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两人在咖啡厅里商量了十多分钟,边学道发现,其实根本不用他说什么,胡溪有足够的经验和手腕做这种事。

想想也对。

眼前这个女人能将神通不小的曲婉挤出松江,敢一脚油门灭了向斌的口,前世更是潇洒抽走资金全身而退,留下一段传奇在松江……

这个女人的生存技巧或者说捕猎技巧怎么可能差?

说到底,边学道最近是被胡溪表露出来的表象迷惑了。

一段时间以来,胡溪处处在他面前示好示弱,不时作出“任君采撷”的暗示,甚至在KTV包房里卖力讨好过他,于是,潜伏在边学道心底里的大男子主义再次抬头,让他产生了一种可以完全掌控这个女人的错觉。

两人热络地商量,边学道的头脑却越发冷静。

说着说着,胡溪冷不丁地转移话题:“你刚才说想在国外投资电影,你对电影很有研究?”

边学道语焉不详地说:“还行吧!”

胡溪接着问:“你对电影产业有什么看法?”

很显然,胡溪不是好糊弄的。

刚才边学道说要成立影视传媒公司,那说明还没有成立,前阵子在有道集团年会上,也没见着影视传媒公司这个名签。

现在边学道许诺跟她在影视领域合作,万一是这小子为了蒙她编出来的呢?

尽管这个层次的人这么胡诌的几率很低,胡溪还是有点不放心。

听了胡溪的问题,边学道慢悠悠地说:“你问我对电影产业有什么看法?这个问题太大了。”

胡溪不放弃,坚持问:“挑关键的说点。”

边学道说:“如果我投资拍电影,就四点,用好的导演,用对的演员,用靠谱的编剧,用优秀的市场调研团队。”

“没了?”

边学道说:“还有就是,在我眼里电影不分文艺片还是商业品,它只分两类——好看的电影和不好看的电影。”

“能拍出好看电影的,我就给他投钱。拍不出好看电影的,无论多大名气,都给我滚蛋。”

胡溪听了,盯着边学道的脸看了一会儿,说:“口说无凭。”

边学道一愣:“你想怎样?”

胡溪扬着眉毛,冲边学道伸出右手:“击掌为誓!”

…………

2月13日,燕京。

单娆和林琳都去上班了,边学道进门时家里没人。

简单歇了一会儿,他从冰箱和厨房里找出食材,系上围裙开始做饭。

吃了一顿温馨的晚饭,在卧室床上,两人商量好给单娆姑姑家和边学道家亲戚大概送什么样的礼物,一番云雨后相拥睡去。

跟单娆姑姑一家人吃饭时,许必成表现得特别亲切,大口喝酒大声说话,完全是跟家人在一起的做派。单鸿则不时眼含深意地打量边学道,好像他脸上长了花一样。

一边吃饭,一边闲聊,边学道蓦然发现,在中央部委待了几年,单娆的气质,跟单鸿越来越像了。

怎么说呢?

现在单娆身上的气场,跟边学道印象里2003年那次,单鸿开着越野车追到北戴河,在宾馆门前第一次相遇时的模样和气场很像。一打眼,就能让人感觉到这是一个吃公家饭的女人。

因为眼看到春节了,四个人都喝了酒,而整顿饭,许必成谈兴最浓。

他问边学道:“听娆娆说早几年你就在五道口投资买了几套房子?”

边学道说:“嗯,闲逛时被房屋中介的广告吸引进去了,看一圈觉得还行,就买了几套。”

许必成放下筷子说:“这就是眼光,这就是运气。今年,2007年,刚翻过年进1月,燕京房屋均价自1998年房地产市场化以来首次过万,均价啊!犄角旮旯都算进去后的均价。”

边学道说:“是吗?这个我还真不清楚。”

许必成问边学道:“你觉得现在出手买几套房子,还有没有升值空间?”

边学道乐了:“姑父您在管经济的衙门口,这应该是我问你的话啊。”

许必成摆摆手:“问你就说,别来虚的。”

边学道夹了一口菠菜,放下筷子说:“我觉得还有升值空间。”

许必成问:“多大空间?”

边学道故意露出沉思的神态,说:“现在过万,我感觉至少翻一倍吧!”

许必成问:“那别墅和高档住宅呢?”

听许必成问这个,边学道一下想到了他送许必成万城华府的那套别墅。

他摸着酒杯说:“燕京城里的别墅,卖一个少一个,位置好的,面积大的,一栋房子上亿也不稀奇吧!”

这是实话。

边学道在万城华府买的那套当时售价1100万的大地别墅,现在出手的话,标价5000万,绝对疯抢。而要是放手里再囤几年,1亿人民币是底价。

而除了一栋大地别墅,他在万城华府还有两套大平层和若干车库、车位……

这些都是钱。

接下来的话题,许必成一直围绕钱在说。

单鸿听了好一会儿,伸手拍了一下许必成:“老许,这一晚上就听你说钱钱钱了,能不能说点别的?”

许必成端起酒杯,跟边学道喝了一口,说:“女人就是女人,怎么不想想,不赚钱人吃什么啊?”

单鸿说:“我们吃的不好吗?”

许必成说:“我单位同事的孩子,读完初中,最迟读完高中,几乎没有留在国内的,都出国了。咱家小宝也不小了,你算算他在国外一年得多少钱?”

单鸿说:“小宝现在出国太早了吧,谁照顾他?”

许必成说:“在外头,自己照顾自己,逼一逼就什么都会了,早出去,早成熟,早定性。”

单鸿说:“我觉得现在挺好的。”

许必成忽然扭头问边学道:“谭嗣同说过一句话,什么大盗,什么乡愿。”

边学道想了想说:“二千年来之政,秦政也,皆大盗也;二千年来之学,荀学也,皆乡愿也;惟大盗利用乡愿,惟乡愿媚大盗。”

见姑父点头,单娆奖励性地握了一下边学道的手,意思夸他“有学识”。

许必成说:“上周,跟几个朋友吃饭,那几个朋友职业比较杂,有企业家,有学者,有记者。大家谈论如何拉动内需时,偶然说起中国制造为什么国外比国内便宜的问题。有人算了一笔账,假如从羊城开辆货车到燕京的话,光是过路费就有1400元之多。还有人做过一个统计,1公斤货物从沪市运到纽约只需花费2元人民币,而从沪市到贵州却需要花费6—8元人民币。”

“还有,在商品销售终端,进场费、摊位费之类的费用多不胜数,灰色成本是公开的秘密,这些最终都摊到商品价格里,转移到消费者的头上。都说经济发展要转型升级,要靠内需拉动,可是同样的东西,无论生活用品还是奢侈品,相当一部分物品的价格国内都比国外贵,逼着人将大把大把的钱花在了国外,为别人拉动内需。”

单鸿看了一眼边学道和单娆,按着许必成的手说:“老许,你喝多了。”

许必成摆摆手:“都是家里人,怕啥?”

单娆也说:“姑,没事,我听着挺有意思呢!”

许必成看着酒杯说:“小成靠智,大成靠德!无论一个人还是一个国家,都必须要勇敢审视自己的优缺点,诚实面对。”

………………

开车回中海凯旋的路上,边学道问单娆:“你姑父最近受什么挫折了?”

单娆问:“看出来了?”

边学道笑了一下:“嗯。”

单娆说:“这次的事我也没细问,好像是姑父有两个选择,一个外放地方,一个上升半格。本来姑父是准备去地方的,却不知受了谁的影响,最后改主意继续留在燕京。可放弃外调机会后,上面的位置突然被人空降了……”

边学道轻声说:“哦,竹篮打水。”

单娆说:“为这事,一次姑父酒后没忍住,跟人发了几句牢骚,结果就传到了领导耳朵里。也是从那次后,姑姑很怕姑父跟别人喝酒,更怕他酒后失言,刚才劝姑父少说,不是姑姑信不过你,是怕姑父养成喝酒就发牢骚的习惯。”

边学道点头说:“我懂。”

他当然懂。

许必成是人精,沈雅安是人杰。

可是沈雅安看不开一个院士头衔,许必成放不下一次错失的进步机会。

人啊,都有不容易过去的一道坎儿。

静了一会儿,单娆看着路面说:“姑父的事教育我们,努力想得到什么东西,其实只要沉着镇静、实事求是,就可以轻易地、神不知鬼不觉地达到目的。而如果过于使劲,闹得太凶,太幼稚,太没有经验,就哭啊,抓啊,拉啊,像一个小孩扯桌布,结果却是一无所获,只不过把桌上的好东西都扯到地上,永远也得不到了。”

边学道打着方向盘说:“行啊,总结的挺到位,但其实可以更精炼。”

“啊?”

“以静制动,或者说以不变应万变。”

前面路边有家彩票站,单娆说:“靠边停一下。”

“干吗?”边学道问。

“我想去买几注彩票。”

“彩票?”

边学道将车靠边。

两人走进不大的彩票站,单娆买了5注双色球。

边学道发现,单娆不是随机选号,她是在守号。

坐进车里重新上路,边学道看了副驾驶上的单娆一眼,问:“买多久了?”

单娆说:“几个月。”

“怎么想起买彩票了?”

“日子太平静,没有一点波澜,工作有了,房子车子你都给我了,每天没有什么特别期待的东西,就买彩票解闷,起码算个期待。再说,咱家钱都是你赚的,这样下去我会没地位的,靠工资是不行了,只好看看能不能中彩票。”

边学道问:“你是冲着大奖去的?”

“当然!”

边学道笑着说:“我给你讲个笑话吧!”

“嗯。”

“双色球。”

“嗯……什么意思?”

“我再给你讲个笑话吧!”

“你说。”

“开奖公证。”

…………

…………

(单娆那段话,不是单娆说的,也不是我说的,是卡夫卡说的。顺道求月票!!!)

…………

下一篇:第609章 服务至上 上一篇:第607章 我跟你一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