我问你一句,你诚实回答我。”

边学道说:“百分之百诚实。”

徐尚秀问:“上次的手机,你先送给我,还是先送给单娆的?”

边学道说:“先送给你的,本来也是给你买的。”

徐尚秀问:“这次我若不要,你还会送给谁?”

边学道毫不躲闪地看着徐尚秀的眼睛说:“不会送给别人了,我就没打算拿着它出去。”

徐尚秀问:“我为什么收你的礼物?”

边学道看着自己手里的袋子说:“因为我让你哭过,你就当是我心有亏欠,来补偿你。”

徐尚秀略作犹豫,伸手接过了袋子:“那我收下了。”

边学道开心地说:“机器里安了卡,号不错,以后你就用这个号吧。”

徐尚秀听了,说了声“晚安”,转身上楼了。

从11A出来,边学道忽然有点心软了。

徐尚秀是他前世的一部分,松江日报也是他前世的一部分。松江日报的那份工作让前世的他安身立命,结婚娶媳妇,那里有他的同事,有他的回忆。

掏出电话,想让于今把录音提前发到网上,免得明天松江日报过于难堪,大拇指放在发射键上,边学道迟迟没有按下去。

边学道太了解松江日报这种单位了,根本就是“做糖不甜做醋酸”,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投广告他们帮你吆喝不见得有效果,但他们要是批评你,肯定让你很难受。

现在既然已经跟松江日报闹到这一步,就不能用前世的感情牵绊自己,两边马上刺刀见红,实在不是玩妇人之仁的时候。

更何况,自己单方面让步,换不来对方感激,也换不来和谐相处。

边学道问自己:没有一颗狼王的心,怎么带领狼群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生存?

收起手机,他心硬如铁。

明天,给松江日报一个记忆深刻的教训。

……

边学道知道松江日报的日零售量基本是0,所以不存在从售报点回收报纸问题,他掐准了松江日报往各机关单位的送报时间,告诉于今,早上9点把松江日报的扫描版和两段录音同时放到网上。

上午11点,报纸电子版截图和两段录音,在水军助推下,在网上呈几何级扩散。好多网民看完报纸内容,再听了录音后,第一反应是这家报纸太不要脸了,这简直是指鹿为马、颠倒黑白。

尤其是,网上的两段录音简直是绝配。

先是用负面报道威胁对方投广告,然后果然歪曲事实大篇幅报道了该企业的负面新闻,这样的手法,不知勾起了多少企业的郁闷往事,网上一片质疑报社职业操守的声音。

网民纷纷留言:

“还有没有底线了?”

“还有没有节操了?”

“要是报纸都这么玩,企业还有没有活路了?”

下午2点,松江市委宣传部的电话打到了松江日报社,要求报社出个书面材料说明一下今天关于砸车报道的情况。

松江日报社的社长在办公室里听了网上的两段录音,不一会儿,报社后勤处就接到事务秘书的电话,说社长需要一套新的键盘和鼠标。

下一篇:求求月票,谈谈钱 上一篇:第267章 闵传政两连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