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母子平安就好。”

只说出这一句,五叔老泪纵横,再说不出话来,捂着眼睛把手机交给了五婶。

五婶两只手捧着手机,颤抖着放在耳旁:“学德啊……学德啊……你在哪呢……学德啊……呜呜呜……”

不怪五叔五婶这么情绪失控,边学德是他俩的独子。过年了,一大家子人聚在一起,唯独边学德不在,音信全无,他俩如何能不难过?

五婶拿着手机,一连“嗯”了几声,然后把手机交给王家敏:“家榆……想跟你说话。”

王家敏在众人的注视中,红着眼睛接过手机:“家榆,我是姐。”

好一会儿……

手机里只传出一个字:“姐……”

这一声“姐”,透着无穷的虚弱、疲惫、委屈和思念,瞬间就敲碎了王家敏的心:“家榆,你别哭,你刚生产完,这个时候不能哭,告诉姐你在哪,姐去找你。”

电话那头的王家榆什么也不说,只是一声一声地喊着:“姐……姐……”

王家敏哭成了泪人:“是姐不好,姐该早点去找你。”

电话那头的人换成了边学德:“大嫂,把电话给三哥。”

手机传到边学道手里,边学道拿着手机走到窗前,说:“别哭了,都当爸爸了,高兴点。”

电话那头的边学德哽咽着说:“我……我……我高兴……”

边学道控制着情绪,问:“给孩子起名字了吗?”

“我一直在医院照顾家榆,没时间想那些。”

边学道回头喊:“五叔,五叔,学德让你给孩子起个名字。”

五叔看着在场的三个哥哥,最后目光落在边爸身上:“四哥,你给孩子起名字吧。”

居移气,养移体。

边爸最近这几年生活条件好了,平日里看书、喝茶、养花,加上练字不辍,整个人的精气神是健在四兄弟中最好的。他还生了一个出人头地、十分孝顺的儿子,认识的人里,一致公认边爸边妈有福气。

有福、有钱、懂书法……五叔让边爸给自己孙子起名字,大家都觉得很合适。

边爸问二哥:“咱家家谱下一辈该叫善了吧?”

边学道二伯点头:“是,学字后面是善字。”

边爸看五弟说:“这个孩子,我希望他长大以后善良勇敢,是一个出类拔萃的男子汉,就叫善勇吧!老五,怎么样?”

五叔五婶听了,一起点头:“行行,善勇,就叫边善勇。”

拿着手机的边学道,跟边学德说:“好了,名字起出来了,叫边善勇,善良的善,勇敢的勇。”

电话一直打到边学德身边的手机全没有电。

经过边学德这个电话,家里的气氛发生了微妙变化。

一个家族,新年夜添丁,这是大喜事。

话题从讨论过年,转移到怎么照顾孩子,还有坐什么交通工具去找边学德和王家榆。

很显然,曾经让边家全家声讨兼反对的一对儿,因为生米煮成熟饭,加上生了一个男孩,态度急转直下,变为默认王家榆“转正”了。

这一切,单娆都看在眼里。

吃过了年夜饭,大家也都累得差不多了,开始安排地方休息。

几个小孩子玩累了早就睡着了,不忍叫醒他们,把孩子都抱到楼上卧室休息,剩下的长辈睡床,年轻人打地铺,倒也够地方睡觉。

边学道领着单娆和边爸边妈,住到卢玉婷家。

这一晚,单娆和边学道没再分房。

梦里的单娆,一整晚都在查字典,她在梦中给自己的孩子起名字,起了好多却都不满意。

…………

大年初一,气温回升了6度,天气晴好。

快中午的时候,于今来家里找边学道,跟他汇报有道影视传媒有限公司的筹备进展情况。

怎么说呢……

才出去跑了一趟,于今就爱上演艺圈了,特别是他以影视传媒公司合伙人的身份。

在书房里,于今跟边学道一顿吹嘘,说他这次去沪市……有艳遇!

边学道靠在椅子上,问:“老实交代,酒吧还是浴场?”

于今使劲睁着眯缝眼:“靠,借机埋汰我啊!哥们告诉你,这次遇见的,是祖传正宗高~逼~格白富美。”

白富美?还是高逼……格!

边学道问:“你俩那啥了?”

于今一抬下巴:“那必须的。”

边学道打趣于今:“你不会花飞机票的钱,坐了趟公交车吧?”

于今气得腮帮子直跳:“你小子大学时偷着兼修了乌鸦嘴专业?”

边学道哈哈大笑:“我也是好心,你要是这么个心态去打理影视传媒公司,我怕你英年马上风。”

于今脸皮厚,不在乎调侃,撸着袖子说:“你是不知道,就我遇见那个……白富美……那功夫……要不是我体格好,还真受不了……”

于今正吹着,单娆端着两杯茶走进书房。

不知道为什么,于今就是怵单娆,强喝了两口茶,借口买点新鲜水果,拉着边学道出门。

打开车库,于今看到骑士十五世时,表情那叫一个精彩。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车,说:“老边,你这样不好,会没朋友的。”

边学道笑着问:“为什么?”

于今说:“这尼玛跟你一起出去,我得开啥车才能不像跟班?”

边学道说:“我这不是图它结实嘛!”

于今摸着车头说:“真结实啊,你这等于嘲讽仇家,来吧,用火箭筒弄死我吧!”

边学道说:“上车,出去开一圈,买回来我还没上手呢!”

于今坐在副驾驶,左看右瞧,忽然问:“哥,你这车坏了有地儿修吗?”

…………

2007年2月18日大年初一。

新年第一天,松江市内路面上的车少了很多,开起来很顺畅。

边学道的骑士十五世上道不到半小时,松江各家出租车公司的电台里热闹极了——

“哎我艹,我前面这是什么车?装甲车也行上道了?”

“哪有装甲车,看车标啊!”

“艹,我还不知道看车标?可这车标也没见过啊!”

“你行不行?能不能把车标认全了再上道?看见豪车也好躲啊,不然跟人家亲一口,你都得卖房子赔。”

“亲一口?就眼前这车,要是真跟他亲一口,我估计直接进太平间了。”

“用手机拍下来,拍下来。”

一处十字路口,等红灯的时候,骑士十五世旁边恰好是一辆奥迪Q7。

全体看傻。

很多时候,都是要有对比才能看出谁更牛逼。

Q7已经够大了,可是停在骑士十五世旁边,完全不够看。高度、宽度、长度、离地间隙、外形的强悍程度,各种细节……全方位秒杀。特别是骑士十五世的前后车灯都罩着防爆网,这车,怎么看都透着强烈的杀意,气势逼人。

周围好多车的司机都抓紧机会,举着手机拍这两辆车。

90秒的红灯,读到40秒的时候,奥迪Q7驾驶位车窗降了下来,戴着墨镜、钻石耳钉、一头酒红色短发的女司机扭头看向骑士十五世的车窗。可惜,骑士十五世的车窗玻璃是特制的染色防弹玻璃,侧面根本看不清里面。

红灯变绿灯,骑士十五世像钢铁猛兽一样,窜了出去。

开回到林畔人家小区,于今特没品地赖在车上,说:“不行,你得答应过阵子把车借我开几天,不然我不下车了。”

边学道乐了:“你借车干什么?”

于今说:“这车装B最像了,我开着爽爽,顺便在入股的浴场、饭店门口停两天,这比请人在门口跳脱衣舞都吸引眼球。”

边学道无奈地说:“行,借你。”

仅仅一天,松江本地的汽车论坛里就热闹起来。

大家纷纷贴图询问,这辆钢铁怪兽是什么车?

有人回答车型后,大家又开始集中讨论这车到国内得多少钱。

大年初二,下午4点。

单娆在家待得闷了,拉着边学道带她出来兜风。

坐在拉风之极的骑士十五世里,单娆心里的担忧多过欣喜。

身旁开车的本身就是个钻石男,现在他又买了一辆这么帅到爆的车,偏偏她的事业又在燕京……

单娆平日和单位同事聚会聊天时,听过不少“男人富到不敢结婚”、“女人嫁给巨富感情疲惫”的故事。

说心里话,尽管边学道对她跟当初上学时没什么区别,尽管边爸边妈对她很好,可是因为财富差距,因为事业成就高低,她不免要处处笑脸迎人,就算是一帮子乡下来的亲戚,她也得拿出十二分的力气去表现。

当然,这更多是婚前初次见面的礼仪,而不会是婚后的常态,可单娆还是觉得累……

真是很累!

好几块无形的石头,沉甸甸地压在她的心上,她一直在努力撑着,一直在努力撑着,可在她认为是迈进幸福的里程碑性仪式上,她的力量和勇气突然摇摇欲坠。

坐在车里,酝酿好半天,单娆刚想开口跟边学道说说心里话,边学道的手机响了。

拿着电话听了几句,边学道一脸严肃猛地调头。

电话是马成德打来的,他告诉边学道:“你师父不行了。”

在旁人眼里,边学道的师父——

是祝海山。

……

……

(庚不让祝大家新年快乐!)

……

下一篇:第616章 唯一可语之人 上一篇:第614章 除夕相守夜欢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