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握着沃尔沃的方向盘,边学德说:“三哥,你这车后面带个T,开着确实带劲儿。”

边学道扭头看了一眼坐在后面的王家榆,跟边学德说:“还是你机灵,这理由都能让你找出来,我确实有点儿坐不住了。”

边学德笑嘻嘻地说:“我贴心吧。说,想去哪?”

王家榆一听,得,这哥俩原来是待得难受了,不是为了买鞭炮。

边学道说:“算了,也没啥地方好去,看大伯家缺啥买点啥,兜一会儿就回去,我有点儿困了。”

边学德一踩油门说:“得嘞。”

边学道扭头跟王家榆说话:“还记得我吗,小时候抢过你手里烤地瓜那个。”

王家榆抿着嘴想笑,忍了两下说:“记得。”

边学道问:“毕业后在哪工作呢?”

王家榆说:“燕京。”

边学道“哦”了一声,转了回去。

跟王家榆说话,纯粹是出于礼貌,毕竟现在大伯家的人,王家榆是身份最尴尬的一个。

到了市里,先买鞭炮。

王家榆记得出门前姐姐说的话,就跟在两人身边一起挑。

哥俩礼炮礼花买了两大箱,搬进后备箱,边学德伸手摸钱包。

王家榆见了,没用姐姐给的200,从自己兜里拿钱递给卖鞭炮的老板。

边学德说:“干啥?我俩买东西还能让你掏钱?”

王家榆说:“不是,我姐让我带钱来的。”

边学德说:“那你带回去吧。”

没让老板接王家榆的钱,边学德拉着老板去一边找钱。

王家榆走过去说:“真是我姐让我交钱的,要不我都不跟来了。”

边学德说:“嫂子没跟我说,我不知道,你先带回去,我跟她说。出来就出来了,我看着你们几个挤在厨房我都上不来气儿。”

见王家榆还要给钱,边学德说:“三哥,你拉着她点,嫂子跟咱们见外,真是的。”

边学道笑着拉王家榆的胳膊,说:“别争了,回去我俩跟嫂子说。”

王家榆看老边已经和边学德把钱结完了,说:“行,咱们一会儿去……”

“砰……咣!”

“啊!”

三个小年轻在路边人行道附近放二踢脚,因为离边学道、王家榆几人很近,在身后,又没提前提醒,王家榆被吓得一声惊叫,躲的时候,脚底一滑,摔坐在地上。

边学道当时也被吓了一跳,所以没反应过来拉住王家榆。

边学德正往回走,被声音吓得一缩脖,然后就看到王家榆惊叫一声摔倒,不远处三个小年轻笑嘻嘻地往这边看。

“我~操!”

砸车那次是对方人多实力强,边学德知道自己怎么都斗不过,才认怂。他一个人在外面当了多年学徒,平时也不是善茬子。

边学德顺手从鞭炮摊上抓了几个大号二踢脚,一个一个扔过去,边扔边骂:“CNMD,大过年想作死是不是?”

三个小年轻躲过边学德扔过来的二踢脚,钻进了街边的一个门市。

边学道把王家榆拉起来,冲边学德说:“算了,几个小孩。”

却不想,他刚说完,从门市里出来五个人,向边学德走来。

五个人里有刚才的三个,还有两个看上去岁数大一点的。

很显然,对方以为边学德是一个人。

边学道把王家榆拉到摊位后面,从大衣兜里摸出一个铁指虎戴在右手上。

这玩意是唐根水给他的,说这个近身斗殴时有奇效。一直放在车里,今天鬼使神差地就带在了身上。

对方五个人围住边学德,问他:“你装你妈了个逼啊!”

边学德也不说话,直接一脚踢向对方看上去最瘦的。

五人中最高最壮的嘴里喊着:“我~操,你还敢动……哎呀!”

边学道在他身后,一脚踹在他腰眼上。紧跟着,边学道戴着铁指虎的右手,一拳打在刚才放二踢脚的一个小年轻的肩膀上,然后他脚步不停,换个目标,一拳,再换目标,一拳,再换目标……用脚踢。

边学道不敢用右拳了。

他第一次戴铁指虎打人,不知道用这玩意最好戴着手套,他打别人疼,他的手也疼……

真心疼!

对方五个人,几乎是一下一个,就都被边学道给放倒了,铁指虎的杀伤力十分惊人。

刚才卖鞭炮的老板都惊呆了。

随后看到边学道手上的家伙,心说这位是混道上的?怎么随身带凶器。

边学德开始爽了。

五个人挨个踢了两脚,指着王家榆说:“我看见你们从哪个店出来的,我告诉你,我姐要是摔坏了,我跟你们没完。”

边学道摘下铁指虎,抖着右手缓解疼痛,跟边学德说:“带她上车。”

当着外人面,边学道没说王家榆名字。

周围一堆人,眼巴巴地看着边学道三人上车,扬长而去。

旁边一个门店的服务员问老板:“老板,他们开的啥车?”

老板:“沃尔沃。”

服务员:“得多少钱?”

老板:“几十万吧。”

服务员:“啊……”

坐在车上,王家榆还有点惊魂未定的感觉。

这哥俩,也太能打了。她这个时候才想到,这两人回到家里天天一脸笑嘻嘻的,在外面不定什么样呢。

边学德问王家榆:“家榆姐,没事吧?用去医院吗?”

王家榆说:“没事,地上有雪,不怎么疼。刚才……你们跟人打架,不会有什么事吧?”

边学德听了,一脸不在乎地说:“有事?有啥事?我以前学车的时候,几个车厂的学徒经常为了抢活打架,都见血骨折了,也没啥事。”

王家榆看着边学道说:“你比他大,你劝劝他。”

边学道笑呵呵地说:“那几个混子,天天就拿吓人取乐呢,见什么人说什么话,碰见这种,打他一顿立刻老实,你给他脸他就能上房。”

边学德原本就怕边学道嫌他爱惹事,从上车开始就在心里打鼓。听边学道这么说,边学德放心多了,一个劲儿地说:“对,对。”

碰见这哥俩,王家榆无语了。

开了一段,边学德问边学道:“三哥,去哪?”

边学道说:“找卖补品的店,给大伯买点人参、海参。”

这次,王家榆想抢着付钱也付不了了,她带的钱不够。

三人一顿采买。

后来连后座上都塞了一些东西。

从超市里出来,边学德问边学道:“三哥,你说那几个小孩每人给多少红包好?”

边学道从后视镜里看了王家榆一眼,说:“这玩意随意,给多少也是他们家大人经管。你要想多给,给完红包,私底下再给五十、一百的,也就行了。小孩子,手里钱多,不是好事。”

边学德听了,叹着气说:“别提了,都是惨痛回忆。小时候别人给我压岁钱,我一分钱没花着,都充公了。”

三人到家。

招呼人往屋里拿东西。

几个小孩看见新买回来的巧克力、奶糖、蛋卷、酸奶、杏仁、果脯,眼花缭乱的,高兴得跟什么似的。

边学义一边搬东西一边说:“你俩把超市抢了?”

吃完饭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耐不住几个孩子软磨硬泡,边学德先给他们放了一箱3寸100发的礼花。

整个村子都惊动了。

村里不少孩子连跑带颠来到大伯家门口,看院子里正在放的礼花,连带着他们也看到了停在院子里的两辆车。

家里的年轻人都到门口看礼花了,大伯坐在炕上靠着墙,看着窗外的边家子弟,看着礼花“通通通”地从自家院子里喷出,照亮一角夜空,劳累了一辈子没什么成就的大伯,本已平静的心忽然对生命生出强烈的眷恋,他强烈感觉到,如果自己就这么走了,会错过好多东西。

除夕到了。

边学道的手机,从上午就开始响个不停。

经历了昨天的事,王家榆跟边学道熟悉了点,见他一直在小屋里打电话,进去给他送过两次水果和零食。

林琳用眼神示意边学德跟她出去,找了个没人的地方,问边学德:“王家榆是不是对三哥有意思啊?”

边学德一听就摇头:“不可能,王家榆比三哥大。”

林琳说:“单娆也比三哥大。”

边学德说:“那不一样。”

林琳眼神儿怪怪地问:“有啥不一样?”

边学德想了半天,说:“三嫂是什么出身?王家榆是什么出身。老话说:从小没爹娘,终究命不强,她……”

看见林琳已经立起来了的眼睛,边学德忽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自己女朋友也是从小没父母,跟着姑姑长大的。

这事闹的,大过年的,这不作死呢嘛!

边学德语无伦次地开始圆话,可是怎么圆都圆不上了。

林琳眼睛泛红地说:“好你个边学德,终于把你心里话说出来了,你还没怎么样呢,就存了这个心思。”

边学德急得,大冬天的脸上都出汗了,一个劲地说:“姑奶奶,小宝贝,我错了,我胡说八道。”

两人正纠缠不清的时候,大门外来了三个头上剃着青皮的男人,冲着院子里喊:“谁是边学义,边学义,出来!”

对方的口气很不善,一听就不是来拜年的。

大过年的有人在家门口这么说话,换谁都不能惯着对方。

边学德现在就站在外面,在屋子里的三兄弟推门都走了出来,接着边家的四个女婿也跟了出来。

大门外的三个青皮立刻就傻了。

我~操!

这是捅了马蜂窝了啊!

边学德最愣,顺手从院子里拎了把铁锹,绕到后面就把三个青皮堵住了。

下一篇:第299章 沈馥搬走 上一篇:第297章 林琳和家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