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离开燕京前一晚,关上卧室门,边爸边妈开始小声聊天。

“他爸,你说单娆领咱俩看的那个房子得多少钱?”

“不知道,肯定比松江贵。”

“那还用你说?学道也是,在这买了房子,也不跟咱俩说一声。”

“说?说啥?跟你说了,你能不让买?让你帮着挑,你会挑?”

边妈说:“那也得说一声吧。”

边爸说:“瞎操心。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儿子现在出息了,你就省点心,多保养身体比啥都强。”

边妈问:“这几天下来,你看单娆这孩子咋样?”

边爸笑呵呵地说:“咋样?把咱俩绑一块,都不是她的对手。不过这孩子心性不错,识大体,有分寸,要是真能把她娶进门,也是咱家的福气。”

边妈问:“你答应了?”

边爸诧异地说:“答应。为啥不答应?这样的都不答应,你还想找个啥样的?”

边妈说:“我就是担心学道,怕他压不住这个老婆。”

边爸摇头说:“你们女人啊,就是只看眼前那一点。你也不想想,你儿子要是压不住她,她能不等学道,自己一个人就去医院见咱俩?你儿子要是压不住她,她能陪吃陪逛,还给你倒洗脚水?想什么呢?”

听了边爸的话,边妈眼睛一下亮了,说:“对啊!”这一句声音有点高,边妈捂嘴看向门口,侧着耳朵听了一会儿客厅里的动静,然后小声跟边爸说:“对啊!我还奇怪怎么自己就来见咱俩了,她这是着急了啊!”

边爸说:“对吧!单娆这姑娘是不错,可咱儿子也不赖。咱俩一辈子也没攒出个30万,他还没毕业就挣了3000万,这里面有运气,也有能力,单娆这样的好姑娘对他动心也是情理之中的。”

……

边学道终于见到了祝植淳说的“圈子核心”。

这次见面很突然,一个女孩要出国,大家给她送行,吵着闹着聊得正欢,院子里传来停车声。

有人透过窗户向外看了一眼,然后跟聚会主角,即将出国的外号“小蜜蜂”的女孩说:“还是你面子大,三叔都来了。”

听到这话,祝植淳找到边学道,小声跟他说:“你想见的人来了。”

边学道问:“岁数很大?”

祝植淳知道边学道说的是刚才那人说了一句“三叔”,他侧头跟边学道说:“叫齐三书,书本的书,三叔是外号。”

边学道扭头看向门口,进来两个人。

前面一个穿着雪地迷彩服,身后背着个大包。后面的一个穿着一身灰色的衣服,远看看不出材质,也背着个大包,两人脸上都有明显的风尘之色。

边学道问祝植淳:“军迷?”

祝植淳摇头说:“生存狂!”

“啊!?”

两个人进屋,一人找了一把椅子坐下,把背来的大包贴着腿放在脚下,跟在场的人打招呼。

祝植淳告诉边学道:“穿灰色衣服的是正主,穿迷彩服的是陪玩,真正的生存狂,都会注意不穿军服。”

边学道问:“为什么?”

祝植淳说:“生存狂的主要思想是在天灾和战乱中生存下来,如果是战乱,穿军服跑出去,人家不管你是不是军人,肯定先瞄准你。走吧,过去打个招呼。”

见祝植淳走过来,穿灰色衣服的男人脸上露出了一点笑意,但也仅仅是一点笑意,一闪而过。

这时,边学道看清了灰衣男人的脸,很特别的样貌,很特别的气质。

怎么说呢?

有点像在《007皇家赌场》里饰演反派的麦德斯米科尔森,只是气质比米科尔森更坚毅冷峻,像一只猎鹰。

跟灰衣男人说了一会儿话,祝植淳给灰衣男人介绍边学道:“三书,这是边学道,我朋友,现在是尚动俱乐部的老板,射箭不错,喜欢户外,正准备在俱乐部里发展出一支户外队伍。”

齐三书看着边学道,问:“你玩户外?”

边学道今世没玩过户外,但前世跟报社同事出去过几次,仅有的两次一夜情,其中一次就是在帐篷里发生的。

所以,边学道眼都不眨地说:“玩过。”

这下齐三书有了点跟边学道说话的兴趣。

齐家是北江本地大族,这个齐三书早年当过几年兵,后来去美国待了六年,认识了一些美国生存狂,从此仿佛找到了毕生的事业,上天入地,兴致盎然。

回国后,他父亲已经调出北江,去了其他省份,可他死活不走,按他话说,北江是福地,无论地震、海啸,这里都相对安全。

如果发生战争,多数也是先从海上来,在北江有足够的逃生时间。

跟祝植淳回到座位,边学道说:“说了这么多,这伙计就是怕死呗。”

祝植淳笑了,说:“你还真说对了,这群人有一个分支,叫PSK。”说到这儿,怕别人听见,祝植淳示意边学道把脑袋凑过来,小声说:“怕死客。”

齐三书和迷彩服坐了一会儿就走了,大家出门送他,边学道看到了齐三书的车。

他只认出了奔驰的标志,但不知道是什么型号,回到屋子里问祝植淳:“他的车什么型号?”

祝植淳说:“G55。”

边学道问:“看着很带劲儿。”

祝植淳说:“是吧?你回去上网搜搜就知道了。”

从派对里出来,祝植淳喊住了边学道:“有时间吗?出去坐坐?”

这是祝植淳第一次跟边学道说出去坐坐。

两人随便找了个酒吧,把车开到了停车区。

酒吧的保安看见祝植淳的A8,“啪”一下先敬个礼,然后引导祝植淳停车。

等到边学道开过去,就没有敬礼的待遇了。

边学道本来不是特别争强好胜的人,但经历这一次,下车前,他开始想,下次看到黄胖子的时候,问问他揽胜什么时候能到货。

从酒吧出来,回到家,已经是夜里11点半了。

进门,打开灯,家里空荡荡的。

这一晚上,边学道最少喝了三种酒。

虽然他和祝植淳都是喝点即止,但车开到半路时,边学道还是能感觉到自己醉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今晚自己这么容易醉,按说这点酒放不倒他的。

可他就是感觉自己醉了。

醉酒后的人,敏感而脆弱,尤其是回到冷冷清清的家里,边学道竟然莫名觉得心酸。

终究寂寞了。

下一篇:第304章 2012世界末日 上一篇:第302章 单娆出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