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松江火车站,女人下车。

边学道本想用手机拍一张女人的照片,想想还是算了,这女人不是没文化的村姑,自己手机照相声音很大,这事说不通。

如果女人没说谎,他知道的信息足够找到这个人了。

而且,在边学道心里,自己这个想法不太成熟,有违他一直以来的行事准则——安全第一。

这个女人,只能当一步闲棋来下。

如果真有必要玩一个狠的,不一定非要请她来当群众演员。

边学道没回林畔人家。

回到红楼,收拾停当,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边学道拿着酒杯站在窗前,看着学校里的路灯,反复权衡,难下决断。

实在是,他的这个想法,对他个人来说,危险系数太高了。

喝光杯里的酒,边学道拿起手机,打给杜海:“明天来我家一趟。”

边学道心里想的是:提前安排总没有错,具体干不干、怎么干可以等等再看。

……

边学道的事可以等,沈馥遇到的事等不了。

沈老师的病情加重了。

沈馥的创作节奏彻底被打断,她已经衣不解带地在医院守好几天了。

王助理从燕京回松江后,跟着沈馥一起陪护沈老师,两人同吃同住同行。

沈馥外有创作合约的压力,内有母亲病情分神忧心,一时间,人有点疲劳虚弱。

王助理既当助理,又当朋友,还当姐姐,言行上安慰搀扶,跟沈馥的关系更加亲密。

沈馥和王助理之间纯洁毫无苟且,可是从外地尾随而来的狗仔记者不这么想。

他们有的先入为主觉得两人性取向有问题,有的一贯没有职业操守,什么惊悚吸引眼球就写什么。

别说镜头中的两人十分亲密,就算你俩压根没出现在同一个镜头里,他们写出来的东西,也能让别人觉得你俩有情况。

沈馥的创作困境被电影的制片人知道了,通过朋友,帮她联系了一名德国医生。沈馥在网上搜索了这个医生的信息,是德国治疗心脑血管方面疾病的权威之一。

把老太太送到德国,沈馥很想在德国陪护沈老师,可是王助理提醒她,人家送这么大的人情,不是为了做好事,是为了你能履约。

见妈妈病情好转了一些,沈馥把老姨留在了德国,自己和王助理飞回燕京。沈馥知道,留在德国,她没法完成后续创作。

沈馥和王助理,松江、燕京、德国一路折腾来折腾去,都很憔悴,下飞机时,墨镜口罩帽子全武装了。

这下狗仔更有话说了,墨镜口罩帽子……这两人明显有问题怕被人认出来。

两人到燕京第二天,酝酿了许久的风暴,从一家娱乐小报的头版头条爆发了出来。

《本报记者深入调查,内地歌坛新星沈馥疑为同性恋》

报道下方,是沈馥春晚登台时的照片,再下方是一组偷拍的照片,里面有沈馥和王助理走出机场的,有两人在松江同出同归的,有王助理出入les酒吧的……

都说有图有真相。

看着这些照片,似乎……好像……可能还真是那么回事。

所有网站的娱乐频道,都像苍蝇见血,不用准备,不用预热,瞬间就亢奋了。

大图报道,主页推荐,专题跟上,娱乐频道的编辑已经看到月度甚至年度访问量前三的单条新闻在跟自己招手。

那可都是奖金啊!

跟谁过不去都行,就是别跟钱过不去。

沈馥和王助理在燕京租住的寓所休息了一天一宿,然后两人的电话几乎同时响起。

放下电话,两人立刻打开电脑。

这是……

沈馥的脑子瞬间就短路了。

王助理相对冷静,盯着其中一张她在酒吧里的照片说:“咱们可能被人捅了。”

沈馥茫然地抬头问:“什么?”

王助理说:“我在酒吧采风的时候,碰到过圈里人的经纪人。”

就算知道可能是谁也没用,舆论已经控制不住了。

最初几天,沈馥和王助理商定,无论媒体怎么炒,她们一概不回应,估计过几天媒体就会觉得没意思了。

事实上,事件的走向跟两人预料的差不多。

直到另一个重磅消息被人爆料出来。

沈馥正在为一部拍摄中的女同性恋电影创作片尾曲,该电影讲述的故事,发生在中国。

事件的热度再次升级。

本来呢,一个原创歌手为哪种题材的电影创作歌曲,跟个人生活没什么直接联系。

可是沈馥刚被人怀疑是女同性恋,随后就爆出她正在为女同性恋电影创作歌曲,人们的思维一下就被带动了。

暗示,一次非常成功的暗示。

连带着,这个还未上映的电影,成功在国内收获了一定的关注度。

一些原本替沈馥说话的人,要么哑火,要么转变阵营,好些网上的马甲在论坛里换着ID开喷,说身为一个公众人物,这么不检点自己的私生活,影响非常坏,伤了他们这些粉丝的心。

他们是粉丝吗?

他们是个屁的粉丝。

他们要么是沈馥同行的粉丝,要么是同行本人,要么是同行请的水军。

没办法,沈馥的窜升速度太让人眼红了,还有那个奔驰代言,有些人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损人不利己虽然听上去挺没意思的,但好些人乐此不疲。

我不好,也不让你好,就这么简单。我好,你比我还好,同样不行。

给电影配片尾曲的消息出来后,沈馥第一时间想到是剧组在利用她来炒作电影。

因为这个时间点选的太巧妙了,而且跟原本约定的时间提前了很多,在合约里,要等沈馥创作完成,并通过了剧组的认定,才会择机向外公布。

还有一点,消息里爆料沈馥创作的是片尾曲,不是主题曲,这个明显是内部消息。

要知道电影拍摄地在越南,国内真正关注的人不多。

沈馥想打电话去询问,王助理拦住了她。

合同里,有帮助电影宣传的附加条款,而且,沈老师还在德国治疗。

德国那边,有剧组联系的人在帮忙,不然沈馥老姨语言不通,根本没法独自照顾好沈老师。

代价!

凡事都有代价。

……

沈馥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独自想了一个晚上,发现自己追求的生活,前路满布荆棘、泥沼。

沈馥不怕疼,她怕脏。

事已至此,咬牙过了这一关再说吧。

骨子里,沈馥是个倔强性子,发生这样的事,沈馥的创作基调有了一些改变,歌词内容从追求认同转而变成自我宣言。

沈馥刚刚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她接到一个让她十分意外的电话。

打电话的人让她意外,电话里说的内容也让她意外。

放下电话,沈馥心里五味杂陈。

她头一次想到离开这里,出国生活。

下一篇:第349章 红楼夜归人 上一篇:第347章 央秀姐妹(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