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这是徐尚秀第一次听到李健的《传奇》。

一点不奇怪,在王菲唱《传奇》之前,这首歌的流行度并不高。

但不可否认,这是一首很好听的歌。

徐尚秀用力地听每一个音符,每一字每一句。

她知道,既然边学道给了她提醒,这首歌里应该有边学道想要跟她说的话。

这一天,徐尚秀等了两年多。

在徐尚秀心里,她的大学刚一开始,边学道就给她出了一道谜语。

这个谜,她猜了两年多,毫无头绪,她只能隐隐感觉到,边学道对她没有恶意,可是徐尚秀最关心的不是这个,她想知道边学道为什么看中她,为什么偏偏是她,毫无预兆地、毫无铺垫地、单刀直入地对她表示出强烈的爱慕。

然后就在这股狂热的爱意差一点融化她心防的时候,边学道又抽身而去,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从她眼前,从她的世界里彻底消失了。

徐尚秀真的特别想知道,边学道为什么这样?他出的这道谜语,谜底究竟是什么?

徐尚秀是个聪明的女生,经过几次跟边学道的接触,她明确感觉到,有些话,当面问边学道是肯定问不出什么的。

整个谜语的谜底,应该藏在边学道亲手给她的那纸歌词上,她知道,这种下意识的东西,往往比当面对话更真实。

可是任徐尚秀如何秀外慧中,也实在参详不透《再度重相逢》里的含义。

有时候她刚想到一种可能,立刻打住了自己天方夜谭式的联想。

怎么可能?

现在,边学道第二次向她传递信息,徐尚秀猜测这可能是最后的机会了,她知道边学道即将毕业离校。

她聚精会神地听着……

“想你时你在天边,

想你时你在眼前,

想你时你在脑海,

想你时你在心田。

宁愿相信我们前世有约,

今生的爱情故事不会再改变;

宁愿用这一生等你发现,

我一直在你身边,

从未走远。”

歌曲唱到高潮,徐尚秀在黑暗中咬着嘴唇,似乎,还是没有什么收获。

准确地说,这首歌给她的感觉,有些地方跟《再度重相逢》很相似。

比如……

徐尚秀努力回想着……

“前世”,这个词在两首歌里都出现了。

还有就是“这一生”和“这一辈子”。

徐尚秀还是一点都想不明白其中的关窍,她能听出来的,是歌里坚定的深情。

徐尚秀终究被感动了。

因为边学道选的这首歌里没有分别的悲伤,有的都是对某人的执著誓言。

她想象着那个一身男人气的家伙,想象他选这首歌时的表情,想象他刚才给自己发短信时的样子,想象他现在就在对面楼里,也许正在猜测自己听到这首歌的反应和心情。

拿着屏幕已经暗下去的手机,徐尚秀痴痴地想着,连下一首歌开始了都不知道。

……

徐尚秀一点都想不明白边学道的谜底,东森大学校领导也一点都想不明白10号宿舍楼为什么这么不让人省心。

一队人马气势汹汹上到顶楼,所有寝室都是屋门紧闭。

第五首……杨浩选的卢冠廷的《一生所爱》。

虽然蒋楠楠听不到,他还是选这首歌,因为蒋楠楠就是他一生所爱,为了她,杨浩可以动刀,可以杀人,可以冲冠一怒。

80后这一代人没几个没看过《大话西游》的,同样,没几个没听过《一生所爱》。

《一生所爱》前奏一响,附近几个寝室楼立刻有爆发的迹象。

毕业在即,焉知东森大学没有几个至尊宝,没有几个紫霞?

已经有男生开始冲窗外吹口哨了。

有了去年613晚上的经验,学校已经反思出一套应对经验。

楼上男生口哨一响,楼下就有保安用强光手电往楼上照。

刚刚有点亢奋的男生,像在地洞口露头立刻发现天敌的鼹鼠,瞬间就躲了回去。

校领导、保卫处、宿管科的人没理会寝室里的学生,他们直接往天台上走,上到最后一层,都傻眼了。

宿管科的人眼睛都直了,一句脏话差点冒出来:这帮小兔崽子太不是东西了!

楼梯上白花花一片,完全没有下脚的地方,不用试,闻味儿就知道地上洒的是乳白胶。

这玩意咋整?

10号楼的宿管阿姨职责所在,奋勇当先一脚踩了上去……

楼道里不通风,乳白胶干得慢,宿管阿姨手扶着栏杆,用力提脚,脸都憋红了。

还是校领导机智,告诉保卫处的人:“去,下去拿点报纸上来,越多越好。”

这一折腾,楼顶放到第六首了。

第六首是陈建选的《输了你赢了世界又如何》。

陈建终究没有给苏以发短信,没有告诉苏以这首歌是为她选的。

从内心深处说,陈建了解苏以,那是一个转身就不会轻易回头的人。

而他之所以倡议这次放音乐活动,是想在寝室同学面前制造一个印象,他现在虽然滥情,不过是为了麻痹心里的苦痛。

既想念苏以,又眷恋目前的游戏花丛,今天的陈建,比之前几年的他要复杂得多。

保安们捧着报纸气喘吁吁地上楼,一来一回的功夫,第六首歌结束,第七首歌开始。

艾峰选的是王力宏的《如果你听见我的歌》。

其实从歌单上看到艾峰选的这首歌的时候,边学道就知道,艾峰和南娇即将上演毕业就分手。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被毕业杀死的爱情,不计其数。

放这首歌的时候,南娇静静从床上坐起,背靠着墙,心绪起伏。

大学四年,从联谊寝相识开始,她和艾峰在一起的一幕一幕,如幻灯片一样,在眼前交错浮起、飘忽掠过。

那个时候,南娇天真地以为,牵了手就是一辈子。

那个时候,南娇幸福地觉得,亲了嘴就能到白头。

可是临到毕业,两人同时发现,海誓山盟经不起现实的摔打,无论她还是艾峰,都不如童超爱夏宁那样爱得奋不顾身。

后悔吗?

遗憾吗?

谁知道呢!

只要在一起时快乐过,又何必哭哭啼啼小家子气呢?

南娇没哭,11号寝室楼里一些女生的哭声却已经忍不住了。

“泪不会轻易地流

你也用不着歉疚

爱就像覆水难收

情又有谁能强求

猜不透是哪里出了错

或许只是该结束的时候

想起你那句还是朋友

为什么我竟如此痛在心头……”

楼道里。

宿管科的人踩着报纸走到铁拉门前,拿着钥匙的宿管阿姨一下崩溃了。

门上足足挂了三条铁链子,上了三把锁。

909寝室里,这时候最紧张的是李裕,他手气不好,抓阄抓到个第八。

李裕估摸着学校的人随时可能上到楼顶停止音乐,他不住在心里念叨:这首歌快结束……这首歌快结束……

看着铁拉门,校领导铁青着脸告诉身边的人:“破拆。”

终于到了李裕的第八首歌《笑看风云》。

没错就是郑少秋的《笑看风云》。

经典港剧,旋律一起,回忆感极强。

伴随歌声的,是楼上“哐哐哐”暴力拆门的声音。

7、8、9三层的男生都特别好奇,他们不知道为什么楼顶上的音乐能放这么久,也不知道学校那帮人在楼顶上折腾啥呢,弄出这么大动静。

他们能确定一点,如果在楼顶放歌的人被学校抓到,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活得开心心不记恨

为今天欢笑唱首歌

任心胸吸收新的快乐

在晚风中敞开心锁

谁愿记沧桑匆匆往事

谁人是对是错

从没有解释为了什……”

歌没有唱完,第一个冲上楼顶的校领导,快步走过去,鼓起全身的劲儿,一脚把CD机踢翻了。

歌声戛然而止。

没有人闹事,宿舍区一片寂静。

下一篇:第340章 不诉离殇 上一篇:第338章 20岁的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