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人回档

作者:庚不让

任何谋略都是算计人心。

边学道跟叶向南见面,给秦守两张照片一通电话,叶秦二人的“师徒同盟”不出所料地瓦解了。

两人心里剩下的,只有一个念头——死道友不死贫道。

这一招之所以好用,因为对手是边学道。

秦守一身都是机灵心思,但对上边学道这个又横又不信邪的,没用。

叶向南是训南县一霸,财大气粗,横行黑白两道,跺跺脚训南县都要抖三抖,但对上边学道这个省会松江的“最强新人”,从财富量级到朋友圈,全方位碾压他。

特别是最近一个月边学道这奇怪的一病,云遮雾罩的,让所有人都摸不清他在玩什么套路。

什么人最危险?

不按套路出牌的人。

所以,当发现边学道是“装病”后,叶向南和秦守的抵抗意志崩溃了。

直觉告诉他们,玩不过姓边的。

后来秦守知道自己错了,他不仅玩不过姓边的,他连于今都玩不过。

坐下后,于今盯着秦守看了一会儿,忽然笑呵呵地说:“大师,要不你给我变个戏法,活跃一下气氛吧!”

秦守说:“我不会。”

于今锲而不舍地问:“你会啥咱俩玩点啥。”

秦守苦着脸说:“我啥都不咋会……”

于今还是笑:“你看不起我?”

秦守忙说:“不是不是,我真不会,我就会点……心理学。”

于今把脑袋凑过来说:“心理学也行,他们都说我精神不太好,正好你帮我瞅瞅。”

精神不太好?

秦守一听,脸色有点发白,说:“我学的是营销心理学,不会看精神方面的……”

于今忽然喊了一嗓子:“尾巴!”

铁杆打手尾巴应声走了过来。

于今说:“帮大师把椅子搬过来。”

看着秦守颤巍巍地坐下,于今说:“你不陪我玩,我陪你玩好了。”

秦守嘴唇开合了两下,没发出声音。

于今探身,一只手按在秦守肩膀上说:“咱们丑话说前头,我这个人没什么教养,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如有得罪的地方,你多海涵。”

秦守赶紧说:“您客气。”

于今摆手说:“不是客气的事,我要是干了什么出格的,能海涵你就海涵,不能海涵就想办法海涵,还不能海涵……”

不知道为什么,秦守越看于今身后叫“尾巴”的人越觉得发怵,他听于今跟说绕口令似的,连忙接话说:“我肯定海涵。”

于今听了,眉开眼笑地用手拍了拍秦守的左脸:“就喜欢你这机灵劲儿。”

秦守的脸一下就红了。

拿出纸和笔,于今递给秦守说:“想让你写什么,你心里应该清楚吧。”

秦守看着纸笔,点头不语。

于今说:“个人建议,你想清楚了再写,写好了,我们送你出松江,写差了,你给我真人表演一把胸口碎钻石。”

40多分钟后,秦守把几张纸递给了于今。

仔仔细细看了三遍,于今问:“字真不错,对了,你这有复印机吗?”

秦守摇头:“没有。”

“没有啊……”于今慈眉善目地说:“那你受累,把这个再抄5遍。”

秦守:“……”

一直忙活到半夜。

于今手里拿着秦守手写的6份签名按了手印的关于叶向南为首黑恶势力的举报信,和秦守手里的一些叶向南的“黑材料”以及快递公司送来的两张照片,忽然问:“上次那个挺嚣张的妞哪去了?”

挺嚣张的妞?

秦守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良心发现地说:“欣欣就是个被宠坏的孩子。”

于今听了,啧啧几声:“你心灵真美,一看就是更新组成员。”

见于今起身要走,秦守问道:“你们什么时候送我走?”

于今扭头看着秦守说:“时间你定,定好了,告诉我,我帮你订机票。”

秦守喃喃地问:“不是你们送我走吗?”

于今像看着怪物似的上下打量秦守说:“你活得太童真了,我真羡慕你。”

………………

已经是后半夜了。

边学道在书房里给徐尚秀、单娆、董雪分别打了电话,一边翻看手头的材料,一边等于今的电话。

“铃铃铃!”

于今的电话终于到了。

听于今说完,边学道告诉于今,抽出一份举报信,安排人给叶向南送去。

去美林大厦之前,于今说服了边学道,拿到举报信后,不管秦守,让他跟叶向南斗,自生自灭。

这事边学道做起来完全没负担,就算最后卷进事件他也不怕。

首先,叶向南身上的事,没一件是边学道虚构的,全是叶向南自己做出来的。其二,秦守这么些年招摇撞骗,骗财骗色,不知道拆了多少人的婚姻家庭。

事到如今,也算他们恶有恶报。

放下电话,边学道就把叶秦两人丢到一边了。

昏昏沉沉一个月,耽误了好多事情,也让一些人露出了原形。

值得欣慰的是,根据目前汇报上来的信息,集团管理层经受住了考验,在他住院期间,全体管理层都兢兢业业,齐心合力保证了集团的稳定和运转。

现在边学道要准备一下,然后该清扫的清扫,该重整的重整。

夜已深,还是毫无困意。

站起来,从书房的窗户往外看,这时间,这感觉,跟前世他在报社办公平台窗户往外看时差不多。

窗外的楼房里,只有零星的灯光。马路上,路灯孤独地亮着,偶尔有一辆出租车或私家车,载着疲惫的夜归人,快速驶过。

坐回桌前,点开网上一篇关于沈馥的报道,边学道的眉头舒展了一些。

最近几个月,沈馥接连发了几首中英文新歌,因为首首都是主打歌品质,好听且耐听,助推她的人气更上层楼。

网络上,粉丝集体请愿,希望沈馥开演唱会的呼应更高了。甚至有媒体作出预测,如果沈馥在国内开演唱会,绝对是超火爆的大事件。

靠在椅子上,边学道开始回忆沈馥。

春夏秋冬里,沈馥是最让边学道没有压力,给与他最多征服感和新奇感觉,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对他的事业助力最大,也最让边学道有成就感的一个女人。

从特定角度看,沈馥如同边学道亲手塑造的一件华美作品,她的成功,边学道绝不嫉妒,只会欣喜欣慰。

他的手指在桌面上无规律地弹动着。

天后……演唱会……

入驻微博……综艺节目……影视传媒公司……

边学道忽然意识到,有道影视传媒公司可以做沈馥演唱会的演出商啊!

这样做,第一可以锻炼磨合新成立的影视传媒公司团队;第二可以借着沈馥的名气,让影视传媒公司火速入场一炮而红;第三边学道可以掌控并保证演唱会的制作水准。

中国并不缺少有实力的歌星,但不具备全球巡演实力的项目,主要弱势就是在制作上。

如果是边学道来当沈馥演唱会的演出商,钱不是问题,审美也不是问题。

要知道,边学道有超过这个时空其他人好几年的记忆,2008年以后的格莱美舞台设计,2008年以后的国际顶级巨星演唱会舞台设计,随便找一个,砸钱复制出来,都绝对可以凭演出的现场效果引发良好的大众口碑,可以给内地歌星的演唱会制作立一个新标杆。

这事……还得于今来做。

下一篇:第627章 副主席出马 上一篇:第625章 声东击西