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中国入世之我见》这篇论文在国内某知名期刊发表后,在一定范围内获得了相当的关注。

《之我见》都说了什么?

一、“加入WTO,也许10年之内中国就能够成为全球第一大货物出口国。但随着资源的日益紧缺和全球环保议题的不断升温,如何更好地利用服务业、资本以及投资的对外开放,更好地促进中国经济社会的转型升级,将成为未来中国发展的关键所在。”

有人评价:乖乖,真敢说啊!2001年,中国贸易出口总额为2492亿美元,世界第七,2011年就能成为全球第一大货物出口国?从第七到第一,是那么容易的?

二、“加入WTO后,如果中国企业不能迅速融入世贸规则,很快,中国就将成为受反倾销调查最多的国家,这一现象将持续一段时间。”

有人评价:最多?凭什么就敢说“最多”?

三、“缺乏相关知识和人才、怕麻烦、怕花钱、视野不宽的中国企业,在面对国际贸易摩擦和争端时,极有可能不积极应诉,而这将刺激越来越多的国家对中国提起反倾销调查,对中国出口产品征收的反倾销税率会直线上升,中国被指控倾销的出口产品和行业会越来越广。必须对中国企业加强法律法规等相关知识的培训,同时企业自身也应积极培养处理贸易摩擦的专门人才。”

有人评价:连别人应诉不应诉都敢判断,简直是危言耸听!

四、“加入WTO以后,中国企业需要树立三个观念:学会按国际规则办事;树立发挥比较优势的理念;尽早建立进出口商会、行业协会,居中协调。”

有人评价:这些观点新鲜吗?不新鲜!我也说过!

一些专家学者在各种媒体上或挺或批《之我见》,最近一段时间严教授的电话比以前多了几倍,不少媒体希望严教授抽时间跟他们聊聊关于入世的话题。

玩了多年学术,终于成了一回媒体宠儿的严教授,心下感概良多:难怪那么多人喜欢胡言乱语、四处放炮,爱拼才会赢,敢说才有名啊!

发表《中国入世之我见》的刊物,严教授买了十多本放在家里,办公室里也放了两本,有时间就翻出来看看,看着看着就会拿起茶杯,把杯盖左拧右拧,懊恼地靠在老板椅上想:有几个地方就该再大胆一点,说得更耸人听闻一点,那样的话,效果一定比现在更好。

在椅子上靠了一会儿,严教授的心情好了点,用手摩挲几下头发,腰部用力,摇几下椅子:这样也好,这样也好,要稳中求进,稳中求进啊!

“这期刊物应该送姓边的学生一本。”想到这儿,严教授拿起电话,找到自己记在一张纸上的边学道电话,拨了出去。

边学道拿着严教授送给自己的期刊,耳朵里还在回荡着严教授的话:“小边啊,咱们的论文发表了,老师帮你买了一本,喏,好好留着,以后会派上用场地。”

想着严教授嘴里的“小边”和“咱们”,边学道想笑,可又笑不出来。

这几天温从谦给边学道打了好几个电话,说房子租了,电脑买了,人员也配置上了,就等他这个大股东哪天抽空莅临指导了。

边学道笑着跟温从谦说:“师哥,你也知道,刚开学,一堆事儿,上学期我还挂了两科,老师满世界抓我重修补考呢,我信得过你的眼光,你就先安排吧,我这儿情况特殊,咱们的事业你就多费费心。”

收起电话,边学道就把去工作室的事丢到一边。

刚开张,正是温从谦梳理手下、树立威信的时候,自己又不想争权,去掺合什么?

而且工作室开在温从谦的一亩三分地上,边学道注定鞭长莫及。

指导?一个搞外挂开私服的,又不是招揽顾客做买卖,用不着看人流风水,人员肯定也都是温从谦的老熟人,有什么好指导的。

反正自己把钱交给他了,还不抢权瞎指挥,温从谦要是个明白人,就该知道怎么做。

边学道想好了,观察一阵子,要是温从谦值得深入合作,以后就帮他出出主意,大家一起数钱。

要是不行,就大路朝天各走半边,以后再见拳脚相见。

董雪似乎很忙,每次回短信都很晚。

边学道这才想到,几乎每次见面都是董雪对自己的事问这问那,自己对她的生活了解很少,很少主动关心她的生活。

边学道已经决定,十一假期去TJ看看董雪去,看看董雪学习生活的地方!

晚上有选修课要上,这门课是边学道上学期末自己选的,课程名叫《营养与美食》,是所有吃货和立志成为吃货的人不能抗拒的课。

新学期第一节《营养与美食》课,边学道去的不算晚,但还是失算了,大半个阶梯教室都坐满了,开学年大会时人都没这么齐整过。

右侧第三排边上有个空座,边学道走过去坐下,挨着他左手边的三个座没人,但桌子上有桌布、书和酸奶等零食,看布置就是三个女生。

边学道恶意地想:这不会是吃坏了肚子仨人一起去厕所了吧?

一会儿回来要是她们身上有味儿怎么办?要不要现在就换一个座?

边学道扭身找座位时,三个女生回来了,站在他边上,等他起身让她们进去,结果边学道专心地找座位,一直没回头。

一个女生忍不住推了他一把,边学道才看见人家等他让过道儿呢,笑着说“不好意思”,把三个女生让了进去。

坐下时才发现,挨着自己的女生不是别人,正是驾校里扇了教练耳光调来他们组的女学员,叫廖蓼的那个。

边学道又想回头找座了。

上课没多一会儿,电话震动,是李裕打来的。

李裕最近弄论坛的热情极度高涨,不让他维护都不行。

边学道暗骂自己贱,没事儿给他工资干嘛?没事儿给他录歌干嘛?

电话里,李裕问边学道一个帖子怎么处理。

边学道这个晕啊,说:“大哥,我上课呢,你自己把握。”

李裕说:“好。”

隔了没10分钟,李裕又来电话了,这回他说:“有个帖子我把握了半天,没把握好,边老板你帮着把握一下。”

边学道没招儿了,说:“你念给我听听。”

李裕念了,边学道听完说:“删了,拉黑。”

过了7、8分钟,电话又开始震动了,廖蓼奇怪地看了边学道一眼。

廖蓼旁边的女生心里想:又一个装阔蓄意接近廖蓼的,电话一个接一个,看上去好忙好成功的样子,一准儿是提前跟寝室同学说好的。

边学道接起电话,不等李裕张嘴,就恶狠狠地说:“拿不准的通通拉黑,再打电话扣你工资。”

听了这话,廖蓼旁边的女生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扣别人工资?这装得也太过了吧?

电话又震动了……

这次是董雪。

边学道收拾一下东西,瞅机会直接走人,这课没法上了。

…………

因为有边学道提供的外挂源码,温师哥的工作室几乎是成立当天就步入轨道。

以工大同学圈为主干组建的工作室里怪才云集,之前的散兵游将,现在以赚钱为目标聚集在一起,爆发出来的能量是惊人的。

温师哥很吃惊,边学道更吃惊。

一周,仅仅一周,温师哥工作室弄出来的“天极外挂”就因为方便、强力、稳定,力压包括边学道编写的外挂在内的所有老牌外挂。

加上工作室几个成员在网上有广阔的人脉关系,大家的同学师哥中很多人都有自己弄着玩的网站,互联网上每个人多的犄角旮旯都有他们的朋友,外挂推广极其迅速。

仅仅一周,银行里到账10万。

下一篇:第37章 左亨的挑衅 上一篇:第35章 《献给李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