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叮铃铃!”

早上6点,电话声吵醒了边学道。

眯着眼睛看了一眼窗外的天光,边学道下床找到手机。

电话是吴天打来的,问他公司年会的事。

边学道揉了揉脸,问吴天:“老吴,你那边现在是几点?”

吴天说:“晚上11点。”

边学道问:“你们一直开会研究这事来的?”

吴天说:“嗯,大家刚散。”

边学道明白了,吴天因为资历老,被大家推出来打这个电话,他说:“我这边基本处理完了,争取这两天就回去,你跟大家说,年会继续准备着,奖励标准我回去跟大家开会商量。”

“好!”

…………

董雪莫名其妙感冒了。

在庄园陪了董雪一天一夜,边学道必须得回国了。

没让董雪送,也没让裴桐送,结果陆文津听说边学道要回国,说正好要回国处理一些事情,就把老婆孩子留在了红颜容庄跟董雪、裴桐作伴,他跟边学道结伴到巴黎登机。

上飞机后,边学道先狠狠地睡了一觉,他醒来时,见陆文津还在看书。

“你一直没睡?”边学道在座位上抻了个懒腰,问陆文津。

陆文津说:“眯了一会儿,睡不着,就看看书。”

边学道瞄了一眼书皮,问:“看什么呢?”

陆文津笑着说:“法语入门。”

边学道乐了:“想留下来打持久战了?”

陆文津合上手里的书说:“说老实话,来之前没想到条件这么好,老婆和儿子都说想留下来。”

边学道问:“你回国处理工作的事?”

陆文津摇头:“工作已经辞了,这次回去,是想把家里的房子卖了。”

“你家在哪?”

“上海。”

边学道问:“很缺钱用?”

陆文津说:“那倒不是,就是觉得既然想在这边长住,国内的房子不能空着,出租几年也被人糟害得够呛,不如卖了。”

“别卖。”边学道说:“听我的,租不租随你,把房子留在手里囤几年,5年后,翻一番不是问题。”

“翻一番?”陆文津很吃惊:“不可能吧。”

边学道说:“听我的,不会错。”

陆文津看着边学道,忽然问:“你在国内是做什么的?”

边学道露出招牌笑容说:“做房地产。”

陆文津家在上海,但他没坐飞上海的航班,而是跟边学道一起到了燕京,分开前,他说要去五台山见见舅舅。

陆文津的舅舅,自然是马成德。

边学道其实挺担心祝海山的身体情况,可是他不想去五台山,祝植淳都被祝家一帮子人弄得焦头烂额,边学道才不去碰那个霉头。

这趟出来的太久,他没去中海凯旋,直接到机场,买的下一班飞松江的机票。

单娆……今年春节会在松江过,到时就见到了。

…………

边爸边妈已经彻底适应边学道一消失就消失一个多月的日子了。

身边认识的人都劝他俩,生了一个有本事的儿子,就别管那么多了,你看我家小子,比你儿子大两岁,天天还跟我要钱花呢!

边爸边妈这个儿子,赚钱的本事那是出类拔萃,可是不着家的本事也是数一数二。这次出去差不多一个月,结果人回来后,扔下旅行箱,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话都没说几句,就被公司的电话叫走了。

站在窗前看着儿子开车出小区,边妈坐回沙发上,漫无目的地按了一会儿遥控器,然后问在一旁练字的边爸:“你说挣那么多钱有什么用?”

边爸放下笔,嘿嘿一笑:“有什么用?不说别的,现在让你回春山的老房子住,你能住习惯吗?”

边妈说:“住了半辈子,有什么住不惯的?”

边爸拿起写字的宣纸,仔细看了看,说:“嘴硬!”

…………

在松江游荡了半个多月,王德亮终于见到把他喊来松江的边学道了。

这半个月,王德亮的日子要多滋润有多滋润。

晚上住在尚秀宾馆,吃住全管。白天去尚动俱乐部“观摩”,跟美女教练学一节跳操,学一节瑜伽,再学一节拳击。

没错,尚动俱乐部有两个美女拳击教练,两人白天一班,晚上一班。

拳法嘛,马马虎虎,但基本技巧还是比较专业的,最最主要的是,自打肤色一白一黑上围壮观的两个拳击妞上岗后,拳击区学员爆棚,从冷门科目直接蹿升到前三大项。

好几次丁克栋主持敢为集团内部会议,大家都打趣他,说他慧眼识珠,给俱乐部挖回来两颗摇钱树。

这是官面上的打趣,私下里大家都传说,丁克栋和拳击黑珍珠关系暧昧。

黑珍珠和丁克栋相识的过程很有意思。

一天晚上丁克栋参加饭局,去之前是不打算喝酒的,没想到吃到一半,又去了位重量级人物,这回不能不喝了。

从饭店出来,发现自己的状态不能开车,丁克栋就打电话找代驾。

20分钟后,赶来给他代驾的就是黑珍珠。

一般女人是不敢这么晚代驾的,特别是打电话预约的还是男司机。可黑珍珠不是一般女人,她从小学太极,后来分别学的跆拳道和散打,本来是某省女子散打队的队员。

06年年初的时候,省体育局一个实权中层领导视察散打队时看中了才貌出众的黑珍珠,授意教练带女子散打队出来喝酒,说话时,眼睛往黑珍珠身上飞,教练立刻意会。

酒桌上,女队员敬一杯,男领导抿一口,刚敬完酒坐下,教练就又想出一个名头让大家敬酒,三番五次,6个女队员就都喝多了。6个队员中有4个长得特别安全,属于领导看着都影响食欲的类型,直接被留在了包房里,黑珍珠则被教练和一个男科员扶进了领导的车里,随后车就开走了。

没人知道那一晚发生了什么。

男领导之后半个月没去上班,跟局里请了病假。黑珍珠则在三天后退出散打队,飘然远走。

敢为集团里都传说,代驾那天晚上,丁克栋好像做了什么,挨了黑珍珠一顿打。

不过几天后,丁克栋动用关系,从代驾公司那里拿到黑珍珠的备案信息,找到了租住在一栋老旧居民楼的黑珍珠。他找黑珍珠不是为了报复,而是为了再见她一面,那晚朦胧醉眼中,他记得自己见到了一个让他无比心动的女人。

好吧,让他沉迷好多年的傅采宁,已经是过去时了。

本来,丁克栋就是公权私用,硬生生把黑珍珠塞进了拳击组,却不想无心插柳柳成荫,黑珍珠又联系了一个师妹过来,两人倒班,把拳击组经营得如火如荼,弄得男拳击教练成了陪衬。

边学道回松江后,听人说起丁克栋和黑珍珠的事,笑一笑就揭过去了。

水至清则无鱼!

丁克栋是集团副总,几年下来,这是第一次直接塞人,塞的还是俱乐部的普通教练,无伤大雅。

边学道回到松江,第一件事是召集手下几个公司中高层开全体会议。

在征求祝植淳意见后,这次就连尚秀宾馆和遇到酒吧的人都参加了会议。

会议只有一个主题——集团年会。

集团……

哪个集团?

没人敢问。

大家心知肚明的是,边学道几个公司一体化融合之势已经不可逆转,所有人都要知道自己是在给谁打工。

……

……

(求月票,金键盘票,推荐票!!!)

……

下一篇:第583章 有道集团 上一篇:第581章 雪后波尔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