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马副总失魂落魄地走出总经理办公室,走出尚秀宾馆,走进条石大街熙熙攘攘的人流。

周围人很多,很热闹,他却只感觉冷。

边学道是一个他没法招架的对手,对方一力降十会。

在总经理办公室,边学道根本不跟他虚头巴脑地纠缠,直接问他:“我是不是总经理?”

“我是不是亲口跟你说那两人是我朋友?”

“我是不是亲口告诉你给他俩安排成领班?”

“这是不是我第一次在宾馆安排人?”

“这两人为什么一个在客房部当服务生,一个在前厅当礼宾?”

“就算安排有难处,职位变动你是不是该跟我说一声?”

最后,边学道又问了一遍:“我是不是总经理?”

这些话,边学道拆开了问,纯粹是谈话技巧,为了逐渐给马副总压力。

其实连在一起说就是,一个总经理,第一次插手人事,想让两个朋友在酒店干个领班,不是经理,不是主管,仅仅想干个领班,结果马副总没跟总经理打招呼,把人安排成最底层服务生。

尼玛你这是赤裸裸的挑衅啊!

这是在人家朋友面前打脸啊!

什么丢车保帅,什么负荆请罪,马副总嗓子眼堵着一堆话,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因为边学道接下来告诉他:“在你进来之前,我刚接受了7个人的辞职信。”

马副总无车可丢!

况且他自己也不是帅,真正的帅在老板桌后面坐着呢。

从那天起,尚秀宾馆的员工再没见过在宾馆服务了15年之久的马副总。而马副总苦心经营多年的圈子,除了一个确定刚怀孕,调了岗位,被边总一锅端了。

一锅端没什么稀奇的,少见的是边总开人的速度。

只一个下午,一个副总经理,两个部门经理,两个部门副理,三个主管,统统回家。

而据说事件的起因,是边总安排进来的两个朋友,让马副总欺负了,边总说安排个领班,结果干成了礼宾……

边学道的怒火只烧到了主管级别,但难为过李薰和李裕的几个领班,听到传闻后,脸都绿了。

整个宾馆,风气瞬间就变了。

内部规章严格实行,服务态度和岗位责任心明显提升。

这还用说啥吗?

副总都开了,还差多开两个小虾米?

天知道边总是不是在办公室里憋着劲再开一批呢。

你说人手?

中国别的不多,就人多。

宾馆不是科研院所,实验室的活不是谁都能干,宾馆这活,只要不是残疾,是个人都能干得差不多。

……

让一些人很失望的是,尽管开了一批中层,但宾馆一点没乱。

早前祝植淳引进的三个部门副经理,已经熟悉了人事和环境,直接升职,顶缺空出来的两个部门经理。

边学道自己观察后,提几个人。

总秘的人,也补了几个缺。

边学道确实想过把总秘一伙人也顺手开了,但想想即将到来的“沪市帮”,他玩帝王之术的毛病又犯了。

李裕李薰太嫩,傅立行是孤家寡人,要是把总秘的人也都开了,弄不好就是沪市来的这帮人坐大。

这样不好。

内部没有制衡怎么行?

最搞笑的是李裕和李薰,第二天去宾馆上班,周围人那眼神、那表情、那态度……把俩人都弄毛了。

半个小时后,之前跟他俩交好的几个,把昨天俩人不在时发生的事情说了,李薰听完,莫名想起李裕曾经跟她说过的一句话:“老边是我见过人中最靠谱的,咱们对他好,他也会对咱们好,没准以后咱俩还得托他的福呢!”

为了李裕和李薰,边学道花了不少脑筋。

他设置了个主管助理的位置。

这个职位,半个月轮一个部门,意思很明显,半年内让两人把宾馆内所有主管跟一遍。

总秘一听,直接在心里评价:这招儿太阴了。

说是主管助理,其实就是中层监军,防止有人欺上瞒下,使边学道掌握不到基层员工的真实情况。

同时,边学道赋予了李裕和李薰推荐人才的权力,最新推出的模仿尚动俱乐部的业务评比制度,李裕和李薰的评分分量奇重,占三分之一。

两人瞬间就成了管理层不敢得罪,底层拼命讨好的人。

讨好是必须的。

只要脑子不是特别笨,都看得出,半年后,两人把所有部门和重要岗位走个遍,就是直提总经理助理的节奏,再然后,副总还远吗?

马副总混了15年混到副总,这两位,3年?5年?

宾馆上上下下的员工目光还对着李裕和李薰打量、揣测的时候,祝植淳带着在沪市招的一批人回松江了。

这一批来的,都是成熟的酒店管理人,宾馆原班人马意识到,真的改朝换代了。

……

内部大会召开前,边学道跟祝植淳碰了一下头,然后他找到傅立行。

原本以为很难游说,没想到傅立行一听就答应了。

是杨恩乔帮边学道解开了谜团。

傅立行和熊兰之间有故事,老傅有些怕见熊兰,所以跟熊兰在一个公司十分不自在。

边学道让傅立行来宾馆,等于把老傅松绑了。

在尚秀宾馆全员大会上,傅立行和新的管理层集体亮相。

会上,边学道宣布了最新的内部管理规定和考核办法,所有岗位的工资,都有小幅上调。

随后,祝植淳宣布,2006年年底,尚秀集团将开展全员竞聘,希望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大家好好表现。

至于一直在筹备的尚秀阳台音乐秀,边学道和祝植淳商量了一下,决定只在中层会议上讨论、部署、推进,免得被条石大街上其他商家抢了去。

阳台音乐秀的首演嘉宾,边学道已经委托沈馥帮着联系了。目前可以确定,女子十一乐坊答应会在档期宽松的时候来表演。

以女子十一乐坊的名气,这完全是在回报沈馥带她们登陆欧洲的恩情。

联系国外乐团歌手的事情,也已经有人去做了,祝植淳二叔就是搞娱乐传媒的,手底下有几个子公司专门干这个,路子很宽。

自打祝植淳回到松江,边学道就不大去尚秀宾馆了。

对尚秀集团,边学道能具体做的,已经不多了,以后,不出意外,他只会给一些战略性意见。

他在尚秀集团的利益,将由傅立行、李裕和李薰代表,至于他在尚秀集团分得多少利益,取决于未来祝植淳跟他索取什么。

2006年2月最后一周,边学道带着边爸边妈,开始在松江选车,名义是给边爸选代步车。

几个月前,边学道就让唐根水当教练,陪边爸练车。

想着自己开车回春山更方便,边爸练车的积极性很高。

春节后,据唐根水说,边爸基本可以出师了。

至于驾照……松江交警支队支队长都被边学道弄下去了,办个驾照还有难度吗?

选车的时候,边学道拉着边爸边妈去了两趟沃尔沃4S店,主要问了S80的安全系统。

边学道问得特别细,S80在各类事故中的安全特性他都问到了,把陪在旁边的边爸边妈感动得不行。

最后,综合价格和安全性,边妈拍板,买的S60。

……

(节日快乐!求月票!喜欢俗人的请投月票给俗人,谢谢大家。)

……

……

下一篇:第394章 反对自己没权力(求月票) 上一篇:第392章 连根拔起(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