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齐三书扭头问边学道:“兄弟,想要这座山?”

齐三书说这句话的时候,整条路几乎瘫痪了。

边家人和边家的亲朋好友,都知道前面出事了。

边学道的几个叔伯,姐姐、姐夫,村里的邻居,纷纷下车聚了过来。

跟齐三书一起来的人,就没几个是怕事的主儿,见出殡都能遇到纠纷,觉得这个热闹必须得看看去。

黄胖子人比较懒,不愿意走路,就一路按喇叭,硬是把车开到了齐三书车旁边。

跟着蒙四蒙五来的人立刻有点傻眼。

蒙四蒙五带来的人,要么干出租的,要么干洗浴中心看场子的,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点,人看的多,眼睛都比较毒,在他们眼里,对面这帮人的气质很奇怪,有些看着很土气,有些一看就很有气场,那步态神采,明显是底气足、不好惹的人。

蒙家这是惹上谁家了?

山上的民工见下面这阵仗,咧着嘴说:“老大,不用担心了,这活儿今天肯定黄了,下面后来的那家,光看车,就比蒙家牛逼多了。”

其中两个年轻一点的,动身要下山去看热闹,被带头的一下喊住了:“你们两个傻玩意,下去干啥?这里看不见?咱都收了人家的钱,真打起来,你算哪边的?都老实在山上蹲着。”

两个年轻人心有不甘地停住脚步,另一个年纪大一点的民工说:“听老大的,他是为你们好,下面那两家,哪个咱都惹不起。”

…………

山下路口。

边学道的几个叔伯走过来问明白缘由,都红了眼睛。

什么意思?

大哥出殡的日子,对方要刨边家祖坟?

当着这么多老亲少友的面,大哥没埋进去,倒让别人把父母的骨头掘出来,姓边的男人还能抬头做人吗?

边学道二大爷和五叔脾气暴,听了这话,二话不说,就四下找趁手的家伙,边家几个女婿赶紧过去拉着。

坐在车里的边学道大娘,眼看着还有不到一小时就中午12点了,按照春山习俗,过午不葬。

都说入土为安,想到丈夫入土路上被人这么搅局,大娘的哭声一下爆发出来。

哭了几声,大娘咬牙走下车,从边学仁手里拿过大伯的骨灰盒,对着骨灰盒哀哀地说:“放心,我不会对不起你,今天你要是不能入土,我就下去陪你。”

周围人听见大娘的话,一股凉气直冲头顶,出殡当天对着骨灰盒说这样的话,那是真下了决心。

边家所有人中,最难受的是边学义。

是他跟蒙家谈的,当时说得好好的,没想到对方言而无信,来这么一下。

听见自己母亲的话,边学义没办法了。

时间不等人,眼看就12点,对方这么强硬,现在想别的招都来不及了。

边学义猛地回身,在抱着父亲骨灰盒的母亲身前跪下,重重磕了三个头。

“通通通……”

边学义起身时,头上已经见血。

他坐进边学道的揽胜里,关上车门,开始按喇叭。

周围人一下明白了,边学义要开车撞进去。

好几个人喊:“学义,别犯傻,下来。”

边学义谁的话也不听,一个劲按喇叭让前面的人让开。

人让开了,可是边学义的手把明显不行,车开得一顿一顿的。

见边学义在车里手忙脚乱的,边学道走过去,把他拉下来,自己坐了上去。

后退……调头……

揽胜正冲着小路上蒙家的人和车。

蒙家带来的人“呼啦”一下散开了。

他们不傻,看到边学义磕头的样子,就知道对面这家人要玩命了。

这些人猜测,对面这家也是有势力,现在这么玩狠的,极有可能是因为必须赶在中午12点以前下葬,没时间跟蒙家走别的程序找关系找警察斗法。

现在这家人已经红眼了。

那可是路虎揽胜,排量大,真撞过来,不比卡车差多少,要是被他们撞死自己,跟谁说理去?指望蒙家给自己家抚恤?做梦吧!

看见边学道的揽胜调头,蒙五也来了匪气。

他早就找人摸了边家的底细,刚当上村长的边学义,差不多已经是边家最出息的一个了,其他一堆人,不是农民就是小商人,没一个从政的。

蒙五忘了,他派出去摸底细的人,有一个信息盲点,就是他只摸清了春山地界上的边家人,他们蒙家人在外面开枝散叶,边家也已经迈出了春山。

蒙五活了40岁,一直以一根筋闻名,别人散开,他不怕。

两眼闪着凶光,回身找到自己车,打开后备箱,翻动几下,赫然拿出一支双管猎枪。

然后就在后备箱里直接上子弹。

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动枪了!!!居然动枪了!!!

这回事情真的闹大了!

山上的两个刚要下来看热闹被劝住的民工暗呼侥幸,刚刚跟蒙家拿了补偿还没离开的村民也暗呼侥幸,对方有枪啊!自己家不是边家,跟这些人斗,还能有好下场?

见对方动枪,齐三书和站在身边的老婆对视了一下,交流眼神。

为啥?齐三书车里也有枪,他们得小心别被牵连进去。

不过齐三书并不是特别担心,他的车里,有几个特别通行证,平时不拿出来,只有必要时才给警察看,有那几张纸,一般人不敢搜。

看见枪,边学道的几个叔伯愣住了。

他们这一辈子都是小农民、小百姓,一时血气上涌,还能有几分血性,看见对方有枪,立刻不知道怎么办了。

看见蒙五举枪,边妈先是呆了一会儿,然后疯了一样扑向揽胜,大声拍着车门说:“学道,学道,你下来,你下来……”

动枪之前,边妈还跟边家人想的一样,怎么的都要让大哥入土为安,这关系整个边家的面子和尊严,可是现在看见枪了,边妈不干了。

天大的事,也没我儿子安全大。

对自己这个儿子,边妈嘴里不说,心里满意极了。

从高考前两个月,这个儿子就不断给她惊喜,高考超常发挥不说,大学四年几乎没花家里什么钱,还往家里拿钱,现在还没毕业,已经赚了3000万,让家庭实现飞跃。

自己的儿子,有学历,有车,在燕京有房,还有一个十分拿得出手的准儿媳妇……这样的儿子,现在被人拿枪瞄着,这要是有个好歹的,还让她怎么活?

边妈不断拍着车门,可是边学道盯着蒙五,一点没有畏惧的意思。

边学道没有退路了。

边家所有亲朋好友都在附近看着,还有齐三书带来的一帮人,今天这事,吉利不吉利放一边,他丢不起这个人。

想齐三书他们帮忙,边家自己首先要有一个态度,边学道若是一滩软泥,就算人家出头了,以后估计也很难跟这些小伙伴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所以,边学道决定开车顺着小路往里推,遇人撞人,遇车撞车。

现在,对面那个二百五太配合了,真是在春山当小霸王当习惯了,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众目睽睽之中动枪。

边学道完全没有顾虑了。

你拿枪威胁我,我撞死你也是自卫。

当然,真撞死人,麻烦肯定不小。

事后怎么办?

事后再说。

见蒙五动枪,蒙四气得眼前直发黑。

蒙五你是猪啊!

他们敢撞过来,咱们有理,你现在动枪,怎么都没理了不说,就对方这阵势,很容易把整个蒙家拖下水,而且对方那么多人,你能吓唬住几个?要是里面有干警察的……

蒙四想到警察的时候,就看见对方人群里走出一个中年男人。

在路上的时候,麦小年就认出了黄胖子的车,他在公安系统里混,不可能不认识省政法高官小儿子的车。

别人他认不全,有这么一个,就足以帮边学道平事了,有这尊小神在,他一个分局的副局长强出头,有点自不量力。

可是现在,对方动枪了,麦小年不能继续看着了。

边学道对他够意思,真要是让对方枪击边学道,他就太没义气了。

看见麦小年迎着蒙五的猎枪站出来,齐三书、黄胖子几个知道300万捐款的人同时想到:边学道的钱没白花,交下了个铁哥们。

这绝对是铁哥们!

酒肉朋友有替人挡枪的吗?

麦小年从兜里掏出自己的证件,举在身前大声说:“我是松江市青石公安分局副局长麦小年,我现在要求你出示持枪许可证!”

蒙五把枪一端,说:“站那别动,再过来我打死你,拿个破证就说你是局长,我他妈还是主席呢,谁知道你是真的假的,别动,站那别动,不然我让你下午就进炼人炉。”

麦小年是刑警出身,喜欢带枪,可是这次出了松江辖区,保险起见,他没带枪。

他的枪要是在身上,碰见这样的,他十有七八就开枪了。

听蒙五说这话,麦小年把证件揣回兜里,往前走了一步,说:“你非法持有枪支,还想当众袭警?让我进炼人炉?你打我一枪试试,我是松江青石分局副局长麦小年,你开枪试试!”

蒙五满脸通红,端着枪,一脸的挣扎神色。

麦小年还要再往前走,身后传来了喇叭声,麦小年回头看,看见边学道在驾驶室里挥手示意他让开。

边学道不能让麦小年继续冒险了。

车子启动……

麦小年跳到路边……

揽胜撞向蒙五……

在场所有人心里同时跳出一个词:够狠!

下一篇:第325章 喜闻乐见的方式 上一篇:第323章 想要这座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