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站在舞台上。

边学道知道单娆就在现场,可是他看不到单娆。

他拼命想着单娆,可是脑海里浮现的都是前世他和徐尚秀生活的点点滴滴。想着某一个早晨,徐尚秀用眼睫毛刷他的脸,徐尚秀把切开的苹果放在他枕头旁,喊他起床。边学道不知道这个舞台有怎样的魔力,让一幕幕往事如此清晰。

该到我了……边学道在脑海里提醒自己。

沈馥用尽全身力气,浅唱低吟“燕京,燕京……”

蒋鸣楷听到此处,把头凑向祝植淳,用特别暧昧的表情问:“这个就是你说的有意思的人?唱得不错,意思在哪?”

旁边的孟茵云听了,动了一下眼睛,虽然还看着舞台,但注意力已经转向了祝植淳。

祝植淳目不转睛地盯着舞台,嘴里说:“不是女的,是男的。”

蒋鸣楷瞪圆了眼睛,扭头跟孟茵云对视一眼,然后说:“我靠!”

孟茵云看向舞台,那个戴墨镜的男主唱开始唱了。

“咖啡馆与广场有三个街区,就像霓虹灯和月亮的距离,人们在挣扎中相互告慰和拥抱,寻找着追逐着奄奄一息的碎梦……”沧桑有力的男声,以一种跟刚才女歌手完全别样的感情,喷涌而出。

孟茵云能感觉到,如果刚才女歌手的倾诉是一潭深湖,那个男歌手表达的是一片大海,歌声里的情怀,似乎带着穿透时空的能力。

边学道开唱了。

跟单娆坐在一起的几个人,不约而同地扭头看了单娆一眼。

单娆知道大家在看她,她脸上的表情不变,平静地微笑着。

可是单娆心里,却已经掀起了翻天巨浪。

为什么这首歌这么悲伤!

学道一共也没来燕京几次,都是自己在这里生活,为什么学道歌曲里的燕京那么忧伤?

在这欢笑,在这哭泣,在这寻找,在这失去……为什么偏偏是这样一首歌,难道这首歌预示着什么?

单娆坐在座位上,什么都听不见了,眼睛里只有舞台上变换颜色的灯光,她反复在心里问:这首歌是什么意思?

杨浩抛开一切杂念,脚下发力,即将进行最后几步冲刺。

带着墨镜的边学道,偷偷闭上了眼睛,唱到了真正触及他灵魂的几句歌词:“如果有一天我不得不离去,我希望人们把我埋在这里,在这儿我能感觉到我的存在,在这儿有太多让我眷恋的东西。”

是啊,在这个时空,边学道才真正感觉到生命的鲜活和前行的希望,而不是一个行尸走肉般的文字审读,一夜一夜地在岁月里老去,浑然不知下一站该去向何方。

这里的好多东西,让边学道放不下丢不开、深深眷恋难以自拔。

还差几步……

就在这时,斜刺里一道强光,直直照在杨浩脸上,杨浩下意识地停下脚步,扭头躲着光线的来源。

紧接着杨浩感觉到两只手腕被人拿住,对方用力一捏,他手上吃痛,两把刀就掉到了地上。

杨浩知道男老师就在身前不远处,这个时候不能打草惊蛇,他不叫也不喊,抬脚就踢对面抓着他的人。

可是对面的男人明显会擒拿之类的手段,往后退了半步,手上发力,一提一掰,把杨浩的胳膊别在了背后。

接着杨浩听到对方小声跟他说:“是边学道让我来的。”

见杨浩不再挣扎,刘行健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瓶,对着地上的刀喷了几下,然后戴上手套,捏着刀尖,把两把刀扔进了路边的绿化带里。

……

坐在燕京的工体里听着《燕京燕京》,别具风味。

这首歌的歌词里,有太多只有在这个城市里生活过的人才能体会的东西。尤其是一些外地来燕京打拼多年的人,他们仿佛遇见了懂他们、给他们写歌的人。

相比于《无情的情书》,相比于《第一号伤心人》,这是一首超脱于情啊爱啊的歌曲,这首歌才是适合燕京,属于燕京,为燕京而唱的歌。

一曲终了,全场无声。

第二首开始前,沈馥跟边学道击掌鼓劲,单娆清晰地捕捉到了这个场面。

边学德拿着手持DV,忠实执行着边学道提前交给他的任务——学道之人的两首歌,全程录下来。

第二首歌是边学道先唱。

一些没看过节目单的,边学道唱完第一句,他们才发现,原来这个乐队的第二首是英文歌。

边学道按照之前练习的林肯公园版的《Rolling-in-the-deep》,先清唱了一段。

蒋鸣楷边听边侧头问祝植淳:“有意思在哪?”

祝植淳撇了一下嘴说:“这两首歌都是他写的。”

“啊!?”

尽管蒋鸣楷很吃惊,但他看着舞台不再说话了,因为他看到刚才的女主唱坐到了一架古筝前。

边学道唱完第一段,伸直手臂指向沈馥,跟观众示意,下面看她的。

古筝版《Rolling-in-the-deep》开始了。

在摇滚演唱会上,听到了古筝独秀,超出了所有在场者的预料。

好多人开始互相问着:你知道这首歌叫什么名吗?

随着边学道的手势,乐队开始进入节奏,沈馥回到麦克风前,开始了经典版的《Rolling-in-the-deep》。

如果说《燕京燕京》是沈馥在回忆中倾诉,《Rolling-in-the-deep》就是沈馥在呐喊中发泄,人们看到的,仿佛是一个在感情的烈焰中枯萎的花朵,浴火绽放。

随着歌曲的鼓点,全场都沸腾了,边学道跟沈馥齐唱了最后一段高潮部分We-could-have-had-it-all……

演唱会最后一首歌,动力火车和嘉宾一起合唱了《彩虹》,现场观众在台上歌手的引导下,开始了全场大合唱。

其中边学道是最为卖力的一个,沈馥看着边学道握着麦克,引吭高歌,由衷地笑了。她以为边学道是唱嗨了,却不知道边学道是喜欢这首歌的歌词。

“只要不醒过来,这就不是梦

请看着我,请拥抱我

体温别流走

好多话想说,好多事要做

请天空给我,请时间给我

再多一点停留

身为一道彩虹

雨过了就该闪亮整片天空

让我深爱的你感到光荣

身为一道彩虹

身为一道彩虹”

……

祝植淳三人没有听到《彩虹》,提前退场了。

各自上车前,孟茵云问祝植淳:“你什么时候回瑞士?”

祝植淳说:“怎么想起问这个?”

孟茵云说:“你知道我为什么问这个。”

祝植淳耸着肩膀说:“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回去。”

祝植淳说的是实话。

他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回瑞士,爷爷跟他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从今天起,你不再自由。

……

坐在车里,单娆一路上都意兴阑珊的。

单娆不是因为边学道跟沈馥一起唱歌不舒服,至于因为《燕京燕京》歌词产生的不爽也很快消散了,真正让单娆忐忑不安的是她察觉到,边学道心里有一处空间,她从没有到达过。

每个女人都会为自己找到了一个优秀男人而沾沾自喜,可是这一晚,单娆发自内心地希望,边学道别再显露其他领域的能力了,别再这么拉风了。

单娆就像一个放风筝的小女孩,随着风筝越飞越高,她觉得手里的线越绷越紧,似乎一阵风来,风筝就会脱手而去。

……

边学道看到刘行健短信的时候,杨浩已经被刘行健带到了自己住的宾馆。

最开始杨浩并不相信刘行健,几次试图逃跑,刘行健报出杨浩读的大学、专业、寝室号等信息,加上边学道的手机号和车牌号,杨浩才勉强相信了他。

刘行健打边学道电话,打了几次都没人接,无奈发了两条短信,让边学道看到短信给他回电话。

拿着刘行健电话,听到电话里边学道的声音,杨浩的眼眶一下就红了。

边学道说:“人没事就好,别犯傻了,你先回家,蒋楠楠的事,我托蜀都的朋友帮忙,你就算想出气,也得从长计议。还有,你别怪我唠叨,你这次真的是犯傻。说句不好听的,你要是犯事进去了,就算死不了,十几二十年后出来,人家早都嫁为人妇,给别人当老婆生孩子暖被窝去了,你告诉我你图个啥?”

杨浩哭着说:“我……我……”

边学道说:“别我了,我跟你说,人这辈子,好多当时觉得比天都大的事,几年后回头看,不值一哂。”

杨浩问边学道:“你怎么能找到我?”

边学道为了唤醒杨浩,故意说:“要找你不容易,但我有办法,因为我有朋友。行了,今晚这一关你算过来了,好好想着以后怎么出人头地吧。对了,你给蒋楠楠打个电话,她都快急疯了。”

拨通蒋楠楠电话,杨浩才知道,因为担心他,蒋楠楠跟家里撒谎有个工作单位联系她,已经回到蜀都找他了。

问出蒋楠楠住在哪,杨浩起身出门。

刘行健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不放心杨浩自己出去,也跟着去了。

看着杨浩和女朋友抱在一起哭,女的一边给杨浩擦眼泪一边说“你怎么这么傻”。

刘行健悄悄走出房间,站在门口抽烟,左手拿着刚才用来晃杨浩眼睛的强光手电,一下一下按着开关,看着眼前忽明忽暗的光圈,不知道在想什么。

下一篇:第293章 你再看看这个 上一篇:第291章 歌舞升平,杀人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